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在明星教练眼里,全明星赛到底意味着什么?

2017-06-20 06:10:26    扣篮SLAM




对球员们而言,全明星赛很简单:走上场,展示自己。但教练们又是怎么想的呢?



弗兰克·沃格尔对克利夫兰这支超级球队的诞生负有一些责任,据他说,这一切都得追溯到2014年的全明星赛,当时他(时任步行者主教练,现任魔术主教练)正在场边指挥着东部全明星队。


“对于凯里(欧文)和勒布朗的联手,我自己也有责任,”在一次投篮训练后,沃格尔笑容满面地说,“(詹姆斯)当时是热火球员,我是第一个让他们打挡拆的人,对此我很自豪。这让我们逆转取胜,第四节我们落后,正是挡拆让我们追了上来。”


那年的全明星赛,沃格尔的球队以163比155获胜。


沃格尔甚至觉得这整件事有宿命论的味道,“那是几个天才球员的卓越表现。不过这反倒对我不利。结果就是让詹姆斯来到了我们球队所在的分区。”


但沃格尔和其他很多球员,教练都指出,全明星赛的每个回合并不仅仅是让伟大的球员齐聚一堂,比赛的目标是庆祝而非取胜,这就让这场比赛的教练们处于一种非常古怪的境地:他们自己到底该干些什么?


2015西部全明星主教练史蒂夫·科尔让他的工作人员们收集了那年他手下的12位全明星的录像集锦。“我们试着做些有创造性的事情,与球员们交流。”科尔说,“这很令人愉快,但这和比赛无关,这和(他们的)成就有关。我觉得这是为了提醒这些家伙(入选全明星),这是多么伟大的一项成就。” 


科尔的说法和球员们看待全明星赛的方式相符。现在科尔手下的支柱之一,凯文·杜兰特在选择加入勇士,投奔科尔之前一年多,他就已经体验过被科尔执教的感觉了。


“我经历过不少教练,从波波维奇教练,到菲尔·杰克逊,再到史蒂夫·科尔,”杜兰特说,“他们都很有洞察力,能认识到这些时刻对球员们有多重要。我不想说他们是在‘执教’。看看他们,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我们作为团体有多么享受这场比赛,这是很少有人去关注的。这场比赛对某些球员很重要,他们得到认可,是全联盟最出色的24位球员之一。”


注意杜兰特的那句小小的警告:“我不想说他们是在‘执教’”。这句话比乍听起来要狡猾一点。毕竟,被选中执教NBA全明星队的教练每天早上和梦里都在计划,制定,确定让他们球队更出色的办法。


在泰伦·卢的案例中,随着2017年全明星之旅一起到来的还有比以往更加沉重的负担。一开始卢甚至都不确定自己是否会接受这份荣耀,但最终他说自己平静了下来,主要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会享受这次与伟大球员作伴的机会。


“能看到每个人的个性,了解他们打交道的方式,这很棒。”卢说,“能成为NBA最优秀球员的一部分,这太棒了。”


卢有没有在这场比赛里学到什么?


“全明星比赛里?什么也没有。”卢坚持说。


科尔也同意这一点,即使他手下的勇士是NBA有史以来字面上最接近“全明星队”的球队。


“有世界上最出色的球员围绕在身边,看着他们都站在你面前,这真的很有意思。”科尔说,“这里面没有‘指挥’,至少我一个战术也没画。这跟你要执行的进攻或者防守战术没关系——这是一帮家伙在享受比赛,在全世界面前展示他们的技术。这场比赛不会影响到我的执教或者是别的,这不会让我对待自己球队的方式发生改变。”


但沃格尔不会袖手旁观。他做的事很少,但确实设计了一些暂停后的战术。他提前拟定了轮换时间,保证每个球员都能得到与这份荣耀相符的可观上场时间,他的12位全明星都能得到两位数的上场时间。这位出色的防守大师甚至就防守端的努力程度讲了一番打气的话。


“是的,我们在暂停的时候会拿这一点打趣,”沃格尔说,“我说,我知道这场比赛的宗旨,但我们在防守端可以稍微努力点。我们不用疯狂防守,但我们可以试着努力一点点。”


除了小心安排球员的上场时间和带家人,朋友来到球场之外(沃格尔要确保妻子和孩子都能和他一起享受这个教练生涯的高光时刻),全明星主教练的工作实际上就是欣赏比赛。当然,你也可以像科尔那样。当记者就他的球队依靠逆转拿下胜利向他提问时,他如是说道,“我觉得那就是关键时刻的执教。我要求连续七次把球交给克里斯·保罗,然后我转头向助理教练们说,伙计们,这真是一份非凡的教练工作。别人估计都想不到是这样吧。”



扣篮SLAM 微信号
扣篮SLAM 最新文章
扣篮SLAM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