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我要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印度如何看待1962年惨败?答案可能出乎很多人意料

2017-07-10 22:22:34    瞭望智库

 


中印边境“对峙”持续一个月,双方在实地和外交层面的隔空对战不断升级。对于印度防长那句“印度早已不是1962年的印度”,外交部的回应则是“没错,2017年的中国也不是1962年的中国了”。


对大部分国人来说,无论是调侃式的“三哥”,还是经常出现在网上的“摩托叠罗汉”、“悬挂坐火车”,都是邻邦印度的模糊形象。为什么印度人如此在意1962这个年份?他们又是如何看待那场印度的惨败的?曾在印度居住多年笔者今天给你讲讲这其中的故事。


文 | 恒河沙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侠客岛”(ID:xiake_island),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962年到现在已过55年了。但印度人仍生活在那一年的阴影中,没有走出来。


1962年10月,中印战争爆发,印度惨败,这一年从此成为印度人心底永远难以解开的心结。印度喜马偕尔邦下达兰萨拉有一座战争纪念园,园中央竖立着几块黑色大理石碑,上面镌刻着印度独立以来历次战争中阵亡军人的名单,中印战争的名单最长。



对于中国人而言,中印战争可能只是一场普通的边界战争,它没有朝鲜战争惨烈,也没有中越冲突持续的时间长,以至于不少年轻人甚至都不知道它。可它在印度人心中却是刻骨铭心,永远难以释怀。



1

跌落




中印战争打碎了印度的大国迷梦,使得印度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至今都没有缓过来。提到中国,印度人首先想到的可能并不是玄奘、柯棣华之类让人温暖的符号,而是1962年的那场战争。


中印战争后,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败,印度舆论和精英一股脑地将责任推到了中国的头上,将中国塑造成了背信弃义的背后插刀者。


笔者刚到印度时,发现印度人常指责中国“不可信赖”,最初颇为疑惑,不知印度人从何说起。待久了,看多了,才明白这句话的由来。


以印度著名史学家比潘·钱德拉为代表的印度知识精英宣称,中印战争前,中国和印度关系很好,是好兄弟、好朋友,所以尼赫鲁没有料到中国会攻击印度。钱德拉的代表作之一《独立后的印度》一书中写道,“中国军队突然撤军,留下了印度这个老朋友在独自伤心”。



但其实,只要稍有常识就会明白,中印战争前,两国基本已无友谊可言。印度拒绝了中国一切的合情合理要求,强迫中国单方面接受自己的主张,这显然都不是待友之道。


常言道,谎言重复了一千遍就是真理。过去的55年里,以印度时报为首的印度报刊,不遗余力地向民众灌输“中国不可信”的谣言,使其深入印度人心,难以磨灭。中印之间缺乏信任不是因为喜马拉雅山太高了,印度社会对于中国的信任壁垒比喜马拉雅山还要高。


2

水平




由所谓的老朋友背后插刀又衍生出了第二个谎言:印度没有准备好,没打出水平,心里不服气。


印度多本介绍中印战争的书里都信心满满地声称,印度军队已在阿萨姆平原摆好阵仗,正准备跟中国军队决战,没想到中国军队先溜了,没给印军展示实力的机会。这可不是印式幽默,而是白纸黑字放进了书里。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战场上惨败的印度人为何反倒仍敢于咄咄逼人。或许在他们心里,自己当年就不该输。


历史不能假设,可是稍微假设一下有助于看出印度人这一心理的荒唐所在。1962年前的9年,中国军队以一己之力对抗实力世界一流的美军,百战成钢。而战时的印度,陆军总司令等人至印度独立时也不过位至旅团长,随后也没有经历过朝鲜战场上那样的恶战,跟中国军队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上。中印战争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没打出水平只不过是印度人的心理安慰。


这是当时的印度精英开脱责任的一个借口,奈何后来的印度人入戏太深,居然就信以为真了。


背后插刀遭背叛、没打出水平不服气,这就是印度对那场战争“三省吾身”后的心得,这一心得,也让印度从心理上完成了由寻衅滋事者向受害者的华丽转身。



3

让位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是,中印学术或媒体交流会上,对于中国客人,印度人常常毫不客气,不管啥话题,最后总能拐到所谓的中国侵略上,根本没有交流的诚意,而真正的受害者中国人,却一直在躲闪、回避,显得理亏。


为了渲染悲情,印度人还炮制出了安理会让贤说——印度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让给了中国。


印度明星政治家兼作家沙希·塔罗尔就这样认为。他在自己的一本名为《尼赫鲁:印度的创造》一书中言之凿凿: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美国曾提议将国民党当局占据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让给印度,遭到了尼赫鲁的拒绝,尼赫鲁主张应当让给新中国。


塔罗尔还煞有其事地宣称,多个印度外交官曾看到了相关的文件。塔罗尔曾是国大党的内阁部长,又是一名畅销书作家,还曾在联合国任职,现在则是一名国会议员兼网络大V。以前联合国高官之尊,拉上了印度外交官,为这一传言背书,更增加了它的可信性。因此,所谓的安理会让贤在中国鲜为人知,在印度却是广为流传。


印度人有时候“天真”得可爱。2014年底,印度知名智库德里政策集团举办了一场亚太安全研讨会,邀请了众多亚太地区现职或退休高官,其中包括一名中国退休外交官。提问环节时,一位头缠黑布身材瘦长的锡克小哥一脸严肃,语调低沉:“当年印度将安理会席位让给了中国,为何现在中国不支持印度入常?!”



老于江湖的这位中国外交官对付此类问题自然游刃有余,一番太极之后就推过去了。锡克小哥的目的或许不是为了讨个答案,而在于表明自己乃至如他一样的印度人愤懑的态度。


印度人走不出战争的阴影,总是在舔舐自己的伤口,不仅是为了激励自己“报仇雪耻”,还有更为深层次的考量——1962年,已经成为印度社会的主要黏合剂。


4

黏合




历史上,印度并不是一个国家,它的内部四分五裂、矛盾对立突出。一涉及到内政,马上就会有印度教徒和穆斯林、高种姓和低种姓、北方人和泰米尔人、印度人和东北人等区分,利益难以统一。只有涉及到1962年、中国或者巴基斯坦时,印度人才能从他们的分歧中稍稍摆脱出来,凝结在一起。


《独立后的印度》一书提到,民族团结曾是印度独立之初最为严峻的问题。这一问题,却因为1962年的中印战争得到了缓解。


澳大利亚记者马克斯韦尔在中印战争期间是一名常驻印度的记者。他在《印度的中国战争》一书中写到,战时印度空前团结,以至于印度政府推迟成立了原本用于推动民族融合的委员会,它认为中印战争已帮自己实现了民族融合。无可取代的民族融合剂的神奇效果,也使得印度精英不仅不愿意忘记1962年,反而一直在渲染并不停制造新的仇恨和对立。



所以,在印度历史上,1962年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年份,它是印度历史的转折点,也是印度人民族荣辱感的激发点。常有中国人为了照顾印度人的感情,不愿意提起1962。殊不知,回避并不意味着问题不存在,更没法消灭问题。正视和重新认识1962年,以此为基础来与印度人打交道,才能真正摸清印度人的心理。



印度网友回应“抵制中国货”:“我想买不是中国制造的智能手机和电子产品,那么,有谁能告诉我一些品牌名字吗?”




拓展阅读


驻印度大使罗照辉

接受印度报业托拉斯独家采访


只有无条件撤军,才能实现和平解决。只有和平解决,才能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


本文转载自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网站。


7月4日,驻印度大使罗照辉接受印度报业托拉斯(PTI)外事主编普利扬卡专访,就印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事件等回答了提问。使馆政务参赞李亚、新闻参赞谢立艳等在座。


在回答如何看待当前洞朗地区形势时,罗大使表示,目前形势严峻,我深感担忧。这是印军首次越过已定边界,侵入中国领土,形成两军近距离对峙。至今已经过去19天了,形势仍未得到缓解。


我从事中印关系和中印边界工作30多年了,以我的经历看,这是锡金段边界第一次出现如此严重事态。因为这里的边界是已定界,边界线走向清楚,双方对此有共识,过去也一直相安无事。印度边防部队越过双方共同承认的锡金段边界线。这就与过去双方边防部队在未定界地区发生的摩擦有本质区别。


根据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规定,洞朗地区毫无疑问属于中国领土。印度独立后继承了这一历史界约。印度历届政府也多次以书面形式予以确认,承认双方对锡金段边界线的走向没有异议。


该条约是中国承认锡金现状的基础。中方同意开放乃堆拉山口,同意印官方香客经该山口朝圣亦基于此。中印近年一直讨论的边界问题“早期收获”,也是在这一段。我们一直都认为,中印边界争议区分为东、中、西三段,并不包含锡金段。甚至1962年,在这一段边界也是相安无事的。印度现在明确提出中印边界锡金段并未划定,强调该条约只是提供了这段“边界走向的基础”。这是否认历史界约,将会给中印边境管控及两国关系埋下更大的隐患。


罗大使说,印方另一个说法是“洞朗属于不丹”。洞朗属于中国,一直在中国有效管辖之下。


中国和不丹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边界会谈,迄今已进行了24轮会谈。两国虽未正式划界,但双方对边境地区的实际情况和边界线走向存在基本共识。对于洞朗属于中国这一点,中不双方不存在分歧。


印度无权介入中不边界谈判,也无权为不丹主张领土范围。印方以不丹为借口进入中国领土,不仅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而且也是对不丹独立自主的挑战。


罗大使说,关于印方指责中方修路“改变现状”。洞朗地区是中方领土,历来无争议。中方在此活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何来改变现状之说?恰恰相反,印越界闯入中国境内,改变了现状。只要印方撤出,现状就能恢复。


罗大使说,关于印方提出对洞朗有“安全关切”。以安全关切为由,越过已定国界线进入邻国领土,无论从事任何活动,都不会为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所容忍。印方不能以自己有“安全关切”为由,就肆意侵犯别国领土。否则,世界不就乱套了吗?


印方观点也是相互矛盾的。印方一方面声称洞朗属于不丹,另一方面又否认1890年条约,声称中印边界锡金段未定,为印方越过中印边界锡金段进入中国领土寻找借口。这只能说明一个事实,该地区属于中国,既不是印度的,也不是不丹的。


在回答当前事态如何解决时,罗大使表示,中方的立场非常明确。


第一,印方无条件撤军是重中之重。这是双方开展任何有意义对话的前提和基础。


第二,和平解决是重中之重。中国一向高度重视中印关系,愿意同印发展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当前双方的合作水平和友好关系来之不易,都应倍加珍惜。


第三,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是重中之重。中方一贯重视这一点,也是这么做的。这需要双方共同努力。我们赞赏莫迪总理在圣彼得堡所讲,过去50多年来,两国从未在边境地区发过一枪一弹。


这三条重中之重是相互关联的。只有无条件撤军,才能实现和平解决。只有和平解决,才能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我对此充满期待。


罗大使说,中方的立场很清楚了。现在球在印方一侧。最终到底以什么方式解决,取决于印方。你可以向印方求证。


我还要指出的是,事态出现后,尽管中方是受害者,印方仍然占据着中方领土,中方仍然全力谋求和平解决。我们通过北京和新德里渠道,进行密切的交涉和接触。另一方面,我们有理由怀疑印方是否同我们相向而行。事态前不久,印军方领导人说要打“2.5”线战争。事态后,印另一位领导人又公开称,“今天的印度已不是1962年的印度”。这向中方传递了什么信号呢?


在回答印方是不是不应该介入实际上属于中不间的问题时,罗大使表示,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如果说洞朗有争议的话,也是中国和不丹之间的争议,与印度没有任何关系。印方为了自身利益,以不丹为借口介入这个争议,完全没有道理。实际上,这也不是中不之间的争议。


印不虽然有特殊关系,但不丹是主权独立国家。中、不两个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一直在通过和平谈判,解决边界问题,也完全有能力解决。印方没有权力介入。


在回答对峙事件对印中关系是否会有消极影响时,罗大使表示,我说没有影响,你肯定也不会相信。印方占着中国领土,中国老百姓很愤怒,中国政府面临很大压力。


边界问题是两国间的重大敏感问题,会对两国关系产生重大影响。目前的关键是,印方立即撤军,把这种消极影响降到最低。这符合双方共同利益。


在回答如何看待下一步印中关系时,罗大使表示,我已来印履新9个多月了。我对中印关系一向持乐观态度。中印是两个大国,又是邻国,又同为金砖、上合组织成员,双边关系的重要意义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我一直主张双方一是要聚焦合作,二是要管控好边界等老问题,三是要就双边关系中的新问题积极寻求解决,四是要设定双边关系愿景规划,包括推动中印边界谈判“早期收获”,商签中印睦邻友好合作条约,重启中印自贸谈判,探讨“一带一路”倡议同印发展战略对接。


罗大使说,探戈需要两个人跳。我希望莫迪总理对中印两国“两个身体、一种精神”的形容,能够真正体现在行动上。这次处理洞朗事态将是对印方诚意的一个考验。


注:普丽扬卡是印知名媒体人士。PTI是印最大的通讯社,在国内外设有160家分社,与国外100多家新闻机构签有新闻交流协议。


库叔福利


库叔的赠书活动一直都在!悦读名品出版公司为库叔提供40本著名历史学家威廉·曼彻斯特的《黎明破晓的世界》赠予热心读者。


每天都送,请大家在文章下评论,点赞最高者(数量超过三十),库叔会在评论区回复并通知得奖。当然,评论的质量库叔会进行把控的。想和库叔聊天请添加库叔微信号(lwzkkushu),合作请联系微信(18514203851)。



学术合作联系人:聂智洋(微信号:i87062760),添加时请注明:姓名+职称+单位



瞭望智库 微信号
瞭望智库 最新文章
瞭望智库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