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文|假如李白也有“朋友圈”

2017-06-04 08:30:51    读者



白哥小档案

本名:李白(据说白哥妈咪生他前梦到了太白金星,于是依据这个给儿子起了名,呵hē 呵hē。)

字号字太白,号青莲居士

英文名: White Lee

江湖人称:谪仙大侠

生卒年:公元701年—公元762年

出生地:碎叶城(今吉尔吉斯共和国)

籍贯: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市秦安县)

生长地:四川省江油县青莲乡(知道为什么叫“青莲居士”了吧?)

去世地:安徽马鞍山市当涂县

职业:流行歌曲词作者

代表作:《望庐山瀑布》《早发白帝城》《静夜思》《蜀道难》《行路难》《梦游天姥吟留别》《将进酒》等多首诗歌。

成就:大唐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发表《李太白集》,歌行体尤其七绝无人能及。



白哥一辈子就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他一直想当官去实现他“兼济天下”的儒生梦想,可是遇到一点困难就马上隐居去练他的仙丹。


他一生率性而为,高兴的时候就“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不高兴的时候就“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我们说“年少轻狂”,而白哥却“一生轻狂”。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喜欢白哥的原因。当我们年轻的时候,白哥轻狂我们也轻狂;当我们长大后,我们不敢再轻狂了而白哥依旧轻狂。


他,就是我们年少轻狂时的自己。


我们经常把李白和杜甫相提并论:“李杜诗篇万口传”,可是我们总是说“老杜”,从来不喊“老李”,那是因为在我们心里:杜甫未曾年轻,而李白从未老去。



在白哥的朋友圈里,第一个要出场的却不是一个诗人,而是当时的一个热门行业:厨师面点师,哦不好意思乱入了,其实是道士元丹丘。


有点眼熟?来,先来看看最能代表白哥桀骜不驯气质的这首诗:


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白哥,知道你的理想一直实现不了心情不好,你要借酒浇愁也无人拦你。可是!

——这是在元丹丘的家里喝酒呀!


你要唱首歌,要人家为你“倾耳听”也就算了,然而你居然要求人家把狐皮大衣和宝马都卖了给你换酒喝,而且还让人家儿子去给你换酒喝,白哥,你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吧?


谁知,丹丘生醉眼蒙眬地哈哈大笑说:“唱得好!来,五魁首呀六六六,干!”

What?这也可以?

白哥有什么秘密都告诉元丹丘。


比如他和他的发小吴指南在洞庭湖泛舟,欣赏八百里洞庭的烟波浩渺之时,吴指南忽发急病死亡,白哥痛哭一场,把发小埋葬在岳阳洞庭湖边。一年后,他专门到这里来,把吴指南身上的腐肉剔掉,把尸骨用瓦罐装好,买了上好的楠木棺材,请道士做了法事,厚葬于武昌城东。


元丹丘听得泪眼婆娑,他在心里暗暗地想:这样重情重义的朋友,我交定了!

 

白哥26岁的时候到江陵,元丹丘风尘仆仆地跑过来告诉他,有个备受三代皇帝崇敬的大法师司马承祯要去朝拜南岳,经过江陵,让白哥赶紧去拜访他。

 

这司马承祯果然厉害,他不仅在道教上造诣很深,是玉真公主的老师,而且博学能文,写得一手好篆,诗也写得飘逸如仙。


他一见白哥就很喜欢,再一看白哥的诗,立刻竖起大拇指说:“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


白哥听到这表扬,手舞足蹈地飘回了道观,一口气写下了一直以来在他心头汹涌澎湃的豪情逸致:《大鹏赋》。这篇神采飞扬的名赋瞬间使白哥名扬大唐天下。

 

可以这么说,在白哥的一辈子里,再也没有一个人像元丹丘这样了解他,并且尽全力去帮助他的人了,这样的朋友,我们称之为:知己。


第二个要出场的朋友是:孟浩然。


他比白哥大11岁,是白哥最崇拜的一个人,也是和白哥个性很相近的一个人。

你不要被他写的“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所迷惑,没错,他的确是田园诗人,但是田园诗人不见得就一定要悠然自得,实际上,孟浩然相当有个性。


他也是个在朋友面前从来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人。

 

记得那首《过故人庄》吗?


一位老朋友邀请他到家里做客,在淳朴自然的田园风光中,宾客举杯饮酒,多么平淡如水,多么自然和谐。然而,重点来了,重点看最后一句: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等到九九重阳节来的时候,我还来这里和你一起欣赏菊花,一起“吃炸鸡喝啤酒啊”!


人家邀请你了没有?没有。


但是,老孟可以自告奋勇陪人家喝酒。


还有,襄州刺史韩朝宗准备将孟浩然举荐给朝廷,约他见面详谈,孟浩然在约定的时间和朋友喝酒,忘了赴约,孟浩然居然都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知道白哥为什么崇拜老孟了吧?自来熟?人来疯?不靠谱?


数年之后,孟浩然要去广陵(今扬州),途中经过江夏(今武昌),白哥听说这个消息,约孟浩然在黄鹤楼相会。


他们在江夏住了一段时间,最终依依惜别。白哥站在江岸上,那载着孟浩然的船只迎风鼓帆,渐渐地越来越远,只见滚滚东流的长江水,惆怅之情溢满了心头,著名的一首诗,《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就这样诞生了: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许多年过去了,也是在一个春意盎然的季节,白哥和他的偶像又一次相见,激动不已的白哥马上拉着孟浩然的手,说: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白哥,都多大的人了,咱能别动不动就说“我爱死你了”这样的话吗?


白哥,咱能矜持点吗?


白哥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贵人,马上就要出场了。


这时的白哥住在长安城外终南山上的紫极宫里,等着玉真公主的接见,但是玉真公主却出游去了。玉真公主没有回来,然而一个长须飘飘、鹤发童颜的老者却出现在白哥的面前。


这个人,就是贺知章。


是不是脑子里马上冒出了“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这样的诗句?


没办法,唐朝的诗人太厉害,随便说个人名,他的诗就能在我们的脑海里浮现。


我们唐朝这些大诗人,无论哪一个,生活在别的朝代,那也都是照亮文学天空的太阳。但是没有,那样太寂寞,于是他们一定要扎堆儿在大唐,在这里相遇、相识、相知。

此时八十三岁的贺知章和四十二岁的李白相遇了。


他们上演了一场令无数后来人唏嘘不已的故事:金龟换酒。

 

两个以前从未见过面的人被对方的气质吸引,贺知章看到腰佩宝剑、目如寒星、仙风道骨的白哥,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他们就这样攀谈起来,越说越高兴,贺老爷子激动地一拍大腿说:“你不是人间的凡人吧?你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哪!”


白哥马上决定以后就叫“谪仙”了。

 

贺老爷子非要请白哥喝酒去,白哥没有推辞一下就“谢邀”了。


然而美味佳肴上来了,好酒上来了,两人发现都没带钱。


店小二催账的时候,两人顿时觉得节操都碎了一地。


好在,贺老爷子腰里挂了个小金龟,这金龟符可是他官员身份的标志呀,只有三品以上官员才能佩戴。


但是,今天遇到下凡的仙人了,换酒喝!


白哥只是说说让丹丘生拿香车宝马给他换酒,然而他没有开口,贺老爷子就拿金龟给他换酒喝了。

不仅帮他换酒,还逢人便说“李白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凡”,给普通人说,给皇帝说。白哥后来能见到李隆基,能在长安做到翰林待诏这个官职,贺知章起了很大的作用。


所以,贺知章去世后,白哥流着泪回忆道:


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

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

昔好杯中物,翻为松下尘。

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


白哥,这样哭得稀里哗啦的不太好吧?


白哥抹了抹眼泪说:贺老爷子不在了,我们的友谊万古长青!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诗仙李白的身后,怎么可能没有粉丝?


公元744年,白哥在长安没有混出个什么名堂,唐玄宗赐金放还。


他朝着洛阳、开封、商丘这个方向走,遇到了一个粉丝,这个粉丝不一般,他,就是比李白小11岁的杜甫。


是的,他是小弟。


杜甫遇到自己早就想见见的偶像,激动地睡不着,一口气写了好多诗送给白哥,并强烈要求白哥给自己签个名。


白哥看了看这个小弟,他眼中的狂热一如自己当年。


他拿起诗稿,看到这样两句: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白哥用宠溺的眼神看了看杜甫,叹了口气说:“我给你签,另外我再写几首诗送给你。”


杜甫高兴得眼中泪花闪烁。


感谢时光,让中国诗歌史上最伟大的两个诗人,在同一个时代里,有了一个见面的机会,有了这次难得的会面,我们才会觉得,唐诗的世界里,没有遗憾。

白哥的粉丝,除了重量级的杜甫之外,很多王孙贵族和老百姓也都纷纷为他献上了自己的膝盖。


有一个叫魏万的人,曾经隐居在王屋山,读了李白的诗,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此开始他的疯狂追星路。


然而每次总是和白哥擦肩而过。


他从王屋山出发,顺着白哥的足迹到山东济南、又到江南扬州、再到会稽、下明州、奔天台、往永嘉、入缙云、上金华,从江南追到江北,又从江北追到江南,终于,他们在扬州碰面了!


魏万见到白哥的时候,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形同乞丐,他一见白哥,泪流满面,扑倒在地,嚎啕大哭,双手捧上诗稿,恭请白哥指正。白哥一把扶起他,接过诗稿,感动得热泪盈眶。


白哥把自己所有的诗稿都交给了魏万编纂,魏万不负重托,把这些诗稿编辑成册,为后世研究李白提供了重要的宝贵的资料。


还有汪伦,他写信给白哥,说他那里有“十里桃花、万家酒店”,请他喝酒赏桃花,谁知白哥去了才发现上当了。

所谓“十里桃花”,是说有个桃花潭,距离他的家有十里远;所谓“万家酒店”,就是姓万的人家开的酒店。

 

魏万追星,紧紧相随;汪伦追星,设计挖坑。


白哥没有生气,他在告别汪伦的时候,对前来送他的又唱又跳的粉丝团哈哈大笑道:“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白哥,你能注意一下你诗坛大咖的形象吗?


白哥,咱就不能矜持点吗?

 

友谊的小船永不翻,李白和他的朋友们,把友谊的小船变成了友谊的巨轮!


这就是李白的朋友圈。我爱李白!么么哒。


(转自微信公众号“大老振工作室”,本文作者系《读者》微信签约作者)




【编辑:若  水    美编:若  水     张  林】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读者读书会


欢迎关注读者读书会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点击“阅读原文”   购买《唐诗百话》



读者 微信号
读者 最新文章
读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