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我要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79年前“国军”炸开花园口大堤竟是为了阻止亡国?荒谬!

2017-07-06 20:00:56    瞭望智库


近日,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如何评价文章《无可奈何的选择:79年前国军炸开黄河大堤》?”


文章的主要观点是:79年前,“国军”炸开了黄河大堤虽然导致八十九万人丧生,但这实属无奈。因为如果不掘开黄河大堤,中国就会亡国,所以就军事上来说,炸大堤是成功的。


但这个论断是对的吗?让知乎作者@刘梦龙用一篇文来告诉你。


文 | 刘梦龙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共青团中央”(ID:gqtzy2014摘编自知乎,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总有些人的道德观是与众不同的,花园口决堤是和长沙文夕大火、重庆防空洞并列的抗战三大惨案其中以前两者最为触目惊心。


花园口决堤糟糕到什么程度,糟糕到国民政府竟不敢承认,长期指责是日军轰炸所为1938年8月黄河水利委员会电全国赈济委员会,即称:“赵口被敌爆炸决口”。


事实上,早在1935年,受聘于中国政府的德国军事顾问团总顾问法肯豪森,关于抗日的战略和策略问题向蒋介石提出的建议中,就有利用江河阻敌的论点。保存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这份建议书中文译稿上,有蒋介石对于“最后的战线为黄河,宜做有计划之人工泛滥,以增厚其防御力”一段的五字眉批:“最后的抵抗线”。1936年7月,法肯豪森第二次提出了决黄河以阻敌的建议。两年后,最终蒋介石下令。


▲花园口决堤后的惨状


1938年6月22日《申报》1版《办黄灾急振》记载:


此次黄河大堤,在赵口、杨桥、花园口一带被炸溃,洪流越陇海路而南,沿贾鲁河入皖,将与淮水合流。


豫南首当其冲,中牟、开封、陈留、通许、尉氏、扶沟、鄢陵、 太康、西华、淮阳十县,皆成泽国,灾情惨重。


黄河北岸之卫河、广济河,亦续被敌军炸决堤防,孟县、沁阳一带,复罹水灾。豫省连年水旱频仍,继以战祸,现又加以空前水灾 ,截至目前,难民已达四五百万人。


▲“黄泛区”难民


混浊的河水向东南方向迅猛推进,在黄淮平原随性肆虐,最终形成了跨越豫皖苏3省44个县的“黄泛区”。当时直接淹死和饿死的群众多达八十九万人,造成了历史上人为的一次大灾难。


主持黄河决堤的“国军”三十九军参谋处长黄铎五陪同赈济专使李世军视察花园口并于抢堵工程师合影留念,真不知当事人情何以堪。


国民政府都不敢背的锅,不想后世竟有人不以为过反以为功,因此丧生的八十九万冤魂不知当做如何观,直接受害流离挨饿的一千二百万民众当做如何想。难道不是因为国军打得如此糟糕,才吓得他们自己掘开了黄河大堤吗?难道这还变成功劳吗?


为花园口翻案的这位萨沙老师当然不是第一人,这种“以水代兵”的说法也通行了不少年。不过这位萨沙长期致力于篡改抗战史,他这次刊出的《无可奈何的选择:79年前国军炸开黄河大堤》也是漏洞百出。



1

“千古一笑柄”的兰封会战失利是因日军的毁灭性火力?



 

萨沙对兰封会战的描述足以让国军自己也为之汗颜。作为兰封会战的主帅,薛岳是这样电报蒋介石的:


查二十七军军长桂永清贪生怕死,临阵畏缩,拒不执行守城命令,致兰封城不战而陷日酋土肥原之手,扰乱我一战区整个计划。此种卑劣之表现如不惩戒,必扰前线将士之军心,于抗战大局贻害甚大。望军委会酌查。职薛岳叩。正午。


薛岳在兰封一线先后调集了李汉魂的“国军”六十四军、俞济时的“国军”七十四军、商震的“国军”三十二军、宋希濂的“国军”七十一军,还有胡宗南增援的“国军”第十七集团军。蒋介石更把嫡系中央军二十七军,第八军交给薛岳,使薛岳手握逾十万大军,围攻土肥原贤二冒进的两万多人。


▲薛岳


兰封会战的失利被蒋介石自称为“千古一笑柄”。为了给兰封会战是失败找借口,有些人可谓费尽心思。比如,强调日军的火力优势到了罔顾事实的地步。


以“国军”第一军所辖火力最强的野战重炮兵第二旅团为例,固然徐州会战第一阶段伴随“国军”第十四师团行动,但在兰封战役开始时,所部野战重炮兵第五联队和掩护的酒井支队一起行动,此时在民权县,野炮六联队虽然从濮阳南下,因为运输不便,此时在曹州,就连伴随“国军”十四师团的野炮二十联队也缺编一个第三大队。


显然,萨沙先生玩了个并不精巧的文字游戏,用参战的日军炮兵部队编制中总共应有的火炮数量替代了实际到场赶上了战斗的日军火炮数量。实际上正是由于“国军”第十四师团突击速度太快,导致迟缓的重型火炮单位无法跟上,才形成了兰封会战的战机。


至于所谓毁灭性的火力,且不说按照这个逻辑,将“国军”重兵集结于徐州挨炸的蒋先生自己简直就是日本奸细,我们就来看看1951年6月的铁原阻击战好了。


傅崇碧率领的中国人民志愿军63军在同样无险可守的铁原不到25公里宽的正面上,阻挡了拥有1300多门火炮,190辆坦克的近5万武装到牙齿的绝对优势之敌整整十三天。


即使不计算额外加强配属的炮兵部队,美军步兵师仅编制内就有3个105榴弹炮营(36门)和1个155榴弹炮营(12门),相比之下专设的日军野战重炮兵联队也不过16门二战前水平的150炮(大正七年式150毫米重加农炮)而已,难道傅崇碧率领的都是不死身的天兵天将吗?


兰封会战的失利正是因为最嫡系的“国军”第二十七军,“国军”第八军先后擅自放弃了兰封、归德,使土肥原所部能得以两次突破包围圈,导致围攻部队腹背受敌。事后舆论一片哗然,连蒋介石都不得不将桂永清,黄杰先后撤职查办。


如果一定要问的话,国军到底能不能围歼在兰封的十四师团?可能是做不到的。但是这不是因为日军有多强大,而是国军围攻部队来自不同派系,主将薛岳虽然善战也仅是粤系出身,围歼战需要高度协调,统一指挥,这是国军最难以做到的。


如果我们再对比台儿庄大捷,发挥关键性作用的,主将桂系李宗仁指挥有方,川军王铭章部以弱势死守滕县,西北军孙连仲部浴血台儿庄寸土不让,恰恰是因为抗战导致的空前的爱国热情才能让这些地方军阀不惜实力舍生忘死。


反而是中央军所部,实力最强的汤恩伯部需要李宗仁点请蒋介石才能指挥,促成了台儿庄最后的胜利。而薛岳面临的战况比李宗仁更复杂,资历比李宗仁更浅,协调上是必然要出问题的。


2

不决黄河大堤中国就会亡国吗?



 

不决黄河大堤中国就会亡国吗?某些人信誓旦旦地说可以问一下任何一个研究者,然而恰恰这个问题是连国民政府都不敢面对的。


因为众所周知,国军掘开花园口是6月12日,而在6月11日,日军在结束兰封会战后根据6月6日颁布的华北方面军甲334号作战命令已经停止追击,进行休整和战线稳固。第二军下辖的混成第三、第十三旅团更在6月15日返回东北。


战争不是在地图上划线,或者在游戏中点鼠标,一场战役的策划需要时间,后勤的准备也需要时间,日军并不能无限追击,始终也是根据预定战役计划来组织行动的。


然,日军确实有沿京汉线依托淮河进攻武汉的计划,这个计划终究因为“黄泛区”的出现改为由长江而上,这一点来说不能说“黄泛区”就没有军事上的意义。


但如果没有“黄泛区”,就一定会输掉武汉会战,中国就一定会亡国吗?这个问题就荒谬了,荒谬到日本人都不会同意,或者说大概只有旧日本陆军会这么想,能通过武汉会战的胜利结束侵华战争。


无论淞沪、徐州,“国军”都体现了不能在正面战胜日军大兵团的问题,甚至常常连日军联队一级兵力都难以吃掉。但为什么日军始终没有实现战略决战,从而结束侵华战争,实现所谓三个月结束中国事变的豪言呢?没有别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日军有限的兵力始终受限于中国近乎无限的战略纵深。


表现在军事上,就是“国军”始终转进如风,无论淞沪后期的大溃败,还是徐州会战六十万人跳出包围圈,日军有限的兵力终究追不上中国人的脚步。两只同样不过骡马化的部队在中国如此糟糕的路网条线下,一主一客,客军居然还想包围主军,这是不现实的。缺少重装备的“国军”逃跑的速度更不是勉强达到一战水平的日军能比的。


而在战略上,根据中西功的回忆,满铁曾经专门在上海为日军军官举办过讲座。根据满铁的研究,中国由于经济发展的落后,并没有形成一个必不可少的经济中心,中国经济的重心始终散乱分布在农村,但日军有限的兵力是绝对做不到对中国广大农村的有效控制的。这就像把豆面洒在水里一样。可笑的是台下的日本军官积极举手。


▲中西功


3

到底应该攻占中国哪座城市呢?



 

中西功只能摇头。日后日军对这个问题的应对无外乎是扶植各路伪政权,然而最大的伪政权汪伪权令尚不能出苏浙,无论是进攻国军,还是镇压新四军,都只能说无能为力,自保尚难以为继,何论为日军分忧。


当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的时候,无论日本还是国民政府实际上都远远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这时候唯一有明确抗战纲领,并很快提出行之有效战争策略付诸实施的恐怕只有在陕西的中国共产党。从七七事变开始,日本内部就始终保持着攻下中国的抵抗中心,以战促和,打一场有限战争的主意。甚至到1938年2月,日本的战略方针还是维持现有战区,不再扩展新的战区,也就是所谓的不扩大方针。


而有意思的是,“国军”虽然意识到了自身战斗力的脆弱,也倾向于以战促和,这直接导致了对于双方都堪称一场豪赌的淞沪会战,而目的是为了所谓的引起国际关注。在这个问题上,“国军”和日军堪称一对“没头脑”和“不高兴”,只不过中国的现实状况逼迫双方不得不走上中国共产党人预言的那条道路,无论他们高不高兴。



即使“国军”政府失去了武汉会战,事实上武汉会战也没有打成战略决战。国民政府既没有保住大武汉,抵抗的时间也远不如预期,最多就是为掩护物资转移赢得了一部分时间。


同样日军占领了武汉后终于如毛泽东预言的那样达到了一个战略顶点。之后的日军还是可以轻易地击败任何一支“国军”——事实是,即使到了1944年,他们依然证明了自己有能力攻下“国军”驻守的任何一座大城市。


但日军确实扩展到了自己后勤所能维持的攻击极限。


1941年4月21日,日军占领福建省会福州,到了9月3日就不得不放弃,从武汉会战开始,这种情形并不少见。有限的日军每年例行的对可能形成威胁的中国军队野战力量进行扫荡,但很快放弃占领的城市,“国军”进而尾随收复,宣告大捷。


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国,日本终究不能从中国战场上得到他需要的外汇,需要的现代化工业产品,这就注定了他需要走向对外扩张,直接与英美列强爆发冲突的道路。而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发展,日本的战败也是不可避免的。



库叔福利


库叔的赠书活动一直都在!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为库叔提供40本“中国共产党三部曲”(《大道之行》《信仰人民》《不忘初心》)赠予热心读者。这是一套累计发行超60万册的图书,这是一套直面问题和挑战的图书。


每天都送,请大家在文章下评论,点赞最高者(数量超过三十),库叔会在评论区回复并通知得奖。当然,评论的质量库叔会进行把控的。想和库叔聊天请添加库叔微信号(lwzkkushu),合作请联系微信(18514203851)。


学术合作联系人:聂智洋(微信号:i87062760),添加时请注明:姓名+职称+单位



瞭望智库 微信号
瞭望智库 最新文章
瞭望智库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