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明朝怎样一步步变成“最大的太监帝国”

2017-05-14 22:05:42    军武次位面

厂里的公公为啥能独掌大权?!



明朝的宦官虽说不如东汉末年和晚唐宦官的气势凶、势力大,能左右皇帝的废立甚至生死,但明朝的宦官干政时间却是中国历史上最长的。自永乐朝起,宦官逐渐得势,直至崇祯皇帝缢死煤山,总是可以看到宦官们活跃的身影,到后来甚至出现魏忠贤自封“九千岁”这样的怪事。



明朝初期,宦官们只有做奴才的份,毫无权力可言。草根出身的朱元璋对于前朝的兴亡还是了解一些的,因此从根本上杜绝宦官干政的一切可能性。洪武十年,一名老太监出于一番好意,指出了公文中的问题。虽然他说的很对,却还是被朱元璋遣回原籍,因为他“干政了”。



洪武十七年,朱元璋特意铸了一块铁牌,悬挂在宫门上,上面写着:“内臣不得干预政事,违者斩。”这个时候,宦官的权力跌入里历史的最低谷,不仅不能干政,更不能与官吏串通一气,甚至连置办产业也不允许。


到了明成祖时,对宦官的态度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开始将宦官视作心腹,成为控制大臣的重要力量。明成祖之所以信任宦官,是因为他在夺取皇位的过程中,宦官们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不仅自己身边的宦官上阵杀敌,作战勇猛,而建文帝身边的很多宦官还向其提供了重要的情报。上台后的朱棣,害怕失意的宦官像出卖建文帝一样出卖自己,所以不惜背叛祖训,拉拢宦官。



就这样,明代的宦官悄悄地开始了染指权力的第一步。朱棣先后派宦官出使外国、监督军营、巡视边疆等,最著名的当属郑和下西洋了。永乐十八年,又增设东厂,委任宦官主持,专门刺探臣子民众的动向,进一步为后来的宦官擅权乱政提供了条件。



明英宗朱祁镇时,宦官权力进一步扩张,开始有了典兵之权。朱祁镇九岁即位,还只是一个只知道玩乐的顽童,太监王振带着他到处游玩,这个鬼点子层出不穷的大玩伴让小皇帝十分的敬佩。利用皇帝的信任,王振总揽朝政,没有人能够控制得了他。明英宗成年后,翰林伺讲刘球劝他亲政,让王振很不高兴,将刘球逮入牢中,用乱刀砍死。


有一次,王振前往国子监视察,祭酒李时勉没有对他表示他特别的尊重,王振于是将他在国子监门前带上枷锁示众三天。数千学生哭号奔走,都不能解救,最后明英宗母亲何太后知道了这事,亲自过问后才得以释放。


明英宗即位第十五年,蒙古瓦剌部屡屡侵犯明朝边界,王振极力怂恿英宗亲征以建立不世之功劳。一路大军浩浩荡荡向北行军,由于事先准备不充分,途中有士兵饿死。大军到达大同附近时,遇到溃败逃回的明军,说蒙古人势不可挡,于是军心大乱,不得已下令往回走。当走到距居庸关30公里的土木堡时,瓦剌追兵赶到。兵部尚书邝野请求明英宗急速入关,但王振沿路搜刮的金银财宝还没到达,于是严厉叱责邝野。



当瓦剌骑兵将明英宗等人包围后,王振才发现权力终于不管用了。愤怒的禁卫军官樊忠用大锤将王振击杀,并最终战死。此役明军全军覆没,明英宗也成为阶下囚,成为明朝开国以来最大的耻辱。


明宪宗朱见深时期,宦官权力得到全面扩张。朱见深赋予亲信宦官汪直极大的军政权力,外臣们想要得到升迁的机会,往往都会走汪直的后门,人们莫不以结识汪直为荣。


一次,汪直受皇上派遣到北方巡边(能够担任巡边的人,都是皇帝最信任的),那些长期镇守边疆的督抚、总兵以及当地的知府等官员,都出境二三百里迎接,且晋见时都行跪礼。回京之后,那些对汪直阿谀奉承的人全部都升官,而那些不肯依附和巴结他的人,不是免官就是遭贬谪。


成化十四年(公元1487年)曾发生一起假汪直案。崇王府仆人杨福,长相酷似汪直,趁出差的便利宣称自己便是汪直。从芜湖、常州、苏州到杭州、绍兴、宁波,他所到之处,各地官员争相奉承,有的人还找他帮忙打官司。当他南下福州时,终于被识破,最后被斩杀。这件事让真汪直非常尴尬,然而也从另一面反映了汪直的权倾一时。



明武宗朱厚照15岁即位,这是一个荒唐和任性的皇帝,只对女人和玩乐感兴趣,曾经留下了“游龙戏凤”的著名故事。从小就跟他一起玩耍的宦官刘瑾,利用皇帝的昏庸和信任掌握大权。在他的身边有八个帮凶,当时人们称之为“八虎”。武宗刚即位时,刘瑾便设法让他相信,托孤大臣谢迁、刘健等人结为朋党,使皇帝陷入孤立,于是将他们统统赶出朝廷,就连大名鼎鼎的王阳明也被廷杖之后贬到荒蛮之地任职。从此朝中大臣对刘瑾侧目而视,争先恐后拍他的马屁,刘瑾牢牢控制了朝政大权。


一天早朝时,明武宗发现了一份揭发刘瑾罪行的匿名信,他却将这封信转交给刘瑾。刘瑾大发雷霆,命高级官员三百余人跪到奉先门外的烈日下追究事主。这些大臣从早晨跪到天黑,许多人不堪暴晒而死。天黑后,未死的人再被囚禁锦衣卫监狱。后来,刘瑾发现这封信来自宦官集团内部,这事才算完了。



刘瑾权势熏天,整个政府工作都围绕着他展开,首辅焦芳、户部尚书张彩、兵部尚书曹元在他眼里跟奴才没什么分别。国家大大小小的事务都在刘瑾私宅里决定,即使是最荒唐的大政方针也没有人敢提出半点异议。


各地官员进京述职时都要向刘瑾行贿,称作“拜见礼”,少则千余两,多则数千两。如果升了官,还要送刘瑾重金,叫做“谢礼”。送少了不行,会被马上撤职。但是如果马上追加银子,官职又马上恢复。靠这种视朱家江山为刘家江山的手段,刘瑾累计了天文数字的家产:约33万公斤黄金、805万公斤白银。而李自成后来打进北京时,崇祯一年的全国财政收入才约20万公斤黄金。



刘瑾当权只有五年时间,右都御史杨一清利用“八虎”之间的矛盾,刺激张永反对刘瑾。这个做尽坏事的家伙终于被武宗下旨逮捕并抄家。从刘瑾家中抄出来的不仅有天文数字般的金银,还有伪玺、玉带等违禁物。其中,有两把貂毛扇子,里面暗藏机关,按动按钮便射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武宗看了,惊得目瞪口呆。


刘瑾时,宦官权势达到了顶峰,也完成了宦官权力扩张的全部过程。后期魏忠贤的专权独断,不过是这些前辈们权力的再现和延伸。这样,历史上就出现了最讽刺的一幕:朱元璋开始害怕宦官干政,极力限制宦官的权力,到后来明朝成为中国历史上宦官权势最盛的朝代,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太监帝国”。


原文来源:今日头条 迪比特爱历史


军武商城今日优选商品


商务合作请联系QQ:2901413455

军武次位面 微信号
军武次位面 最新文章
军武次位面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