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点滴 | 克制情绪,从来都不靠忍

2017-06-14 16:32:03    读者

文 | 剑圣喵大师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人们的观念里,“不吵架”就等于高情商了。好像高情商人士都是一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圣人。


朋友圈爆文刷屏的一个观念就是“远离垃圾人”,所谓垃圾人,就是那种以负能量为生,不断挑衅别人,你要和他争吵,最终会被杀害、被斩首,这样不值得,所以你得远离他。


这样的文章下面,点赞最多的评论往往都是: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做不到。一旦情绪上来,谁都难克制。


克制情绪,关键并不是不吵架,而是要学会在吵架中学习和改变。


在吵架的过程中,你能学会一种识别他人情绪变化的能力,以便自己在发现对方情绪失控时及时评估危险,随时脱身。


比如,在武汉面馆砍头事件中,我提出了“心眼”的概念。所谓心眼,就是和猫一样,拥有较强的情绪观察能力。


即所有的对话,都建立在对对方的观察上,而不是推翻对方的论点。这和剑客决斗是一个道理,要学会观察对手,发现破绽一招制敌。招式用力过猛,过于大开大合会被对手秒杀。


然而当文章发表在知乎后,有位网友显然不同意我的观点,他单独私信我,语气十分恶劣。


大概意思是:对于精神病人,不该放出来危害社会,要把他们杀光杀绝。


尤其我们这种学心理的,都是些无用的蠢货,有本事去感化精神病人啊,我们第一个被精神病人砍头。


我被这种污名化精神病人,诋毁心理学整个学科的言论激怒了。我一看他居然标签是985大学学生,我一气之下,把他的私信挂到了文章底下。告诉他,这种三观极为扭曲的言论,会给他的母校丢脸。


第二天,助理告诉我,有人在微博上找我。


原来此人在知乎被我拉黑后,在微博上发表了一条说说,傻傻地挂上了他私信的截图,自称私信内容被我曝光后,受到了无数来自我粉丝的网络暴力,还人肉了我的全部信息,@了我工作的单位。


看家伙太惨,我在文章中删掉了他的私信,但显然这个家伙并不解恨,电话打到了云南省主管心理学的上级部门,要求严查我。


结果接电话的人,看到了他出示的证据(他的私信截图),气得怒骂了他,并威胁他再散布这种三观不正的言论,就要通报他的学校,结果他吓的删除了所有微博。


当天下午有朋友电话我,说我做的太棒了,网络上维护了心理学的尊严。

我简直哭笑不得。



仔细思考了这件事后,此后私信谩骂我的人,我的情绪系统自动帮我无视他们了。


类似这样的事情多了以后,有一些人你确实没必要和他撕,因为不会有结果,他们具有以下特点:


(1)价值观极端,喜欢使用“我最恨你们这种XX”句式,喜欢认定某一人群“恶劣、下等”,该“死光死绝”。


(2)假定自己是受害者,但又无法明确,到底是谁迫害了他,也无法理会自己是否做了过分的事。当然,一旦和你吵起来,他就认定是你,就算是他先发出的攻击行为。


这样的人言语中,会出现这样的句式,“就是XX这种人,污染糟蹋了社会”。


(3)不懂退让,当你发出了退让行为,试图缓解矛盾时,对方甚至咄咄逼人,这时你便无需和他争论,因为这场争论不会有赢家。


其实,我应该感谢这位网友,他可以说是我生命里的一个贵人,他用一种极端的形式帮我认清了现实,建立起了情绪回路。最重要的时候,这个过程我没有付出代价。


如今随着读者数量的增长,私信谩骂的人也日渐多了起来,但我却不再愤怒了。经历了这件事后,我的情绪系统会优先调用其他情绪。


首先是恐惧,这样执意把事闹大,也不管自己有理无理的人,让我感到害怕。


毕竟这个社会不是个完全公正的地方,万一他站在我面前,他很可能砍我。就算他只是告状,万一告到了一些某些希望我完蛋的人那,他会被人当枪使。


其次是怜悯,什么样的遭遇把人逼成了这样?正是因为这样的人存在,你会明白,这个社会充满扭曲,而你无论如何,不能成为扭曲的一员。


最后是对自己的嘲讽,虽然自己写文章时振振有辞,但实际上,在这个庞大的社会中泛不起一点涟漪,也许你谁都帮不了。


就算拥有百万粉丝,你也是个弱者。所以,情绪不是用来克制的,情绪是用来释怀的。


当你用全面的眼光去看待你的困境时,你会发现骂人解决不了问题。你会问自己一个问题,你是该证明你的观点,还是该去影响别人?



所谓克制愤怒,最好的方法就是,你必须意识到。你不是英雄,别人也不是反派。


我很想定义那个网友是疯子,而我是维护了心理学尊严的英雄。我为什么想这样呢?因为这样做最容易。


但是人性选择中,最容易的那个,永远是最错的那个。


实际上,只要你把一个团体或者个人“恶魔化”,那么你本身就在推动一种对抗,对抗的结果自然是要有一方人头落地。


在这种“打赢进牢房,打输进医院”的文化背景下,恐吓、羞辱于事无补。


强调“垃圾人定律”的文章,会不会有一个误区,既然垃圾人是一个不愿倾听、不愿改变、只懂发泄的群体。


那我们定义他们是“垃圾人”,然后我们远离他们,会不会自身更像垃圾人。


艾利斯的合理情绪疗法中,把这样的思维错误叫做“绝对化”。


人习惯把别人的“不良”行为和人品挂钩,这里面隐含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是“好人”,我只会做正确的事,而我做的事情,一定能得到观众的理解。而他是“坏人”,他所做的事,一定会得到惩罚。


事实上,真实世界没有那么单调的剧情,以偏概全的全盘否定和“绝不应该”思维,只会让我们的情绪更加不可控,也无法更加理智地看待事情本身。


遇到冲突时,我的内心里有两个小人会对话。


A:“他侮辱你,你为什么不冲上去弄他?”

B:“因为我影响不了他。”

A:“那他可是个坏人唉!”

B:“坏人,我也是啊!”

A:“你这么忍,不憋屈吗?”

B:“我这么忍,正是为了当我重大利益受侵犯时,我才有全力一搏的勇气啊!”

A:“你怎么那么不听话?”

B:“老师,当一个学生长大后,就不只是听话,而该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是吗?”


我相信你明白,这里的A是先天原始情绪系统,这里的B是后天认知情绪系统,B成长的越快,你的人生也就越稳。


克制情绪从来都不靠忍,而是靠学习。


还是那句老话:一个人永远不要做情绪的奴隶。无论境况多么糟糕,你应该努力去支配你的环境,把自己从黑暗中拯救出来。



作者:剑圣喵大师,高校心理学教师,青年学术带头人,省心理指导委员会理事,著有《优秀的人,从来不会输给情绪》,个人微信公众号:剑圣喵大师(ID:swordpain) 愿得我心如明月,独映寒夜迷途人。


编辑:虢雪

《读者》新刊上市,点击图片购买

一次性购买任意两期,即可包邮

↓↓↓


读者 微信号
读者 最新文章
读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