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放下枪的八路军还会织毛衣:延安的这门“必修课”让你刮目相看

2017-05-19 18:00:32    国家人文历史


经公众号“老萨有发现"(微信ID:sashuchang2015)授权转载。

萨苏曾向徐焰将军求助,请他帮忙查这件事的时候,他告诉我——当时的八路几乎人人会织毛衣,他父亲也是其中之一。北方战场苦寒,土八路要是有件毛衣,会是十分值得炫耀的财产。

神秘的土八路之织毛衣的大胡子


当我在哈里森·福尔曼1944年于延安拍摄的照片中看到这位正在织毛衣的大胡子,心中竟然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古龙的《陆小凤》。


古龙小说中的那位大胡子专门绣瞎子,是个恐怖的家伙,不过还好照片中这一位没有那么多坏毛病,看来只是一心织毛衣而已。


这位织得还真是专心致志


而他的战友们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看来早已司空见惯


拍下这组照片的哈里森·福尔曼是美国著名战地记者,曾在1944年到延安和晋察冀采访。当时,他和他的骡子在抗战时期的边区,是十分有名的。


哈里森·福尔曼和包括朱德在内的八路军高级将领关系密切


福尔曼有名不奇怪,他本来也是世界级的著名记者……再说,体重三百磅,边区长成这样儿的主儿估计也只有他一个。但他的骡子为什么有名呢?


福尔曼到边区采访的时候,曾向朱德总司令提出到各处转转。朱德很支持,赠送给了他一匹骡子(这匹骡子并不那么有名)。不料三天以后福尔曼又来了,向总司令请求帮助。朱德想难道你去采访有什么人从中作梗吗?福尔曼说不是,来求助的原因是那匹骡子被他给压死了,他深表歉意但请求帮忙再给他找一匹脚力。


这个体重三百磅的大胖子居然把骡子给压死了,可以想象八路们当时的反应。大家拿这件事打趣之后,总司令下令给这位调了一匹边区最强壮的骡子。


瞧,这就是哈里森·福尔曼和他那匹著名的骡子


福尔曼一生走南闯北,在约旦拍过婚礼,在马来西亚拍过游击队,但第一次看到个大胡子男人在织毛衣,估计反应和大家不会相差多少。织毛衣这种活儿,难道不应该是女孩子们消磨时间的事情吗?



或许因为这个,他给这位神秘的人物多拍了些照片——还好,从这张照片可以看出,这位大胡子同志采用的是最普通的平针,并没有在绣牡丹花,所以不能算是太古怪。


甚至,怀疑这位大胡子同志干活不认真也是不对的。在另一张照片中,能够找到他忙碌的身影。


忙碌的大胡子,看来不是个不爱劳动的人


看起来他们是在修筑窑洞,这是一项很有价值的工作。由于日本飞机的轰炸,原有的延安城(肤施)在1939年就被废弃了,延安的工农兵学商们自己挖窑洞,在王家坪、宝塔山周围形成了奇妙的山中城市。


这种窑洞除了采光不太好,地震的时候比较危险以外,其他方面有着冬暖夏凉、房价低廉、没有公摊等种种好处。


窑洞顶上往往是几十米厚,吸收冲击波极好的黄土层,而倔强的日本人认死理儿地居然把这样的地方炸到1942年,才终于炸不动了——从1939年延安搬窑洞之后,日军动辄出动几十架飞机的轰炸,每次延安伤+亡最多的纪录为10人(1941年8月19日,日机35架次),大多数时候是“无人伤亡”。


由于窑洞的结构特点,从空中根本没有找不到有价值的目标。按说日本人虽然犟,也该明白这种轰炸实在没有意义。不过,他们炸到1942年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2001年8月,延安凤凰山旅游公司工作人员在凤凰山项的一块平台上平整场地时,发现了6枚日军轰炸延安时投掷的炸弹。这6枚炸弹中,4枚完整,另两枚只有弹头。炸弹长44厘米,弹体直径9厘米。一枚炸弹上还刻有“昭十七”字样,昭和十七年,便是1942年。



无论对福尔曼还是今天的我们来说,大胡子织毛衣,都是件奇怪的事情。男人会织毛衣的不少,但我所知大多有些男生女像,这种赳赳武夫类型的极少。所以,笔者曾想过能不能把这个神秘的大胡子找出来,看看究竟何许人也。


应该说这几张照片给我们的信息并不少,比如1944年的时间范围,比如这位大胡子身边放置了脱下来的军服,说明他应该是一名八路军军人,但最终我们仍然无法断定他的身份。


我曾向徐焰将军求助,请他帮忙查这件事的时候,他告诉我——当时的八路几乎人人会织毛衣,他父亲也是其中之一。北方战场苦寒,土八路要是有件毛衣,会是十分值得炫耀的财产。


西北虽然能产一点羊毛,但从毛线变成毛衣还是要人来织的。要说起来,八路军中的女同志很多心灵手巧。比如《敌后武工队》里面,便描写过汪霞给魏强用钩针钩了个钢笔套,作为定情的信物。


无奈当时条件艰苦,女同志又太少,即便都变成八爪鱼,也没法满足这么多战友的需要。于是,男同志便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1945年初,晋绥边区行政公署编印的教材,教八路和干部们学织毛衣


在这样的号召下,八路们便纷纷学会了这门手艺,有闲暇时便会设法打一打,自己解决穿衣问题。当然,设备什么的,是谈不上的,照片中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大胡子的毛衣针,便是就地取材的,估计谁那时拥有一套毛衣针,也是很令人羡慕的。


另外,从这位大胡子同志只会用平针来说,在当时的八路中还真算不上出众的。


有一位朱德警卫团的后人这样回忆:“先父会织毛衣,他织毛衣速度惊人,极快!会纳鞋底会并做布鞋(兼会做纳鞋底的木头夹板子),会打草鞋。”徐向前元帅也会织毛衣。


估计,这位大胡子在学会这门手艺的过程中,也是吃了不少苦的。


看来,人的本事都是环境逼出来的。


好 文 推 荐


侯亮平唱了三次的《智斗》背后有哪些真实历史:胡传魁、阿庆嫂有没有原型?刁德一到底姓蒋还是姓汪?

《人民的名义》开播以来,侯亮平唱了三次《沙家浜·智斗》,阿庆嫂到底怎么不寻常?刁德一到底姓蒋还是姓汪?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沙特买军火的那些事儿:豪掷千金仅仅出于军事上的考虑吗?

在军火采购上,沙特素以出手大方、交款痛快而闻名,深受各国军火商青睐,建立在海量石油美元基础上的沙特军队,装备了大量全世界最尖端的武器装备,但王爷们难道只会“买买买”吗?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百万雄师攻占南京,究竟是哪支部队最早入城并将红旗插在总统府上的?

1949年4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究竟是哪支部队首先攻进南京并把红旗插上了总统府,立下这不世之功?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点击图片,查看所有往期杂志


国家人文历史

微信ID:gjrwls

长按关注
国家人文历史 微信号
国家人文历史 最新文章
国家人文历史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