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我要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从甲A到中乙,陕西足球这条路太艰辛!

2017-07-01 12:00:05    肆客足球

如果岁月可以重来,我们必定情愿再和陕西国力一起经历一遍同甘苦共患难的日子,必定想要再去听听那时的呼唤和助威声。

西北狼难以忘记的队徽


“陕西不能没有足球!”


可陕西足球,更多的却是心酸和泪水。


2001年3月29日,陕西省体育场座无虚席,陕西国力首次在甲A联赛的赛场上,面对拥有众多国脚的“霸主”大连实德。

大连实德赢了比赛,但马科斯赢了所有人


“西北狼”在被陕西人民誉为“教父”的巴西主帅卡洛斯率领下,踢得大开大合,尽管三次被对手领先,但是三次实现扳平,“独狼”马科斯上演帽子戏法、技惊四座,风头完全盖过了当时的“国内第一人”郝海东。

完成绝杀的王鹏后来加盟了西安浐灞


若不是王鹏在最后时刻完成绝杀,这场比赛的结果,必定会在三秦儿女们数次的呐喊中,以平局收场。


纵然输掉了比赛,但“西北狼”在这场比赛中展现出来的血性和顽强,足以让自己在那个年代的中国足坛留下深深的烙印。


2003年9月23日下午,古城西安的天空一如既往的晴朗。


本该早早与球员们一同前往陕西省体育场进行踩场训练的陕西国力总经理王珀及常务副总经理叶保增,因为录制陕西广播电视台的《足球三十分》节目耽搁了一会儿才姗姗而来。


就在王珀刚刚走进球场,亲切地与球员、媒体打招呼之际,一场空前的晴天霹雳降临了。

胡建文跪骂王珀


看台上,一位激动的球迷不知为何突然越过栏杆,跳了下来,不待工作人员反应过来,他径直跑到了王珀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王珀,你是个什么东西,看你把国力队搞成什么样了!”


然后他又扑通一下跪在了王珀面前,带着哭腔哀求道,“我求求你,滚出陕西吧!”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在场所有人都张口结舌,有人说,“这个人是不是有神经病?跑球场发什么疯!”有人说,“他好像是个下岗职工,看球的球票都是现场主持人老柯送给他的。”也有人说,“或许这个人有点什么来头吧!要不然也不敢这样放肆。”


据说,这一幕发生后,很多在场的媒体朋友都将目光聚集在了王珀的身上,他们端着摄像机、拿着照相机、开着录音笔……一直在等王珀给大家说点什么。


而王珀则在不紧不慢地与客队(辽宁队)的教练组一一打了招呼后,才来到他们的面前,用一种既担忧、又有点不屑一顾的语气告诉在场的所有人:

这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当面骂我,看来我还成了足球皇帝,都有人跑来给我下跪磕头了。”


至于当时有人问到和他向来不睦的陕西足球“教父”卡洛斯是否会继续留在队中执教时,王珀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他不是神,我一定要将他从神坛上拉下来,还原他的真实面目。过去国力的好成绩不能都算到他的头上。我今天话说到前面,明天要是国力赢不了,我以后就不碰足球了!”


“教父”卡洛斯


最后,王珀还告诉大家,“这点风浪(球迷跪骂)算什么!”


没错,日后每当想起那天下午的场景时,对于所有深爱陕西足球、厌恶王珀、看过那个辉煌年代陕西国力比赛的球迷来说,“这点风浪”真的不算什么!

王珀最终离开了,但陕西国力也没留下


没过多久,大家都知道了这名狂热的球迷名叫“胡建文”,而在建国饭店会议厅内“胡王”当众面谈的故事,则因为年代久远、众说纷纭有了很多版本。


反正如今看来,王珀是好是坏,是成是败,早已有了公论,那支让很多人牵肠挂肚的陕西国力也由于种种纠葛,在众多球迷的眼泪中默默给大家说一声“怀念狼”,之后便不复存在。


至此,中国足球进入职业联赛以来,陕西的第一段足球记忆就这样仓促地画上了句号。


甲A时期已是最后的辉煌,“冲超”的口号再也无法实现了,可是他仍旧留下了“教父”卡洛斯的身影,有对战大连实德时马科斯的帽子戏法,喜欢亲吻门柱的江洪,备受三秦父老爱戴的三秦子弟张延……


2006年新年伊始,期盼足球已久的三秦大地迎来了一则振奋人心的消息,中超劲旅上海中远宣布迁往西安,并更名为“西安浐灞(后更名为:陕西人和)”。

西安国际再次引爆了古城的球市


按理来说,这支取得了当赛季中超第8名成绩的球队,实力要比昔日的陕西国力强很多,理应受到陕西球迷的前所未有的拥戴。


可实际上,因为之前陕西国力留下的伤痛此刻还未被抚平,以及外来球队始终难以在本地扎下根,西安浐灞从一开始就与西安这座古城有点格格不入。


即使为了增加球队的影响力、提高人气,俱乐部耗费重金、前前后后引进过以前国际米兰射手“黑精灵”卡隆、孙继海、曲波、赵旭日等人为首的中外名将,对外号称“中超皇马”,结果也没发生太多改变。


当然,也可以认为是陕西球迷经过陕西国力一役后,成长了,也成熟了,他们希望这支外来的球队可以在这里生根发芽,希望这支球队可以重现陕西国力时期省体育场座无虚席的辉煌。


但他们这一次明显变得理智了,仅仅因为两个字“浐灞”,他们差不多就看到了日后的结局。


以地皮为生,因地皮而来,鼓了腰包一次,浐灞半岛火了一次,可是还想要第二次,哪有这道理?


足球不是金钱交易的工具,更不是摇钱树!它是许多人一生的信仰,终生的追求,永远的寄托。

哪还有来年?


2012年年初,西安浐灞(陕西人和)不出意外地宣布迁往贵阳!


苦了的是球迷,怀念的是球员,那时夜幕下,离开的消息一经发出,不知有多少挚爱足球的三秦儿女联名上书。


有人抗议,有人愤怒,有人泪眼婆娑,只不过挽不回的却是戴老板南下的决定,因为那方水土许诺了她地皮,许诺了她赞助,许诺了她在西安已经得不到却还想得到的东西……

一层栏杆之隔,犹如永别


那一期的《足球之夜》,背景音乐用了Beyond的《情人》:


“是缘是情是童真,还是意外。有泪有罪有付出,还有忍耐……多少春秋风雨改,多少崎岖不变爱,多少唏嘘的你在人海……”


那一期的《足球之夜》,颜强老师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今天舍弃了西安,有一天也会舍弃贵阳。”

陕西那时候的确需要一支球队


那一期的《足球之夜》,太多陕西球迷、足球人士留下了自己的看法,流下了内心的泪水,他们不知如何表达,不知如何发泄,也不知如何挽回,只有默默拭干自己眼角不断涌出的泪花……


正如一句话:


再见,是一种离别,但再见,也是一种重逢!


你可以选择南迁,但带不走的永远是“西北狼”这个不变的称谓!


2016年11月11日,就在数以亿计的电商节又一次来临之际,我恰逢在远赴青木川报道一场马拉松赛事的途中,近10个小时的车程使人昏昏欲睡,但偶然一位同行前辈的呼声,瞬间唤醒了所有人:


“长安竞技6-5赢了,下赛季咱有中乙球队了!明天出个大稿子,好好报道一下这件事!”

新陕足“你若拼尽全力,我必生死相依”


此时此刻,我们知道“西北狼”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作为一名身在陕西的体育记者,足球永远是避不开的话题,而且据我所知,大多数陕西的体育记者都是跑足球出身的,可想而知,在没有足球的日子里,只有这些人最清楚每一天的生活和工作是多么的艰难。


那一刻,我迫不及待地向俱乐部副总陈雷及领队江洪发去贺电,他们几乎说出了一样的内容:


“太残酷了,真的是太残酷了,你是不知道呀!那个时候站在场边上,心脏扑通扑通地直跳,一个赛季的努力就在这一刻了,成了就成了,不成就化为乌有了。”


“能走到这里的球队,其实都做好了打算,赢了就好,输了也没什么说的,因为总有一方要输球,要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

陕西长安竞技正式起航


没错,这就是足球,一个可以让巴乔从职业球员变成忧郁化身的运动,一个可以让贝克汉姆从宠儿变为弃儿的运动,一个可以让克鲁伊夫、内斯肯是、罗本、范佩西永远留下遗憾的运动……


但我们就是喜欢它,爱它,心甘情愿追随它!


加油!长安竞技


2017年4月8日,伴随着“是男人就要踢足球,是爷们儿就要争上游,不认输,不低头”的歌声,新赛季的中乙联赛拉开了大幕。


主席台上,依旧是现场主持人柯老师熟悉的声音,但这一刻听上去却有了些许的不同,是岁月的沉淀,是年代的记忆,更是难以言表的内心情感。


赛场边上,长枪短炮,媒体弟兄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激动、这么兴奋了,尽管这只是一场中乙联赛的开幕式,可是对于西安,乃至于陕西来说,差不多足够了!


那么,若是我们再贪心一点,期待一下来年的中甲,是否能有一支来自陕西的新军呢?


还有半个赛季,“西北狼”加油吧! 


更多精彩视频请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肆客足球App一起嗨皮~



更多阅读

有一种笑,温暖如眼前的伊涅斯塔

拒绝续约之后,唐纳鲁马路在何方?

岁月消弭,他们却不曾老去

我们都心属初恋,可又有多少人能走到那尽头?

他是FM里的超级妖人,如今终入欧洲江湖

肆客足球 微信号
肆客足球 最新文章
肆客足球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