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5月19日:徐州大哭

2017-05-19 20:17:22    仁人传媒

“狗日的日本鬼子,我操你八辈祖宗!”这是一位历经徐州沦陷时期的老人瞪着血红的眼睛说的。

 


1937年519日,徐州沦陷。日军从三面攻入城中。徐州瞬间被撕心裂肺的哭声充满。


其实,国军大部已经在李宗仁的带领下撤退。但毫无人性的日军对平民大开杀戒。

19日,在汉王蛤针窝村一次枪杀刀刺68人。第二天,又在汉王镇南望、北望、班井、圪针窝、丁塘、杜楼、桥上、汉沟、罗岗、杨林等十几个自然村,肆意烧杀掠夺。在这里整整扫荡了一天,共杀害我同胞2000多人,奸淫妇女80多人,烧毁房屋3300余间,抢走财产不计其数。

在此之前两天,5月17日凌晨,一帮日军窜到铜山县大彭镇周棚村。使用燃烧弹打进大院,从徐州到乡下“跑反”的16人全部遇难。


5月20日,1000余名鬼子在飞机掩护下,由徐州、大湖等地闯进铜山县吴邵乡(现归张集镇管辖)阎窝、王山等村。不到一小时,阎窝村就有200多名群众惨死在日寇的屠刀下。日本鬼子还用刺刀、枪托把670多名青壮年逼进芦荡边一家姓滕的四合院内,然后点火焚烧。日军在阎窝一带抢掠、屠杀了一天一夜,共烧房屋数十间,屠杀我同胞近千人。


1938年620日,日军从双沟、八义集、大许家等据点调集1500多人,开着30多辆汽车,拉着山炮,于21日在吕梁一带抢掠、烧杀、奸淫整整一天,把十多个村庄像篦头发一样篦了一遍。据不完全统计,日军这一天共屠杀我同胞231人,23名妇女被奸淫,烧毁房屋4468间,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1938年825日拂晓,碾庄、赵圩、大榆树和八义集等车站据点的日军500余人同时出动,在3架飞机、两辆坦克的配合下,突然将土山镇包围。当场打死27人,打伤几十人。日军在汉奸的带领下把50人拉出来枪杀。天黑以后,只有6名受伤者从尸堆里爬出来逃生。日军还把100多名没来得及跑掉的青壮年押到西门外集体枪杀。

1938年1228日,两辆汽车满载全副武装的日军,突袭栖山司楼村。日军将63名壮丁押到西寨前,日军官一声令下,机关枪对着手无寸铁的农民吼叫起来。63人中除张法场、高自修受伤未死外,其余61人全部遇难。

1939年5月的一天,日本鬼子在铜山县可怜庄(现名可恋庄)烧毁民房200余间,杀死群众多人。最后,日军又抓走10名老百姓,用铁丝或穿鼻子、或穿锁骨拉到徐州城北九里山,活活折磨致死。

1938年517日,日军占领丰城后,在城内见人就杀,见房就烧。居民惨遭杀害者有300多人,城内房屋被烧毁,从东城门到现在丰县工人文化宫街道两边的300余间草房尽成灰烬。521日,日军又赶到赵庄,在周围村庄大肆烧杀奸淫和抢掠。65日,日军侵入丰县李寨西北角的荒庄。这是个只有70多人的小村庄,当时正在收小麦,场上48人,全被日军刺倒在地,死46人。 1939512日,日军到蒋单楼周围各村扫荡,有十余村庄房屋被烧毁,11人被杀害。

1938年518日,日军占领沛县城后,先后烧毁村庄100多处,房屋5000余间,有100多名妇女被强奸,300多人被杀害。193936日,一群日军到昭阳湖畔的孔庄杀人放火。这个有100多户人家的大村庄几乎被烧光,有40多人被杀害。

1938年524日,2000多名日军冲进睢宁县城,2000余间房屋被烧毁,众多百姓被杀害。1117日,日军第二次进入县城,分别把刘麻全等16人绑在小东关八河庙、东北角护城河、二郎庙门口等地,当活靶子开枪打死或用刺刀刺死。当天,日军还在双沟、古邳、李集、魏集、王集、田河、车店、魏大桥等地设立据点,仅在这些地方就屠杀无辜村民246人。19381018日,日军来到祁庄,这个100多人的小村庄,凡没有跑开的,大人小孩无一幸免。

……

太多了,太多了,真正的是罄竹难书!

他们杀人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机枪扫射、刀劈枪刺、开水活煮、手撕小孩、刀剖孕妇、五马分尸、棍夹睾丸,还有放火、投毒、强奸……其恶劣行径已击穿人类文明的底线。


对普通百姓如此,对被俘的士兵更是凶残如狼。400名赤手空拳的新兵营士兵被全部枪杀。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二军独立混成第三旅团第六联队长小男一雄,将被俘的23名女战士从俘虏集中营带往日军驻地的树林深处“丰沛交界处的邵阳湖边”(根据核实,此处具体地点为现在沛县西北邵阳湖边),秘密成立随军妓院,供士兵与军官淫乱。这些女战俘有时一天要遭到百余名日军的轮奸,她们稍有反抗即被枪杀,有的被捆绑起来脱光衣服抽打下身,直到打得皮开肉绽。邵阳湖23名女俘被强迫充当“慰安妇”的事件,学者认为是“日军在中国战区建立的第一个变相慰安所”。

还有毒气弹、燃烧弹,仅5月14日一天徐州死于轰炸的人数就达到700多人,几天之内,据不完全统计,被炸死2400多人。呜呼哀哉,这就是我徐州曾经真切遭受到的伤害,百年、千年都不应因时光流逝而稍减分毫!

5月19日,徐州大哭!这是徐州之殇,也是徐州之耻!凡我徐州民众当牢记于心,记住耻辱,才可能不再被辱!

 


前几年,老土在网上淘到日本出版的《国际写真情报》第十七卷第七号,《日支大事变画报 徐州陷落纪念号》,这里翻拍些其中的一些照片,让我们记住侵略者的嘴脸——


这是封面的照片,展示的是中日亲善。这些狗娘养的,忘记了他们在徐州用枪刺挑起的孩子。

 

这是奎山塔或是金山塔,鬼子在照片注释文字里说,夏天的景色很美,天空中飘浮着悠悠的白云。这是侵略者地诗意。我很奇怪,能把人生生按在开水锅里煮死而放声狞笑的鬼子,居然也能感受自然的美色。这是一群怎样变态的畜生呀!

 


这是画报中选编的日本人石田一郎的画作。编者竟称这是一幅“军国风景的明朗作品”,跑到人家的家里烧杀抢掠,何来的明朗?

 

这是一个叫做“岩崎清之助”的家伙的画作,题目叫“夜”,一架如鲨鱼般狰狞的轰炸机在夜的云层中飞过。想我数千徐州人的生命就死于这样的夜中,他竟然可以那样肆无忌惮的歌颂!

 

徐州人记住这两个仇人。他们就是侵占徐州的日军指挥官寺内.畑两。在云龙山烧一枝高香,愿这狗娘养的玩意在地狱里永不翻身,若有余孽,也盼他家后人早死不托生,以慰我万千徐州百姓之无辜亡灵!

 


我们常常是健忘的,尤其对于自己受到的耻辱。上面提到的日军暴行或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在这个崇尚报喜不报忧的国度里,我还是希望有一些冷静清醒的灵魂。日本永远都是中国的仇敌,因为这是一个凶残变态的民族。可以朝前看,但永远不要忘了背上的刀伤。

5.19来了,但愿歌舞升平其乐融融的背景下我们能有哪怕半分钟的肃然。因为,那一年、那一天,徐州在大哭!

和那老人一起喊:“狗日的日本鬼子,我操你八辈祖宗!”

     


【老土2017年写于徐州沦陷纪念日前

解锁更多精彩内幕

《仁人传媒》编辑

微信:laotu567

欢迎订阅  共做仁人



 


仁人传媒 微信号
仁人传媒 最新文章
仁人传媒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