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物道 | 为什么中国人总是离不开木头?

2017-05-19 22:13:41    喜木网


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件事,中国人好像天生离不开木头。


比如,比起坚固的石头,我们更喜欢住在木头建造的房子里。木头明明比石头更脆弱,还可能引起火灾。许多古建筑在摧毁中重建,重建后摧毁,可为什么我们还如此迷恋着高挑的木梁屋顶和亭台楼阁?


比如,我们的人生中多少都有木制的家具和用品:大到那张大红木的书桌、衣橱;小到那把有檀香味的梳子。有时候我们会觉得有木的家厚重得难以驾驭,可是为什么我们依然如此迷恋那种森林般的味道,仿佛闻到才能安心?



中国,不是世界上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国家,可是中国人一定是世界上最热爱并将木用得最出神入化的民族。我们从来用得如此安心而理所当然,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


木和民族性,这似乎是一个大课题,我们尝试引经据典,溯源追本之后发现,回到生活本身,也许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所以,我想起了三段关于木的我的故事。


一、一个关于宠爱的木碗


小时候,家里每个人都分有自己的碗。大家都是用瓷碗,只有年纪最小的我,一直用个小木碗。它摸上去很轻,不怕摔,还是爷爷亲手做的。我很喜欢那只碗。


可是,有一天,不记得和十岁的哥哥争执什么事。他就笑我是个小屁孩,只能用木碗吃饭。当时明明才四五岁的我,却觉得自己已经长大,非要抢他的瓷碗来吃。


哥哥不让,我一抢,他一躲。手一滑,“咣当”一声,漂亮的白瓷碗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几片,饭菜也洒了一地。


虽然被臭骂了一顿,但是我内心开始纳闷,也想用瓷碗。


我问爷爷,为什么你们都用瓷碗,只有我要用木碗。爷爷摸了摸我的脑袋,说,“因为你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啊!木碗又不怕摔,还是爷爷做给你的,只有你能用。”一听这话,我就释怀了,好欢喜。


如今想想,那只幼年的小木碗,就像一种特权,是爱你的家人给予的一种特权。因为爱你,所以要给你最安全的东西。因为被宠着,所以才敢肆无忌惮,才会觉得内心安定。



二、一把关于成长和离别的木梳


要上大学的那年夏天,收拾好行李后,看到母亲拿着木梳子在梳头。


那是一把有着精美雕花的木梳,从我记事起,母亲就一直在用。


突然心生好奇,问母亲为什么那么喜欢这把梳子。


母亲说,那是她出嫁时,外婆给的。因为按照习俗,女儿出嫁时,女方家里要准备四把木梳子,意为“世世代代”,就是希望女儿的婚姻长长久久。而且前一晚,家里要请一位有福气的女长辈为新娘梳头,边梳边说祝福语。


我听着有趣,缠着母亲念下祝福语来听。母亲想了想,笑着念,“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我摸了摸那把有点年纪的木梳,想不到它还有这讲究。


母亲看着我,“一眨眼你就上大学了,我也要给你准备木梳子了。”


木梳子一下一下梳着千丝万缕,是离别父母的成长是父母不舍又期盼的成长。这样纠结细腻的情感,如果不是寄托在细腻温暖的木梳上,还有何处可以安放。



三、一个改变了人生的花器


大学刚毕业那会,和几个朋友挤在狭小的出租屋。职场新鲜人难免跟不上节奏,每天像被追赶着去上班、加班,囫囵吞枣地吃个快餐。每天站在公交车上,看着一张张漠然而年轻的脸庞,常常怀疑自己生活的意义。


有个晚上刚下班,看到花店,心血来潮就买了束花。回去后,小心翼翼地为那束花剪枝、修叶,再插在花器上。一朵花从墙壁里升出,有点兀自美丽,却又很倔强。


我看着那一面墙,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在生存,是在生活。因为有了这朵花,在钢筋混凝土的丛林里,也可以靠近自然,生如夏花。


那个小小的花器,那朵小小的花,有着森林的味道和形态,是在粗糙的出租屋里我给自己生活的意义。它有多重要?如果没有它,我也许再也走不出生活设的漩涡。



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中国人总是离不开木头。


其实不是我们离不开木头,是我们从来都没打算离开它。


木头的稳固,如同家给予我们的安全感。木头的温润,像亲人一如既往的温暖。木头的倔强,是所有粗砺生长的我们的写照。


如果想寻找木与民族性的关系,那么这或许就是最好的解读。和生长在土地之上的树木一样,中国人作为农耕民族,一样对着土地有着不可比拟的热爱与依赖。


中国人天生爱木,因为它是我们当下的写照,亦是我们对人生的追求。每一颗心都要学会安于当下,才能有生长的姿态。


推广

文字来源网络,喜木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欢迎投稿 | 投稿邮箱:kf@ximuw.com 

喜木网 微信号
喜木网 最新文章
喜木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