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我要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李晨:活得像个“老年人”| 新京报专访

2017-07-07 16:32:28    新京报Fun娱乐


采写:新京报刘玮

新媒体编辑:田偲妮

本文图片除单独署名外均来自网络


李晨团队供图


由李晨主演的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以下简称《军师联盟》)正在江苏、安徽卫视以及优酷热播,当年《十七岁不哭》中青春单纯的“简宁”蜕变成了如今腹黑又阴郁、霸气又隐忍的曹丕。不久前,在剧中扮演曹操的于和伟在微博晒出了一张与李晨的“父子撞眉照”,并调侃称“谁说子桓不是孤的亲儿子?”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被问及“眉毛”的话题,李晨立刻掏出手机,“你看看,现在大家都在问我这事儿,之前小沈阳特意给我发微信说,‘晨儿,你这眉毛是咋整的’。”



虽然近两年大家提到李晨,最先想到的都是他在综艺节目中的形象,但作为童星出道、少年成名的他,早在20年前就已经是一代人的“青春偶像”、红遍全国,经历过演艺生涯的起起伏伏,他曾经放弃过,改行卖衣服、开酒吧,但最后他发现,只有“在戏里撒欢打滚、哭闹喊急”才能体会到最大的快乐。


新京报专访李晨,聊吴秀波、戏路,还有冰冰。


———我是高能问答分割线———



范冰冰

我和她相比就是个“老年人”


俩人上《天天向上》


新京报:在你的导演处女作《空天猎》中,范冰冰担任了主演。从导演的角度来讲,你如何评判她?

李晨:从初次接触到现在,她在我眼中一直是个敬业的演员,有时候我都拍不动了,她还在给我打气。


新京报:此前范冰冰接受采访时曾说,你们在生活中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李晨:是的,我早晨起来睁眼第一件事,摸手机,看一下晚上有谁找我,没有就切到社会新闻,五分钟以后翻完,起来,洗脸刷牙,像老人一样。她每天早晨起来就是躺在床上“吸猫”,这是个新词儿,就是把猫抓过来一通闻,她早上就干这个。


新京报:你不喜欢吗?

李晨:我早晨只“吸手机”。


他们家的猫


新京报:自从在一起后,屡次被传婚事,你俩就没有商量过这件事吗?

李晨:主要就是我们两个都太忙了,暂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事还是要和家里人商量,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很多事不是一拍脑袋,真的需要计划一下。我曾经说过,向往的是——一屋、二人、三餐、四季的生活,未来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吴秀波

他是个比我还较真儿的人


新京报:吴秀波在《军师联盟》开播发布会上给你鞠了个躬,这是为什么?

李晨:说来我都惭愧死了,因为吴秀波老师是一个特别照顾身边人感受的人。我们之前都听别人说到过彼此,但始终没合作过。波哥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筹备自己的项目,我说让波哥等我三天,先把手头的事放一放再给他回复,波哥回我说:“没问题,你什么时候来我们什么时候拍(曹丕的戏份)。”



新京报:除了是主演,这一次吴秀波还担任了监制。你也担任过监制工作有受到什么启发吗?

李晨: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对细节较真儿的人,但当我看见波哥在现场指导的时候,突然发现竟然还有比我更较劲的人。他在不断推敲、琢磨,指导我们该怎样去表现。




戏路

说不定以后演个“金刚芭比”


新京报:作为理工男,你是不是很喜欢军事题材?就像你执导的新片,讲的就是空军的故事。

李晨:这可能只是人生中的一个阶段,万一将来改改戏路也说不定。像演个《失恋33天》中那种抹点唇膏之类的(指剧中角色王小贱)也不是没有可能。


新京报:你的身材这么好,能演这类角色吗?

李晨:那多好啊,金刚芭比。



———我是李晨那些年分割线———



做童星是意外


第一笔报酬换了台游戏机


李晨算得上是绝对的“童星”。1989年,电视剧《焦作风暴》剧组到其所在的学校选小演员,可爱机灵的李晨一眼就被剧组看中。



回忆起当年的经历,李晨觉得实在是太偶然了,那天早上他正在操场上做广播体操,发现主席台上除了领操的同学外,还多了很多叔叔阿姨。做完操,他就听到操场大喇叭里不停地喊着他爸爸的名字,当时他吓坏了,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我基本就是捏着衣服下摆、蹭着墙角挪到校长办公室的。”结果一去才知道,剧组选中了他当小演员,工作人员在查看他的档案时,误把他爸爸的名字当做是他的名字念了出来。

    

于是,李晨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角色,在《焦作风暴》中饰演一个送鸡毛信的小孩。同一年,他还接演了另一部电影,在《赖宁的朋友们》中扮演赖宁的同学。两部戏加起来的片酬有1000块,李晨的爸爸转身就去王府井给他买了台游戏机。

    

李晨说,虽然小时候对拍电影没有概念,但也不觉得紧张,拍《赖宁的朋友们》的时候去了四川、《焦作风暴》则去了河南,可以在拍电影的时候到处去玩,他觉得挺好。


全民偶像时不到20岁


却遭遇瓶颈期改行卖衣服


李晨从小就喜欢极限运动,汽车、摩托车、单板滑雪,凡是和速度有关的运动,他都喜欢。如果不是从小有拍影视剧的经历,他很可能会成为一名摩托车选手。十几岁开始玩摩托车,后来是玩汽车,总受伤、缝针,“我都不告诉家人,直到夏天穿短裤,我妈看见我腿上的大疤才知道我受过伤。后来我妈坚决不让我再玩赛车了。”因为家人的反对,他放弃了摩托车手的梦想,去了吕丽萍的群星艺术学校学表演。

    

而让他真正成为“全民偶像”的,则是1998年开播的电视剧《十七岁不哭》。



出演该剧时,李晨还不到20岁。剧中阳光、帅气的简宁,在当年那些年轻观众中的影响力一点不输如今的“小鲜肉”。那个时候还没有进入互联网时代,粉丝只能依靠写信的方式,表达对偶像的喜欢,“四个装满了信件的麻袋,全都是影迷的来信。”因为没有时间一一回复,李晨的妈妈就帮他回信,以至于李妈妈还因此结交了不少笔友。

    

此后,李晨接连出演了电影《花季·雨季》中的王笑天、《秦颂》中的琴童等角色,但都无法超越“简宁”。


《花季雨季》


少年成名成了一件可怕的事,继续演下去,只能演别人的弟弟、儿子,成人的角色又演不了。


李晨经历了人生中最尴尬的时期,他在王府井开过时装店,专卖韩国精品服饰,采用了当时流行的“会员制”,自己设计贵宾卡,但店铺撑了半年就关张了;他和朋友合伙开酒吧,有专业的DJ打碟,还有小舞池,一年后,酒吧因为拆迁夭折了。


尝试过的生意都以失败告终,他意识到,只有通过演戏,才能找回自我。“在戏中我可以撒欢打滚、哭闹喊急,能给别人带来快乐,还能让自己吃饱饭,多好的事。”



再演戏是吕丽萍推荐


难忘《士兵突击》战友情


沉寂了一段时间后,2002年,吕丽萍推荐李晨出演电视剧《十三格格》中的男一号七贝勒。那个时候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拍戏了,以至于看到摄像机都会感觉陌生和紧张。



为了让自己度过这段心理紧张期,他每天拿纸默写自己的台词,找状态。剧中,七贝勒武功高强,没有武术根基的李晨有空就去找剧组的武生,希望他们能多教自己几招。李晨说,自己是个身体柔韧性很差的人,拍戏间隙就找地方压腿,或者拿剑比划。


随后,《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三部作品让李晨重新找到方向,也确立了自己的风格,他习惯把这三部电视剧看作一个整体。


《生死线》


而谈及收获,他说“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一批好哥们儿”,“我们在云南拍戏时住在部队里,挺偏的,每次出去吃个饭一走就是两三公里,我们20多个人一边聊天一边走,到了小饭店,进门先拍500块钱在桌子上,多退少补,然后就开吃。回去的路上,拿手机放个小音乐,伴着星星月亮,再一路聊回去。”在云南部队里,所有的演员都是五个人住一个房间,大家在公共澡堂洗澡,真的建立了“战友情”。


《士兵突击》里的吴哲也是现在许多人谈起李晨时,除简宁外的又一个经典角色


也正是因为《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和编剧兰晓龙的合作,在电视剧《生死线》筹备之初,李晨成了最早被确认角色的演员之一。再之后,他又相继出演了电影《唐山大地震》《奋斗》,电视剧《草帽警察》《武媚娘传奇》《春江英雄之秀才遇到兵》《好家伙》等。


《武媚娘传奇》


《好家伙》


《奋斗》




另一种身份


监制


演员身份之外,李晨还担任了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好家伙》《到爱的距离》的监制。做幕后,也让他遭遇了此前从未遇到过的难题,那就是——如何能让一部电视剧顺利播出。

    

《好家伙》曾经被认为是业内最难懂的剧目,人物派系繁杂,很多演员在拍摄过程中都不能理解其中的深意。在该剧制作完成后,李晨拿着片子四处游说,但因为其“实验性”经历了各种碰壁。他曾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对于市场的判断出现了问题。去年,尘封四年的《好家伙》得以播出,这对他来说“如鲠在喉”。他曾在微博上说,“如果一部诚意之作最终无法与观众见面,那我就解甲归田”。

    

最终,该剧不仅收获了好口碑,还拿下了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中国电视剧大奖。做幕后上瘾的李晨,如今又做起了导演,执导的处女作电影《空天猎》正是他最喜欢的空军题材。


《空天猎》



另一种身份


健身狂人


说到李晨不得不提的话题就是健身。在他看来,健身是一种心态、一种事业。他喜欢跑步,即便是平时工作再忙,也会在活动开始前的两三个小时去健身房跑步、蒸个桑拿,然后再去出席活动,“这样整个人看起来比较清爽。”

    

虽然一直在坚持健身,但李晨坦言,一旦不注意饮食,还是会发胖。在拍摄《军师联盟》期间,因为正好赶上刚刚过完春节,“酒池肉林下来我变成了‘胖鱼头’。”为此,他也经历了一番痛苦的瘦身过程。而当被问到范冰冰出席戛纳电影节时如何从“范小胖”变成了“范瘦瘦”,李晨说:“我健身的时候她也会跟着去,去了也不能光待着,所以就跑跑步、游游泳。”






输入以下关键词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华晨宇丨周笔畅丨吴亦凡丨杨幂丨邓超丨蔡康永蒋欣丨陈妍希丨胡霍cp丨张天爱丨许魏洲丨满江黄景瑜丨孙红雷丨黄轩丨白敬亭丨宋 茜丨吴奇隆丨TFboys丨李宇春丨刘诗诗丨袁姗姗丨俞飞鸿丨易烊千玺丨金晨丨唐嫣丨江疏影 丨钟汉良丨SNH48丨吴优丨彭于晏丨井柏然丨陈伟霆丨冯绍峰丨朱茵丨刘烨丨杨洋丨赵雅芝丨张一山丨大张伟丨范伟丨罗晋丨 Angelababy丨马思纯丨陈学冬丨徐璐丨赵丽颖丨王鸥丨舒畅丨李荣浩丨张艺兴丨关晓彤



本文为新京报Fun娱乐(ID:yuleyidian)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新京报Fun娱乐 微信号
新京报Fun娱乐 最新文章
新京报Fun娱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