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为什么学了摄影,却不肯做摄影师? | 美丽说

2017-06-19 22:16:23    她影像

韩诗扬

刚开始知道诗扬,是在网络上看到她分享的一些关于摄影类纪录片的文章。后来翻看她的照片,被她拍摄到的细微事物所吸引,看似简单的照片中,隐含着许多内在的情感。


她喜欢拍摄平凡生活中细小的事物,照片总是给人细腻、温暖的感觉。


“我不需要刻意地去拍摄无法感同身受的东西。生活很美好,我感受到幸福、人性的温暖,就把它们拍下来。”


从最初的爱好者到从事影像相关工作,摄影对于她来说,一直都是能让她快乐的事情。




摄影师 | 韩诗扬



诗扬小时候就常常拿起画笔描绘出心中的画面,对视觉方面的事物也很敏感。大学时期对摄影痴迷的她,不顾跨专业的艰难,坚定地选择去读摄影研究生。“偏偏我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那种人。”



她影像:什么时候开始拍照的?


韩诗扬:大一过生日的时候,妈妈送了我一台单反相机。自此之后,就常常拿着相机拍些花花草草,偶尔也给闺蜜、宿舍的姑娘拍照。



她影像:怎么会跨专业去读摄影?


韩诗扬:小时候学过画画,就对视觉类的事物很感兴趣。


从初中开始,父母每年都会带着我去自驾旅行,有了相机之后,看到旅途中美不胜收的风景,都想按动快门记录下来,慢慢就养成了拍照的习惯。


大学时,和朋友一起做电子杂志,也拍过一些照片作配图。为了让自己与摄影能有更深的连接,就计划去读摄影专业的研究生。

《Whispers》系列



“一个人在国外,除了吃饭、睡觉,摄影几乎就是我生活的全部。”在被良好的艺术氛围熏陶的两年时间里,诗扬学习了许多摄影专业相关的理论知识,常常与同学、教授一起互相探讨......日积月累中,她对摄影也有了更多的理解。



她影像:能说说你在国外读摄影研究生的一些感受吗?


韩诗扬:我在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学校摄影系的中国学生比较少,几乎都是美国人。但艺术无国界,同学们都很nice,都是抱着互相学习的心态来相处。摄影系里有专门做艺术微喷、传统技法冲印的实验室(Lab),也有研究生专用的独立实验室,便于学生使用、学习。



她影像:作为跨专业的学生,在研究生阶段才系统地去学习摄影,你会感到吃力吗?


韩诗扬:其实也还好,在研究生入学之前,学校会给跨专业的学生安排摄影技术和摄影史的课程,让学生能更好地衔接上研究生的专业课程。


学校为季度制学期(即10周/学期),每学期可以选2-3门课程,有世界摄影史、当代艺术等相关方面的理论课程,还有偏技术类的,例如色彩管理、数码后期等。


为了帮助学生更好地进入社会,也有关于摄影的推广和营销之类很实用的课程。



她影像:两年研究生的学习中,你觉得最重要的课程是哪一个?


韩诗扬:所有需要拍摄的课程中,每周都会进行一次摄影批评。它非常重要,贯穿了整个研究生课程。


上课时,所有人拍摄的照片都会被打印出来铺在桌面或挂在墙上,每个人轮流阐述自己的拍摄想法以及拍摄过程,教授和同学们再对作品进行评论。


摄影很主观,每个人对同一组作品会有不同的感受,也会有争执,但都对事不对人。这种交流的氛围是很好的,每个人会在尽力理解作品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想法,帮助拍摄者更了解观看者的感受,并得到一些拍摄思维上的发散与思考。



刚开始念研究生的时候,诗扬尝试了一些人文纪实的创作,她常在萨凡纳街头拍陌生人,还创作了一组关于当地老年夫妇的作品《The Face of Love》。


《The Face of Love》系列


慢慢的,生活中的一些改变让她渐渐对外界的事物失去了兴趣,由外转内,不再去拍摄与自己无关联的事物,而是去记录日常生活中微小的细节。


“很多‘无意义 ’的时刻,在我看来都是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像是绵延不断的杂音,很容易被忽略和遗忘。”


她影像:一开始你拍摄的照片比较偏向纪实?


韩诗扬:刚到萨凡纳的时候,这个城市的人事物对于我来说都很新鲜,就想把看到的一切都记录下来。


她影像:为什么会关注到老年夫妇这个群体?


韩诗扬:在萨凡纳街头拍陌生人时,我遇到了一个流浪汉,他年轻时与妻子离了婚,已经多年都没有再见过妻子和孩子。


在短暂的交流中,他一直用深邃的眼神看着我,“我的女儿应该也跟你一样大了,她一定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


他的故事触动了我,引发了我对长期情感的一些思考。现代社会的离婚率越来越高,我想探究那些长久相伴的夫妇究竟是怎样去生活的,于是就开始去拍老年夫妇。


《Family Book》系列


她影像:也因此引发了你去拍摄自己的家庭?


韩诗扬:教授看了我在街头拍老年夫妇的照片,觉得题材虽好,但只停留在了表面,没有深入地去拍摄。


那年暑假我回到北京,得知爷爷生了重病。那段时间,他住院、做手术、出院,我几乎天天都去陪他,并拍了一些照片。我觉得自己是在保留和爷爷之间的记忆吧。



《Family Book》系列


之前只是出于好奇心去拍外界的事物,他们并没有与我真正产生联系,而我的家庭却是与我真真切切相关联的。


于是,我就开始记录下日常生活中一些普通片段以及家庭生活紧密联系的平凡事物,形成了《Family Book》这组照片。

 

她影像:怎么会由外转内,开始去拍摄细微的事物?


韩诗扬:我看了日本摄影师川内伦子、山本昌男的许多作品,他们拍的照片都是生活中微小的事物,既有视觉上的美,还蕴含着许多情感,我非常喜欢。 


比起那些很庞大的主题,我更喜欢拍摄平凡的东西、生活里零碎的片段。


很多“无意义”的时刻,像是绵延不断的杂音,很容易被忽略和遗忘,但在我看来都是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那为什么要记录它们呢,或许是因为照片里面隐藏着自己对生活的认知吧。




从诗扬拍摄的照片里,感受到了她对影像的感知力。然而毕业回国后,她并没有去当一名摄影师.....



她影像:为什么学习了摄影却没有去当摄影师?


韩诗扬:其实在申请摄影研究生的时候,我就做好了规划——不会去当职业摄影师,而是先从事影像方面的工作,沉淀一下自己。



她影像:从事影像相关的工作,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


韩诗扬为了寻找不同选题的图片故事,我每天会大量地浏览摄影图片类网站,甚至多于在美国读研时看得量。


在不断积累后,我清晰地知道什么样的图片故事是适合做新媒体传播,什么样的图片故事更适合通过纸刊来进行视觉呈现。


在工作中,逐渐地提升了审美以及图片的鉴别能力,也改变了我对好照片的认知。



她影像:具体有什么变化?


韩诗扬:以前,我一般不会去看摄影师的单张照片,而是从摄影师的创作背景以及个人经历的角度,去看整个系列的作品,所以没办法简单用“好”或“不好”来对单张照片进行评价。


工作之后,我会更关注图片本身所传递出的内容。摄影只是一种媒介和手段,重要的不是图片的拍摄技巧,而是它能让观看者感受到什么。


所以,在寻找图片故事时,我会更关注系列作品在人文情感上的重量,而不会从构图、用光、好看与否来片面看待。


《Whispers》系列


她影像:每天看大量不同摄影师拍摄的照片,对你有什么启发?


韩诗扬:拍照的人很多,但真正用自己的心和情感在拍照的人,还是少部分。发现到好的作品,对自身也是一种激励。我会告诉自己,也要成为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会更加注意生活里的小细节,潜意识里锻炼自己的观察力和敏锐性。


她影像:现在回看以前的作品,有什么看法吗?


韩诗扬:我喜欢自己拍摄过的每张照片,因为我知道自己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一定是有原因的。再回看,对当时的感受可能不会太深刻,但即使只是“那一瞬间”,也会有一定的意义存在。


有时候,我反而会觉得以前拍摄的一些照片更生动,就会思考自己当前的生活,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Whispers》系列


《Whispers》这组作品结束于2016年,我本来以为会一直拍下去,但生活却发生了很多变化,我告诉自己该收尾了,保持住作品中的那份纯真和美好。


那时候的我,看到生活里有很多小小的、闪闪发光的东西,很珍贵,想好好保护它。但现在看到的更多的是一种很冗杂的无常,可能自己对待生活的心态也不一样了吧。



在微博上翻看诗扬日常拍摄的作品,发现她的照片排版很独特,色彩的搭配、明暗的对比都具有她的个人风格,九张照片拼凑在一起,非常协调。



她影像:平时是如何去调色的?


韩诗扬:常用 VSCO进行调色,买了里面全部的滤镜,但会用A系列色调多一些。我更倾向于干净的画面,不太喜欢将色彩调得过于浓烈。




她影像:我发现你的图片对排版很有讲究。


韩诗扬:从做毕业设计开始,我就有了图片编排的意识。川内伦子会把照片铺满整个地面,不断地调整去做编排,非常讲究。


但国内的摄影师没有太注重这方面,其实编排对于照片的展示是很重要的。


我每周会定期整理当周所拍摄的照片,再做筛选和编辑。微博和朋友圈都会有“九宫格”排版,人们第一眼看到的都是缩略图。


所以,在做编排的时候,会从整体去考虑,比如根据拍摄主题、调色风格、画面色块、形状等元素来进行调整。


2016年第9届iPhone摄影大赛(IPPAwards)旅行类-第三名


她影像:对于摄影的学习,你有什么较深的感触吗?


韩诗扬:开始我会很注重摄影史,但从做毕设开始,就抛弃了理论上的东西。深入学习摄影史会让人了解到它的发展脉络,丰富对图片的认知和阅读能力。但对于摄影创作上的提升来说,还是应该多实践。


有的人急于树立拍摄风格而不断地进行模仿,但我觉得这只适合在学习初期进行,长期下去没有太大意义。不需要刻意模仿,带着自己的思考,感受到什么就拍什么,拍得多了,自然而然就会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



她影像:从爱好者到从事影像相关工作,摄影在你心中的地位有变化吗?


韩诗扬:原来一个人在国外,除了吃饭睡觉,摄影是我生活的全部。


现在,我会想方设法地把一切吸引我的事物都拍下来,经常跟男朋友一起走在路上,我忽然就不见了,跑去拍照了(笑)。


摄影,一直以来都是一件与我密不可分的事情。


大部分人的照片与个人环境、成长经历都是息息相关的。我觉得生活很美好,也不希望刻意地去拍无法感同身受的东西,我感受到幸福,人性的温暖,就把它们拍下来。


她影像:你会有自己的职业目标吗?


韩诗扬:我不是一个事业心特别强的人,不会想着要多成功、赚多少钱。在摄影方面,我也不愿意给自己太多限制和设定,只希望自己能一直处在进步和上升的状态,不断学习新东西。


其实无论做什么样的工作,过好自己的生活是更重要的事情,更何况拍照本身已经让我很快乐了。



没看够?请移步[阅读原文]

阅读韩诗扬完整专访内容。

————


图丨韩诗扬

文丨图拉


————


她影像 微信号
她影像 最新文章
她影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