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跟韩寒下跳棋(没下成,他不会)| VICE面会

2017-05-23 20:14:42    VICE

这回我们打算跟韩寒一边下棋一边聊天。他匆匆赶到,用水抹了抹头发便进入工作状态,采访结束后又马上下到自己的录音棚,开始其他工作。有趣的是,在这种工作强度下,我们聊的时间比预计多很多,摄像机内存刚好用完。

韩寒的产业蒸蒸日上,钱也越挣越多,很多人用 “商人韩寒” 来描述他的改变,就好像过去带着光环的 “XX韩寒” 已经死去。但他说:“天赋是杀不死的。” 现在的韩寒不仅是个作家,还是赛车手、导演、电子竞技战队老板。所以这次《使命召唤 Online》邀请我们,去跟这位 “杀不死的韩寒” 聊了聊。

他依然显得很酷,把所有采访问题都经过自己的逻辑加工后再妥善答出,所以聊天的时候我们只是随意摆弄着棋盘,并没有在意博弈的乐趣。因为他说:“不感兴趣的事情,我觉得尽量不要去做,咱俩言语间的魅力已经可以 hold 住这个节目了。”

 关于年轻人 

VICE:今天我们就是来聊一聊年轻人,聊一聊现象。我自己也玩儿赛车游戏,玩儿赛车的时候我发现,只是看着屏幕,我的肾上腺素就会分泌得很旺盛,已经觉得很刺激了。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的刺激点,比如说,电子游戏,躁动的音乐,互联网把一切都变得更简单了,你觉得这些刺激点是不是太多了?

韩寒:嗯……每个人的身体情况不一样,有些人可能看赛车就会觉得刺激,但是真正特别优秀的车手,在车里,包括在现实生活中,据我的观察反而都是很冷静的。

对于有些人来讲,刺激太多了,他没有办法去选择。但可能对有些喜欢宅在家里的人,他还觉得刺激太少了。时代总是在照着它想要的方式去发展,我没法去评判刺激太多或者太少。

我小的时候会玩儿那种很平面的坦克游戏。

坦克大战?

对,但玩到最后我发现,我还是喜欢魂斗罗。我就喜欢打魂斗罗的第二关,因为第二关的视角是第一人称的,而不是第三人称的,我就喜欢 FPS 游戏。


 关于音乐 

不知道你会不会听 TRAP,我们现在可以看一个 TRAP 的 MV 吗?

Come on, baby! Let’s trap!

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音乐本身也可以让人非常的 high,很电子,歌词也可以写的很迷幻。只要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东一句、西一句其实都可以。

歌词中很多金钱、女性,包括自我的东西,这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好像很多歌词都是这样。哪怕让我现在想李宗盛的歌,我都能想出不少。“你我皆凡人,活在人世间”,关于自我。女性就不提了,各种各样关于女性的。我最近倒是听到有一两首歌也还不错,因为我也会听很多的歌,为电影做准备呢。

你听了什么歌?

估计没有人听过,很生僻的一首。腰乐队——《世界呢分钟》,“我很想把对乐观的理解,深深地插进你的喉管。每个黑夜来临,你那永远不变低收入的镜头里,永远是春天。”

你还是挺喜欢音乐的。之前我听你出过一个叫做《追梦人》的歌,那个专辑叫《十八禁》?

对,我出过一个专辑叫《十八禁》。那时候是我的一个阿姨一直找我出唱片,我可能也没有抵抗住新鲜事物的吸引力,就出了一张。但是我想要我自己做的话,肯定会做的更好一些,那个时候可能做的还是太偏流行了。

如果现在可以让你再做一次呢?

我倒是可以分分钟再做的,但毕竟对我来讲,音乐不是我的主业,我想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如果哪天有空、有时间、有很多的感触的话,说不定可以再做一张。

所以最重要的是感触。

对啊,做音乐很重要的就是这一点,尤其是,当我不想也不需要靠音乐来赚钱。除了表达自己的感想以外,又何必去做或者唱自己并不认可、不喜欢的事儿。


 关于互联网 

关于互联网的内容,现在最火的一个词就是 “内容变现”。你很早就在做这方面的事情,你会如何看待现在这个词一下就火了?

“内容变现” 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我写文章、发表,以前可能稿费少,但这也是内容变现的一点。内容一定要变现,如果不变现的话,那些靠内容生活的人,他怎么过日子呢?只是说,现在内容变现的方式更直接了。可能相对以前,内容生产者赚那么多钱很少见,所以大家会觉得,“哇!内容变现!现在都在内容变现!”

“内容变现” 火了以后,有些年轻人看到这个风口,觉得只要有机会,自己就一定会去争取,从而改变自己的社会阶层。你觉得 “内容变现”,包括媒体对于它的宣传,对年轻人又有什么影响呢?

我觉得没有什么影响啊!内容变现非常非常的正常,所有的内容它一定要变现,否则没有人愿意生产内容。年轻人是否愿意去内容变现,不取决于他的意愿,取决于他生产的内容。

关于网络直播,有些人每天在手机前直播几个小时,就能赚取很多很多钱。是谁在刷礼物,是谁在帮助他们?

这是别人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不会去特别刻薄地去评价生活方式。这个世界、这个国家,有许多需要我们去使用严厉刻薄去进行监督,或者批评的地方。但我觉得,这并不是针对每一个具体生活的个体本身。

我刚刚开始写文章的时候,会批评黄艺博,那个 “五道杠” 的孩子。我写过一篇文章,大意就是讽刺嘛。但是其实你回头想,这不完全是他的错,而且这是他自己所认可的生活,后来我道歉过。一句话其实说的特别好:“严待公权、宽待私权、善待私权”。

你觉得一个人,他的生活方式或者外貌,让你非常的讨厌,你当然可以说、可以评判。甚至你可以跟朋友说,“哎呀,这人真恶心!” 但是,举凡你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这种批评就不应该拿到公共平台上。因为这时候你可能有几百万几千万的粉丝,你本身就是一个公共平台,不应该在这样的平台上去评判他人的生活。


 关于自我 

作家、赛车手、导演、你更喜欢自己的哪个身份?

在《使命召唤Online》那个电视广告里的话呢,我肯定是喜欢相对来讲拍起来比较轻松的、脸上不用涂满血的身份。我本身不是那么喜欢上镜拍东西的一个人,所以很少参加电视节目、真人秀之类的。

在现实生活里就这些身份来讲,我没法给它排一个序,因为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可是哪个才是最真实的你?一个用速度去超过别人的赛车手?还是一个很冷静,通过文字看世界的作家或者是……

我觉得不存在说哪一个是最真实的,每个人在每个人面前都有不同的一面。你在你妈妈面前跟女朋友面前的表现肯定会不一样,然后,在刚认识女朋友的时候以及跟你女朋友很熟的时候表现也会不一样。

每一个都是真实的你。

*文字版为简明起见有所删改。看视频听韩寒聊更多。

VICE 微信号
VICE 最新文章
VICE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