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在寻找女儿的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

2017-06-19 08:41:47    新华社

49岁的王明清是一位网约车司机,

在过去的23年里,

他一直苦苦寻找、等待着一个人

——3岁时失踪的女儿王启凤。



两年多来,

他跑了11000多单,

载过的乘客过万人。


他无数次想象着,

失踪多年的女儿有一天能坐上自己的网约车,

轻轻地说一声:

“爸爸,我回来了。”



“一家三口出去,回来时只剩我和她妈妈”


1994年1月8日下午5点,

成都,九眼桥。

王明清夫妇在街边卖着水果。

还差10天就满4岁的王启凤,

如往常一样在水果摊旁玩耍。


母亲刘登英记得,

那天孩子跑过来抱着自己的腿,

一下子没站稳滑倒了。

自己正忙着照看生意,

朝她屁股上轻拍了一掌:

“凤娃子你咋这么淘气!”

那一掌,让她自责了23年。


水果摊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刘登英让丈夫去换零钱,

一回头的功夫,

女儿就不见了。


6月4日,在四川成都市,王明清在驾驶汽车,车上摆放着寻找女儿的信息。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他们桥上桥下找了个遍,

不见孩子的踪影,

连忙到派出所报了案。

他们发动亲戚朋友把各大车站寻了个遍,

女儿却如人间蒸发了一般……



“早上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

回来就只剩我和她妈妈了。”

王明清回忆着,

泪珠从眼里滚落下来。


他们去了成都市儿童迷失招领所,

又去了远郊的儿童福利院,

依然无功而返。

那些日子里,

妻子几乎每天都哭着入睡,

悲伤的情绪笼罩在逼仄的出租屋内。


6月4日,在四川成都市九眼桥,王明清和妻子刘登英在女儿丢失的地方回忆。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寻亲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帮我”


他们花光了积蓄,

几乎脱了人形。

“我们完全顾不上自己了,

旁人眼里,就像两个癫子。”王明清说。

有很多人也叫我去外地打工,

我都不愿意。

万一她到成都找我,

我没在这里怎么办?


2014年底,王明清开起了“滴滴”网约车。

他的车上贴着寻人启事,

座位旁放着寻人卡片。

他像复读机一般,

一遍遍地向乘客讲述20多年前那个悲伤的下午,

希望人们帮他把寻女的消息扩散出去。


6月4日,在四川成都,王明清在网约车上为旅客讲述自己丢失女儿的故事。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寻亲路上,

他们遇到很多善良的人。

他的手机里有一位叫“好人”的联系人。

在听说他的遭遇后,

下车时坚持留下200元钱。


“虽然钱不多,算是一点点的支持。”

乘客对他说。

王明清多次打电话想把钱还回去,

可她总是拒绝。

后来他只好给她存了200元话费。



还有一位乘客,

被王明清称为“姓方的兄弟”,

主动提出制作寻女广告,

临走时要走了他珍藏的报纸。

“起初我还舍不得,怕他哄我。”


过了十多天,

他竟然从达州市的渠县把报纸和近万张卡片,

以及海报、车贴全部带到了成都。”

王明清执意给钱,

他却说:

“如果收你一分钱,你就把它取下来,

我们永远不是弟兄。”


6月4日,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镇,王明清在出车前擦干汽车上的雨水。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寻亲的路上99.9%的人都在帮我,

让我走得更加坚定。”

他说。



“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


一名乘客曾经告诉王明清,

自己不是家里亲生,

可他不敢去找亲生父母,

怕会伤害到现在的家庭。

这件事刺痛着王明清,

他也担心女儿因为同样的原因不敢来找他。


“我只想知道她在哪里,

不管她现在怎么样,

我只想见见她,再抱抱她。

想跟她说爸爸妈妈对不起,把她给弄丢了。

我不会打扰她的生活,

只想让她知道,

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她。



寻人启事上印着“请失踪的孩子及父母

到公安机关免费采集DNA”

他希望通过这样的宣传让更多家庭团聚。


如今王明清身体越来越差。

他有时也担心,

自己有一天突然倒下,

等不到和女儿相见。


“相信她能回来,

是我唯一的支撑。”

“只有在找女儿的路上,

我才感觉自己是个父亲。”

 

6月4日,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镇,王明清展示一张全家福。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10年前,

他们去拍了一张全家福,

后排中间空出了一个位置。

王明清说那是留给凤娃子的位置,

他会一直等到空缺被填满的那一天。


策划:惠小勇

监制:钱彤、丛峰

统筹:张濠培

记者:吴光于、薛玉斌、薛晨

剪辑:王钒、罗帅   配音:张嘉伟


监制:李代祥

编辑:王朝、马越(实习)

为父爱点赞!

新华社 微信号
新华社 最新文章
新华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