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假鸟叔、狗影帝,还有伪恐怖袭击,70岁的戛纳黑历史真多

2017-05-16 10:24:40    幕后

导语:戛纳从诞生之日起就不乏魔幻色彩,有人说戛纳越来越不纯粹了,但回过头看,如果历史上少了这些斗争与黑历史、心机与异想天开,戛纳也就不是今天我们提到的这个电影盛宴了。



“戛纳是一席流动的盛宴。”如果欧内斯特·海明威穿越来到2017年的戛纳,他应该也会如此感叹。戛纳电影节今年走入第70届,影响力达到空前的同时,也造就探索人性的作品与浮华的红毯比拼、场外的八卦丑闻并存的局面,又或许,戛纳从诞生之日起就不乏魔幻色彩,有人说戛纳越来越不纯粹了,但回过头看,如果历史上少了这些斗争与黑历史、心机与异想天开,戛纳也就不是今天我们提到的这个电影盛宴了。


历史精选


范冰冰入选今年戛纳主竞赛评委会引发的争议完全可以预见,因为无论放在何时,当评审团里出现亮丽光鲜的女星时,都自然而然地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不过法国演员伊莎贝尔·阿佳妮却因搞砸了自己的评审团主席工作,成为了影迷此后热衷于谈论的话题。当然,不要因此就认为女星做主席容易陷入被动境地,后来伊莎贝尔·于佩尔担任第62届戛纳评委主席时,就因太过强势招来不满。


第50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审合影


最失败的评委会主席:伊莎贝尔·阿佳妮


据电影节主席吉尔·雅各布的自传回忆,在1990年,雅各布就曾邀请阿佳妮出任评委会主席,阿佳妮当时谦辞自己还“不够资格”,直到1997年她才终于接受邀请。第50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审团成员包括南尼·莫莱蒂、巩俐、保罗·奥斯特、迈克·李、蒂姆·波顿等,这一阵容堪称顶配,但却显然超过了阿佳妮能控制的局面。


政治活动经验丰富的意大利导演南尼·莫莱蒂很快在投票中获得了主导权,他劝说大家接受阿巴斯的《樱桃的滋味》,又说服阿佳妮设置了后来饱受批评的金棕榈“双黄蛋”,阿佳妮原本意图借此为自己支持的电影《意外的春天》谋得一席之地,但当她同意双金棕榈提议后,莫莱蒂立刻抛出了今村昌平的《鳗鱼》,结结实实地将了阿佳妮一军。



罗曼·波兰斯基从接受评委主席后就显露出难搞属性


最独断的评委会主席:罗曼·波兰斯基


相比被架空的阿佳妮,罗曼·波兰斯基则因专横独断的作风在戛纳评委史上留名。1991年,吉尔·雅各布邀请波兰斯基担任第44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但从接受邀约开始,后者就开始显露出难搞属性,甚至直接干预其他评委的人选问题,最终确定的评委包括乌比·戈德堡、艾伦·帕克、维托里奥·斯托拉罗等。


电影节开始后,雅各布和评委会的噩梦才刚开始,因为“他似乎根本不喜欢这届戛纳的任何一部电影”,从里维特的《不羁的美女》到安哲罗普洛斯的《鹳鸟的踟蹰》,在他眼里都是装腔作势的存在,基耶斯洛夫斯基的《两生花》、莫里斯·皮亚拉的《梵高》、陈凯歌的《边走边唱》也被一一否定,一度令人怀疑这届将出现选不出金棕榈片的尴尬局面,好在最终科恩兄弟的《巴顿·芬克》进入了波兰斯基的法眼,被逼到快弃疗的雅各布趁机美言,波兰斯基总算找到了他的金棕榈,甚至一并将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也打包送了出去。



拉斯·冯·提尔柏林影展亮T恤明怼戛纳


最爱惹事的导演:拉斯·冯·提尔


说起戛纳史上最难搞的导演,可能还不是波兰斯基,而是三天两头给戛纳惹麻烦的拉斯·冯·提尔。冯·提尔是戛纳贡献给影史最宝贵的发现之一,但同样也是定时炸弹,他大战电影节、大战记者、大战同国导演……这种全世界与我为敌的豪情还真不是随便哪个导演都有。


他在2009年和2011年接连带来戛纳的两部电影《反基督者》和《忧郁症》都有着反人类的抑郁倾向,但真正可怕的还是他在《忧郁症》发布会上的一席“我是纳粹”“我理解希特勒”的言论。尽管他很快为这个“玩笑”道歉,但他这番言论却吓到了戛纳官方(毕竟电影节因此被扣上反犹和种族歧视的罪名就麻烦大了),翌日即在官网发布了逐客令。而这事让拉斯·冯·提尔本人也耿耿于怀,2014年《女性瘾者》在柏林电影节首映,他还自己穿上一件印有金棕榈图案和“不受欢迎人物”(Persona Non Grata)字样的T恤亮相,明怼戛纳。


由于“五月风暴”,第二十一届戛纳电影节暂停举办。图为人山人海的戛纳街头


见证历史的时刻:五月风暴


历史上第一届戛纳电影节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宣布取消,1946年重办之后,1948年跟1950年曾因财政困难停办,而更广为人知的故事是,1968年5月19日,第21届戛纳电影节因为受到“五月风暴”的影响被迫中断。当时正值五月风暴席卷全法,戛纳电影节在5月10日开幕,原计划举行到24日结束。但5月17日在纪录片《都柏林怒火》的放映会上,特吕弗和戈达尔冲上了舞台,宣布为支持法国工人和学生运动,电影节应该停办。作为响应,不少参赛导演撤回了电影,次日卡洛斯·绍拉的主竞赛片《薄荷刨冰》宣告取消放映则引发了观众争议,但电影节还是在19日正式宣布取消,安德烈·尚松领导下的本届评委,最后也放弃了评奖工作。


特别来宾


戛纳电影节过去迎来过数不胜数的电影大师和银幕巨星,还有不少人带着追星梦来到这里,当年名不见经传的碧姬·芭铎和阿诺德·施瓦辛格在这里的海滩摆弄自己年轻的身体,吸引着镜头驻足,而一些特别来宾的到访却意外成为令世人铭记的时刻。



查尔斯和戴安娜亮相戛纳红毯


黛安娜与查尔斯踏上红毯


相比从评委会到竞赛片都群星璀璨,1987年由法国演员伊夫·蒙当担任评委会主席的这届电影节急切地需要明星焦点,而查尔斯王子与黛安娜王妃的到来,成为了第40届戛纳电影节的轰动时刻。他们此行是为了参加“英国电影日”的活动,以及林赛·安德森导演的电影《八月的鲸鱼》的首映。查尔斯在发言中回忆了自己小时候参观伦敦松林制片厂的经历,但观众的视线都停留在了王妃的那身天青色薄纱长裙上。而皇室新闻的八卦者们则在这次红毯中留意到,查尔斯与黛安娜已显得貌合神离,1992年,王储和王妃正式分居。


麦当娜突然宽衣让红毯多了几分香艳的味道


麦当娜的惊世一脱


由阿莱克·凯西西恩执导的纪录片《与麦当娜同床》1991年在戛纳首映,影片纪录了麦当娜1990年“金发野心”世界巡演中的演出和生活片段,麦当娜本人也亲临戛纳,她裹着粉色斗篷现身红毯,在众人的簇拥下踏上电影宫的台阶,这时经典的一幕发生了:面对摄影机和观众,女帝掀开外衣,露出标志性的锥形胸衣。有人评论,自打碧姬·芭铎后,戛纳就没见过这么香艳的画面了。这一大胆行径发生在麦莉·塞勒斯都还没出生的年代,可想而知是多么轰动了。


迈克尔·杰克逊携带短片参加戛纳电影节


来自迈克尔·杰克逊的惊吓


1997年,流行天王迈克尔·杰克逊现身戛纳,带来一部39分钟的短片《Ghosts》,确切来说这是一支包括《Ghosts》《2bad》《Is it scary?》在内的加长版MV。短片概念源自MJ和恐怖小说之王史蒂芬·金,由好莱坞特效大师斯坦·温斯顿执导,MJ在片中一人分饰五角,那段著名的骷髅跳舞场景即是出自本片。MJ的到来让戛纳全城陷入狂热,从他走出卡尔顿酒店到坐车前往电影宫的一路上都有歌迷追随,首映现场的尖叫声不绝于耳,为亲睹偶像,有人甚至爬到树上。实际上,当时MJ正在巴黎为他的“HIStory”巡演进行排练,他选择戛纳的原因一是看中电影节的地位,其二也是因为方便,这也是他唯一一次参加戛纳电影节。


《雀西女郎》剧照


安迪·沃荷遭遇放映取消


作为顶级的电影盛会,戛纳在历史上也曾迎来过顶级艺术家的到访,巴勃罗·毕加索曾在1953年来到戛纳,电影节为大师放开陈规,毕加索不用身着正装与妻子杰奎琳踏上红毯,同行的是导演亨利-乔治·克鲁佐与妻子薇拉。克鲁佐的《恐惧的代价》这年获得了“电影节大奖”(即金棕榈奖前身),他后来还拍摄了纪录片《毕加索的秘密》,并于1956年带到戛纳。


安迪·沃荷也在1967年带着电影《雀西女郎》来到戛纳。这部后来被认为是上世纪60年代最惊世骇俗的地下电影,带领观众窥视沃荷及身边艺术家们的生活,纪录片那个世代青年的药瘾、死亡、性欲、同志、变装癖等等边缘议题。但由于电影中的男性裸露画面,最终《雀西女郎》被取消了放映,这也是戛纳史上第一部获邀参展却没能放映的电影。


【魔幻现实篇】


安迪·沃荷著名的“成名十五分钟”理论已经成为了现实,如果现在突然一扇任意门将你传送到戛纳海滩,你会想出什么办法吸引到全球媒体的注意?电影宣传向来是拼脑洞的活,土豪如《敢死队3》曾将装甲车开上戛纳街头,导演菲力斯·范·古宁根曾带着《废男家族》剧组骑自行车裸奔,“波拉特”的荧光绿mankini曾亮瞎时尚人士的双眼……对啦,戛纳真的是一个很魔幻现实的世界。


希区柯克放飞400只鸽子成为宣传经典


天上掉下的血鸽子


1963年,在戛纳电影节开幕片《鸟》的首映礼上,导演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与主演蒂比·海德伦一起在海边放飞了400只鸽子,成为电影节的经典画面;40年后,英国导演迈克尔·温特伯顿带着电影《24小时派对狂》来到戛纳,却用鸽子制造了一次臭名昭著的宣传事件。


《24小时派对狂》血鸽子事件成为闹剧


2002年电影节期间,这部电影的主创们带着带血的鸽子道具来到戛纳海边,并开始用鸽子互相攻击,甚至砸向了高档餐厅中正在用餐的客人们。据悉当时科恩兄弟就在附近用餐,一只鸽子就落到了他们的桌上。这一奇葩的宣传行动由演员丹尼·坎宁汉姆提出,灵感源于片中“Happy Mondays”乐队主唱沙恩·雷德用可卡因毒死上千只鸽子的经历,最终安保人员制止了这场闹剧,并将剧组和在一旁观战的媒体一起赶出了海滩。


法国网站策划的伪恐怖袭击事件让人虚惊一场


伪恐怖袭击事件


电影节上名流云集,安保一直就是戛纳的大问题,1978年,在闭幕式开始前,工作人员惊讶地在舞台下惊现一个爆炸装置,这是一个手工制作的小型炸弹,拆弹专家很快将其转移到海滩引爆,最终没有人受伤,但罪魁祸首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近年来伴随全球局势变化,安保力量愈发增强,但在2016年的电影节上,则发现了一起“伪恐怖袭击事件”。一家法国网站派出6名伪装成全副武装的士兵的男子,乘坐快艇在有众多好莱坞明星下榻的伊甸豪海角酒店“登陆”,引发宾客恐慌。当时,电影公关J.R. Savet正与朋友在酒店露台用餐,他回忆称有人高声尖叫,人们从座椅上跳起来,慌不择路,情况相当骇人。安全人员在数分钟内到达现场,并形容这是一个很差的玩笑。


假鸟叔在戛纳骗倒一片明星


假鸟叔骗倒一片明星


电影节期间,你在戛纳小城中随时能够撞到明星,不过留意了,你碰到的也可能是假明星。2013年戛纳电影节就曾惊现“假鸟叔”:一名长相与PSY相似的男性,自称是PSY而骗倒各大赞助商,他在3名保镖的“护送”下出席大小派对,不仅免费吃香喝辣,席卷赞助商礼品,更应邀参加了名流晚宴。不少明星抢着与“假鸟叔”拍照,包括影帝阿德里安·布劳迪与邦女郎娜奥米·哈里斯,后者还将她跟假鸟叔在珠宝品牌派对的合照上传到Twitter。事件被正牌鸟叔发现后,他无奈在Twitter澄清:“看来有另一个‘我’在戛纳呢,帮我跟他打个招呼吧。”后来这个招摇撞骗的假鸟叔自曝身份,原来他是一个在韩国出生、法国长大的韩裔,甚至不谙韩文。



《烛台背后》中的小狗Baby Boy


小狗也能竞逐表演奖


戛纳可以把影帝颁给14岁的小孩,而有一个更另类的非官方奖项“棕榈狗”奖同样魔幻。这个奖项近年受到广泛关注与2011年《艺术家》中杰克罗素梗Uggie的得奖不无关系,不过实际上该奖项早在2001年就已经设立,奖项英文名“Palm Dog”玩的就是金棕榈奖“Palme d'Or”的谐音,评奖者在当届戛纳放映的影片中选出表现最出色的狗狗。除了Uggie外,近年获得该奖的小狗还包括《烛台背后》中的Baby Boy,去年竞赛片《帕特森》中的英国斗牛犬 Neille等。有点伤感的是,狗狗们的银幕生涯相当短暂,曾参演过8部电影的Uggie在2013年去世,Neille则在《帕特森》首映几个月前已经过世,最后由制作人代表出席领奖。



来自腾讯娱乐


幕后


【微信号:Imuhou

台前有光鲜亮丽

幕后有光影传奇

我们带您探索影视圈幕后故事

幕后 微信号
幕后 最新文章
幕后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