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活久见!西方国家也有要求中国“尊重主权”的一天?

2017-06-12 22:05:48    环球时报

“中国渗透澳大利亚机构和培植政治人物”;


“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拥有一中国个间谍网络,危害澳国家安全”;


“中国政府支持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骚扰、恐吓、威胁其他学生”……



这不是一家小媒体随便打打嘴炮的胡说八道,而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新闻频道在昨天晚上播出的一个“重磅”节目。


一个神逻辑的调查节目!


该节目据称调查制作“历时5个月”,为了给宣传造势,该媒体提前数日就在社交媒体上推出预告片,4日还通过媒体“剧透”预热。


然而,看过这个节目的人却表示,感觉被骗了……


有人这样形容自己的观后感:节目中充斥的不严谨猜测和毫无证据的论断,让人对其耗时5个月完成的这部“大作”“深感失望”。


然而,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今天却表情严肃地放话(被认为是对该节目的回应)说:“中国应该尊重澳大利亚的主权!”


OMG!


这位总理大人如此轻信,又如此多疑吗?


一部“神片”


那么,这个片子到底讲了什么?


这个题为“权力与影响力:中国共产党如何渗透澳大利亚”的调查节目时长47分钟,节目一开始以“案情重现”的方式讲述了60岁的美籍华裔女子严雪瑞被调查一事,严因向联合国大会前主席阿什行贿而在去年入狱。这本与中国毫无关系,但仅仅因严的住所被搜出一份西方有关中国情报工作的报告的机密文件,于是 “一名澳大利亚华裔可能是中国间谍”的设想遍铺展开来。


ABC 称,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的调查行动证明,“澳大利亚及联合国的内部数据都是中国情报机构行动的目标”,并进而以此证明“中国正在渗透澳机构和培植政治人物”,尽管澳官方的调查没有得出任何结论。



对于澳情报机构怀疑严雪瑞是“中国间谍”的指控,严的丈夫乌瑞恩在接受采访时说,这“纯粹是想象”,“反映了一些人精神错乱”。他说,这一说法可能来自美国联邦调查局,“那是美国的偏见,认为所有中国人都是间谍”。


节目还警告澳主要政党注意两位澳籍华商的捐款互动,“因为他们可能是中国共产党干涉澳政治的渠道”。


留学生也成为澳媒体关注的“高危群体”——ABC的报道说,中国在澳大利亚很多领域都很活跃——从指导中国留学生组织、威胁在澳异见人士,到影响澳大利亚的学术调查、笼络社团以及控制华文媒体。


不是孤案


ABC的说法在中国人看来或许显得很奇葩,但是在澳大利亚媒体中却十分有代表性。颇具影响力的《悉尼先驱晨报》从2014年开始多次渲染“中国间谍”在澳大利亚的“大肆活动”。


叨姐联系了其中一名被该报指认为“可能是中国政府操纵舆论的代理人”的在澳中国留学生。


这名留学生名叫雷希颖,现在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博士研究生,同时是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曾经在互联网上制作《我和我的国家引擎》系列动画、《想让中国变成这样?请从我们的身体上踏过》等作品,引起网友强烈共鸣,同时也引起了一些不怀好意的澳大利亚人的注意。


“真正操控舆论的是澳大利亚媒体,除了扣帽子,就是偷换语境,模糊概念,进行立场态度极其清晰的舆论引导。”


雷希颖很气愤地讲述了他在澳大利亚的经历:


2014年我在新浪微博发起#我和国旗合个影#的活动,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留学生及华人网友的支持,这其实是众多海外留学生的一个发自内心的爱国行为,相信很多海外学子都能体会这样的心情。但是在那个时候,澳大利亚媒体就不由分说地给我扣上了民族主义的帽子。



“中国间谍”的话题总是能刺激到澳媒兴奋的神经


到了2016年我发起#警惕颜色革命#活动时,以《悉尼先驱晨报》为代表的澳大利亚媒体,直接就给我扣上了“极端民族主义”的帽子,通过带有主观性极强的恶意剪辑,无视我在采访中大量陈述的客观事实,竭尽所能地通过截取我说的只言片语去营造他们想要的所谓“极端民族主义”的印象。


比如,他们在文章的一开始给我扣上各种“极端民族主义”和“宣传工具”的帽子,之后才开始引述我的一些访谈内容。即便引述部分,他们也没有忘记“断章取义”——比如我谈到的我对于颜色革命的反感来自于对现今中东局势的担忧,这部分内容被故意删除了,取而代之的是记者与编辑脑洞大开后的“中国政府用民族主义洗脑公众”、“年轻人奉行沙文主义”等扣帽子贴标签的内容。之后,在中国记者要求采访该报的这名记者时,对方却选择不予回应。


这种语录操作手法在澳大利亚的媒体报道中很常见,除了上面提到的,在中国领导人访澳时,我组织了留学生欢迎领导人访澳,并且抵制反华杂音的活动。澳大利亚媒体现场采访了我,文章只截取了我讲的两句话,关键是,他们还故意把我很重要的一句话放到了反对派讲话的前面,很多读者如果不认真看,就会造成误解,以为那句话是反对派讲的,这种故意模糊语境,通过上下文制造歧义,弱化亲华力量声音的行为屡见不鲜。



澳大利亚媒体的这种“文革”式讨伐给我个人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从去年8月开始,它们这种导向的舆论让我已经不敢回澳洲继续我的博士学业了,只敢在国内写博士论文然后再提交。


作为留学生,我们热爱中国,也喜欢澳大利亚,但这不意味着我们非得喜欢澳大利亚的政治、政客。我们厌恶如悉尼先驱导报这样通过操纵舆论来进行政治绑架和政治迫害的行为。作为一家媒体,只敢片面展示一方的声音,这是很可悲的,也是对澳大利亚一直引以为傲的“多元化”、“国际化”和宣扬的“社会包容性”莫大的讽刺。


澳媒“高级黑”


澳媒为渲染所谓“中国间谍网络”脑洞大开,这种联想能力到底从而来?


叨姐打听到这样一个背景:这次主导舆论的两家机构,一个是ABC电视台,一个是《悉尼先驱晨报》。后者最近一直处于收购漩涡中,有些资本要出售,很多编辑记者面临裁员风险。ABC电视台最近也一直在传,政府对他们很不满,面临改造,政界对ABC的拨款也颇有争议。


原来如此!


一位在澳大利亚的朋友说:“澳大利亚在现阶段面临的安全威胁很明显是恐怖主义,政府方面也再三强调跟中国的关系很重要,而且民间对华也很友好,去年悉尼大学有个研究中心搞过民调,澳大利亚民意对中国友好姿态甚至超过对美国。这两家媒体在这个时候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既不能代表澳大利亚的民意,实际上更是不顾澳大利亚的利益,对中国没有什么大的损害,但却是在拿澳大利亚的前途开玩笑。



不过,叨姐也觉得,高级黑归高级黑,这说到底是澳大利亚自己的问题。澳大利亚不是个例,整个西方社会都有一种深层次的心理失落和焦虑。


一位学者提醒说,我们要对中国走向世界的进程有心理准备,当中国走向世界的时候,遇到警惕和疑虑,遇到民族主义情绪的反弹甚至恶化,都是大概率事件。


“我们都要平常心一些。我们自己觉得很善意,并不意味着别人就自然而然地张开双手来欢迎我们。中国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我们的商业人员在海外的存在越来越多,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影响,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一个大国在崛起道路中的必考题,我们心态放平和一些,站得高一点,不必去患得患失。”

说的很有道理!


不过,自知觉悟不够高的叨姐,还是想对这些澳媒表达一下鄙视!



长按识别二维码

向作者花叨叨提问

花叨叨

环球时报评论部副主任。专长:时评,萌宠。

了解一点国际关系的猫奴一枚。

关注《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

请回到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 or 

点击页面右上角,查看公众号,关注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微信号
环球时报 最新文章
环球时报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