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我要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坐了3年网约车的我,和2000位司机聊过爱恨情仇……

2017-07-05 14:24:42    HOT男人

早啊膀友们,今天又是沮丧的一天,小编从拖稿的噩梦中被惊醒的时候,天色刚刚泛白,喜鹊都没有精神叫床。一如往常,我预约了两小时以后出发的网约车,然后裹着被单准备赶稿。打开电脑前,看了下自己网约车软件里的行程,发现已经走了几千里,花了万把块钱。那么不如,今天来讲讲我约车这些年的故事吧。


(立票为证)


作为一个拖稿狗,小编是一个人格上的十足懒鬼,小时候有十块钱零花都要打车去上学那种人。现在有了网约车,上班更快更舒服,但有一点尴尬,就是要和司机聊天。虽然有时候我也会参与讨论,但大多数时候,都在仔细聆听。白天的司机聊参天的房价,但天色一暗,司机师傅们的话风就会转向自己惨淡的求职经历以及苦涩的人生,这都是在论的。



我是从三年前的一个大雨夜开始坐网约车上下班的。那天小编加班到9点多,冷战半个多月的前男友发微信摊牌,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关灯下楼,在世贸天阶的天幕下坐上了一辆网约车,准备去天通苑撕逼。大雨前夕,空气开始变冷,司机师傅把车开上高速,窗边的风越来越大,我肆无忌惮地流出眼泪。


“哎,姑娘,我能抽根烟吗?”

“嗯。”


司机点上一根红梅,叼在嘴里,然后又递给了我一支。


“心里难过就抽根烟,别哭了,对眼睛不好。”我这才知道他早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我的丧脸。


“刚下班吧?你说你们这一天天也挺辛苦的,干啥还给自己找罪受呢……吃饭了吗?要不咱们先去吃饭吧,我也怪饿的……”在我一言不发的情况下,这位好心的郑东升师傅硬是带了一路节奏。“一定要去找他吗?前面就到了,这样吧,你要是完事儿了的话给我打电话,我送你回家。”



那天后来发生的事我几乎忘干净了,只记得到如今还有一种——不如去跟郑师傅吃饭的感觉。之后没过多久,我在下班后平地摔了个大马趴,摔到韧带断裂,就再没有坐过公共交通,到如今算来,形形色色的司机师傅,也见了2000来号了。但有几位,我不打算轻易忘记。

1

拆迁户的拆后生活

上周下班,打到一辆沃尔沃。

司机师傅看了眼目的地,问:“你家住那里是吗?”

“是啊。”

“我们可是老邻居啊。不过我十五年前就拆迁了。哎,那个时候拆迁补偿款还少呢,只分了我两套天通苑的房子。面积也小,一套才90平米,哪儿像现在。”

“那您现在住在天通苑吗?”

“没,我在天坛还有房子。天通苑的两套都租出去了。嗨,凑合过呗。”

刘长利师傅,你还想咋的……大家可以自行搜索下天通苑房价……


2

离婚会使我蒙羞

那天遇到个女司机,上来第一句就是:“姑娘,你多大了啊?”“你以后结婚一定得擦亮眼睛,婚前就得把这男的拿住了,我跟你说我老公简直要把我气死了……”“你说那又能咋样啊,只能忍着,不离婚,我们老家,如果父母离婚了,儿子都不好找对象,我要是离了婚再耽误了儿子的终身大事,那我还不如死了……”一路上,尹秀梅大姐迷路3次,急刹车5次以上,可我还是给了五星好评……


3

一次只撩一个人

那天早上,我快迟到了。

司机师傅打来电话:“美女,请问你几个人乘车?”

“就我一个。”

“好的,我马上到。”一辆minicooper徐徐驶来。

二环堵成停车场,赵晨师傅发大招,穿胡同越小巷,18分钟就把我送到了目的地。不但活好嘴也甜,一路夸人,“颜值高、会说话、有才华又年轻。”

等最后一个红灯的时候,他说:“我家还有一辆suv,但我总用这辆车拉客,客人太多不好说话,所以suv我都让媳妇开。”

等我下了车上了楼,看到微信的好友验证——“美女,交个朋友吧。”

呵呵,炮亦有道,我关掉了手机屏幕。


4

去美国开车的老司机

那年中国还没有嘻哈,也没有freestyle,老三,我朋友的朋友,一个地下摇滚乐手,在亲手砸碎了贝斯之后,动用了自己的浑身解数搞到了一张美利坚的工作签证。“哥们儿在LA给他租了间房,他就住在那里,刚开始什么都不干,后来开始开车”“丫有一次high大了和客人打起来了,真TM虎哈哈哈……”“他现在吧就是有点神神叨叨,但我要是有辙我也去找他。”

我说:“大麻也是毒品,也会对身体有影响。”

他抱着肩膀颤抖着说:“根本没事儿,不懂别乱说。”

 

5

一次能撩很多人

有一次,和几个好朋友出去玩,打到了一辆路虎。

朋友A:“我们一会儿去哪家?”

司机师傅:“随便挑,长得好看的人吃什么都不会胖。”

朋友B:“最近就胖了好几斤呢!”

司机师傅:“没关系,十八九岁有的是时间减肥。”

朋友C:“我们都25了……”

司机师傅:“像你们这么好看的女孩,四十岁也有人追啊!”

陈坚师傅,单身,嘴甜。就是有点不要脸。


6

不行就改行呗

去年,《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开始实施,《办法》中,很多大中型城市都要求网约车司机有本地户口和本地牌照,这对于北上广的大部分司机师傅来说,是相当困难的。“那能怎么办?现在公司倒是没有和我谈过。如果以后干不了了就改行呗,反正网约车是越来越难开了。钱越来越少,工作时间越来越长。”于海鹏师傅无奈地笑笑,向窗外看了一眼“反正让不让开,都买不起这里的一套房。”


7

你实在是太苦逼了

去年夏天,凌晨一点,我从写字楼走出来,坐上了一辆黑色的雪铁龙。(求别问我为什么总加班)

师傅看了看我:“这么晚才下班,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新媒体。”

“新媒体就不是女孩该干的活!干到这个点儿,月薪多少?”

“XXX”

“我一个月上五天班,跟你差不多。”

“……您干什么的,还招人吗?”

“我大学是会计专业的,但是上班找了个进口红酒鉴定机构,考了证,我们公司是亚洲仅有的几家有资质鉴定的机构之一,弹性工作制,有需要就会叫我去,一个月也去不了几天。我无聊了就出来开个网约车逛逛,赚点零钱。”

“……您真幸福”

“赶紧辞职吧,看你的这脸色。”

他叫王冠,是个品酒师。



日前,关于网约车的运营规则正在细化收紧,司机师傅的红利时代已经结束。越来越多的网约车司机有了改行,或者逃离北上广的想法。


日后,或许一切都会变得智能化。谷歌公司宣布研发无人驾驶汽车,也许不久以后,一些公共交通从业者会被人工智能替代。那么在未来,谁还会在网约车上讲故事呢?又有谁,在听这些故事呢?



*所有司机师傅姓名均为化名



下面插播一条XX:这支钢笔很好用,阻尼感适中,性价比超高。


约合作请联系: hotmen@yoka.com

你和司机师傅聊过天吗?聊的啥?


HOT男人 微信号
HOT男人 最新文章
HOT男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