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我要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这466个失传的古老颜色,千年后,在他手里重现浪漫

2017-07-05 16:42:35    良仓



在京都的伏见区,藏着一家名为「吉冈染司」的布染工坊,从江户时代起,经营至今。


这家作坊现在的主人,是吉冈工坊的第5代传人吉冈幸雄,从1988年继承工坊开始,近30年来,他用在日本几近失传的草木染艺,再现了早已失传的466个日本传统颜色。



▲ 466个传统色的一部分


「草木染」,是以花草木植为原料进行的天然布染,经中国传至日本,在那个浪漫与古典并行的平安时代走向繁荣。用自然之物造就的染艺,因地制宜,在当时的职人手中诞生出专属于日本的色彩,正如华夏优美的植物称谓,当时的日本人也将颜色做了精致而诗意的划分。


朱华、瓶覗、缥色、秘色、绀……这些从平安时代走出来的典雅绮丽,千年之后再次从吉冈幸雄的手中浪漫地再现出来。


▲ 工坊中的作业

遍及日本,流传自平安时代的印染物几近绝迹。


从继承家业的那一年开始,吉冈几乎翻遍了那些源自奈良和平安时代的各种文学作品。他发现,纪录了当时法律和宫中祭祀的古籍《延喜式》,就完整地记述了当时区分阶级的36种颜色,并带有印染的材料和制法。吉冈对传统颜色的探究,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 源自飞鸟时代的等级颜色划分,以「紫」为尊


吉冈的父亲,一辈子都在研究日本古老的色彩,「帝王紫」的贝紫染就是父亲第一个发现的。贝紫,提炼于贝的腮下腺,用它作原料染出的紫色,高贵中透着庄肃,这样的深紫曾是皇室的专有色彩。


▲ 蒂王紫


毕业于早稻田第一文学部的吉冈曾经想做一名记者,就在他年过而立不久,本该继承家业的弟弟却突然离家出走,吉冈就是这么被叫回去的。即便如此,吉冈本想着只要有父亲的指导,怎么也能慢慢对染艺熟悉起来,却不曾想,就在自己被叫回去还不到一年,父亲就与世长辞。


▲ 接受采访时的吉冈幸雄



「当时真觉得走不下去了」

吉冈用一种略带玩笑的语气说起当年。

「不过,也算是受神明眷顾」



吉冈这里的眷顾,指的是从他继承家业起,就一直守护和支持他的印染师福田传士,这个从16岁起就跟随着吉冈的父亲学习印染技法的福田,是工坊里技艺最为精湛的印染师。吉冈和他亲如一家,连称呼都是「传酱」「福音书桑」这样搞笑又亲切的叫法。


▲ 正在进行印染的福田传士


决定用「草木染」进行印染作业的,是吉冈继承染司的同时所决定的。直到江户是到末期,草木染都一直是日本印染的主流。在进入明治以后,象征了西洋先进文明的化学印染开始占据主流,草木染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渐渐失传。


用「草木染」制法,费时费事费力,但对于吉冈来说,草木染是与大自然的维系,用自然之物造就的颜色才是色彩本来持有的样子,或绚丽或淡雅,全都是自然的反映。


用古老的技法还原古老的颜色,这是吉冈一开始就确定的想法,而将这个想法变为现实的,正是福田本人。


▲ 草木染的娟物


吉冈根据《延喜式》的记载,还原了最早的紫色制法,材料是一种名为紫根的植物,产地来自现在的大分县。就在当年,吉冈亲至大分遍访当地的农夫,并委托了其中一人种植紫根。



将收获的紫根进行干燥,然后用杵臼将其捣碎,使其中色素更易渗出,之后装进纱布袋中,放入40~50度的水中用手进行两个半小时的揉搓,将色素完全释放,温度过高过低,最后都无法印染出典雅的紫色。


▲ 被捣碎的紫根


▲ 经过两个半小时的如此揉搓


不仅仅是《延喜式》,在反复研习了平安时代的文学著作之后,吉冈将《源氏物语》中提及的80多种颜色,全都还原了出来,那些或高雅或娇俏,或贤惠或任性的女子,以及其中风流倜傥的少年郎们的衣着色调,都在吉冈的手中得以真实的展现。



其中备受少女们喜爱的茜素红,吉冈发现,其来源于红花,虽然绽放的时候是黄色。由于年代久远,现在种植该花的人所剩无几,如今只在山形和三重县的伊贺寻得,且为了保证印染出的色泽光鲜,吉冈同时会利用晚秋之后回收的稻秆,将其燃烧成灰,又将灰治愈水中,与红花瓣一起融合。



这不仅仅是制衣的染料,也是每年1月到2月20日在奈良东大寺修二会中,所需用到的和纸颜色,同样的印染工艺,也体现在和纸上。



为了保证足够的量和最上乘的颜色,每次的制作都需要60千克以上的红花原料,但两个产地加起来,也只能收获15千克的产量,并且每年所造的色素也越来越淡,即便是利用福田精湛的技术也难以获得。在产量不足的情况下,吉冈足至中国探寻,现在每年供给吉冈的红花量,超过一半都来自中国四川。



与和纸差不多一起进行的,还有为每年都会举行的药师寺玄奘三藏大祭准备所需的经幡和伎乐衣装进行的印染,这原本早已失传的印染技术,在吉冈这里再一次得到重现。


虽然在寺庙中还留有曾经的印染衣物,但随着岁月的流逝,颜色早已不复当年,即便有着相关的注解,现在的气候条件也无法与当时对比,而这样传统的印染需要配合着自然的气温、湿度、水质等,再微小的差异也会显现在颜色上。


在这一点上,吉冈与福田不知实验了何几。


「伎乐衣装」的一部分


现在的吉冈,依然在遍寻典集,不断探索着失传的颜色和印染技法。


「这些源自古老的草木染艺,都是在将自然所孕育的花草树木中,蕴含的美和色彩释放出来,使之呈现于娟丝、棉麻、和纸等实物之上。」


初春的红花,初夏的贝紫染,盛夏的蓝,初秋的金黄,还有冬季的红花与菊黄,顺应自然而行的他,每年都会跟着季节的脚步走遍日本的森林与田野,在发掘传统色彩的道路上,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 菊池宽赏 受赏纪念展「日本之色 千年彩展」

▲ 成田机场到达处的外景橱窗展  


▲ COMME CA STAGE 银座店  橱窗及店内摆设均出自吉冈染司


除了染司,吉冈还经营着自己的美术出版社,从日本传统的色彩搭配,到《源氏物语》中的色彩解析,还有顺四季寻遍色彩的自然巡礼,他把自己所有关于颜色的探寻都写进了书里。



在art-true为他制作的纪录片里,记者问吉冈最喜欢什么颜色,吉冈说,紫色。回答的口吻中充满郑重。


而这部纪录片的名字,正是「紫」


▶ 纪录片「紫」 预告片 2‘21‘’


在吉冈手中,颜色宛如咒语。


因为他,那些来自古老日本的传统颜色,才能穿越千年,再次将曾经古典而精致的色彩展现于世人眼前。




感谢今日作者

知 日

ID:zhi_japan





良品推荐






良仓 微信号
良仓 最新文章
良仓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