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我要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侯虹斌:《我的前半生》是“大奶教”的活标本

2017-07-10 22:46:46    大家


文 | 侯虹斌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似乎开局不错,创豆瓣国内现代剧评分最高的作品,开播第一天点击量就破亿,而且豆瓣评分开画时还达到8.2分。这出“亦舒原著”,由马伊俐、靳东、袁泉、雷佳音主演,陈道明客串的电视剧一下子就引起了关注。

然而,我这个亦舒粉,勉强看了半集,就已恨不得自戳双目了。只是为了工作,我不得不看了前面五集。35岁的罗子君,舒舒服服地当着全职太太,每天吃喝玩乐买买买,然后老逼着闺蜜帮忙调查老公陈俊生有没有外遇。结果丈夫还是有外遇了,突然离婚,她却完全没有察觉……毫无工作经验的中年弃妇闯入社会,还拖个孩子,子君的人生从安逸到谷底。


这不是亦舒作品,完全背离亦舒。亦舒的旗帜是,“做人最紧要姿态好看”。而女主角子君,在前几集里立的旗帜是:“这个家就是我的角斗场,要不胜者为王,要不血溅当场。”一个以打小三为天职的女性,敌军未至便自己抓得满脸狰狞了,哪有体面可言?

电视剧版《我的前半生》,何止与香港大女人的气场八字不合,就算抽离出“亦舒”二字,亦难以成立。原著里风清云淡、不谙世事、人畜无害,只是因为被保护得太好而无需用脑子的傻白甜太太,在电视剧里变成一个庸俗势利、自私透顶、完全没有界限感、蠢到炸裂的三八(马伊俐饰)。

而小三,在书里本是一个粗俗而缺少姿色的过气演员,比恬淡如菊的子君多了点生动和生猛,于是收服了“只见过莲花、开始觉得牡丹美”的涓生;而电视里,小三(吴越饰)则变成了一位温柔体贴的离异母亲,一脸的恬静,却静水流深,很有心计。恍然间,善恶易位了:小三温柔识大体,大奶变成了恶毒妇人。

《我的前半生》剧照


这个大老婆有多讨人嫌?子君买鞋,一边趾高气扬地要几个服务员跪在地上给她换好,一边咬牙切齿地说:“(私奔的)最好男的女的,通通枪毙掉”,一边神情暧昧地对着女店员说:“现在的小姑娘,只要看你有钱,才不管你老不老实,都往上生扑的是吧?”分明是对着卖鞋的小姑娘们指桑骂槐。女店员只是打一份工,至于这么没礼貌么?

恍然间,子君仿佛某太太附体,一副我老公是万年纯阳之体、金刚不坏之身,要怪只怪小三勾引他的“贤良淑德”。

子君自称,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看紧老公,和老公身边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做斗争。到了餐馆就炫耀自己吃的都很高级,张口闭口就你知道我的东西有多贵吗,穿得像个调色盘,出一次门就买八万块钱的鞋;不仅要闺蜜动用资源帮她调查老公的实习生,还要闺蜜的男友贺涵(靳东饰)送她回家。贺涵气得直吐槽:谁要娶了这样的老婆,没有外遇那才是奇迹!

可就这样,子君还非常自豪的说:“我就好吃懒做怎么了?我有老公养我、爱我、给我钱花。”更著名的是这句台词:“小姑娘,你还没结婚吧?等你到了我的年纪,我的处境,你就会知道,相对你的婚姻你的家庭,教养是完全不值一提的东西。”

讲真,我头一次觉得软糯的上海话如此尖锐、刻薄,毫无分寸、毫无教养,一听她的口音,我就想弹到十米以外。

子君应该给上海话道歉。

亦舒原著中,子君的名字来自于鲁迅的《伤逝》。鲁迅本人说过:“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就是把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 ”对不起,这位子君被“抛弃”,是众望所归、喜大普奔;这是喜剧,直接剧终就好了,后面的都不必要了。谁想看到一个令人厌恶的女人逆袭,并过上好日子呢? 这是反高潮好吧?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大奸大恶之徒呢,子君这种恨不得把“我老公有钱”五个字刻在额头上的女人,就算得上顶讨厌了。

子君之所以讨厌,是因为她把传说中的“正室范儿”全部集于一身,是编剧对这一类女人的丑化:

不工作、不带孩子、不做家务;热衷于花钱,而且没品味,穿得像红绿灯,花得特别蠢;不爱丈夫,只爱正妻这个地位,人生的动力就是寻找虚幻的小三并且打小三;骚扰闺蜜,并纠缠闺蜜的男友,不知分寸;不学无术,脑子完全是一包草。

并不是说出轨的丈夫和小三,就代表正义;但他们的对立面,子君,作为“大房原教旨主义者”,我看不出其值得同情之处。就这样,编剧还一个劲地想怂恿我们:啊,同情她吧,她什么都没有了!惨得只能去泡闺蜜的男朋友了!


《我的前半生》剧照


而在亦舒笔下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女人的。所谓“姿态好看”,一是,不能太穷,不是开着林宝坚尼(兰博基尼)便是平治房车(奔驰),穿着开司米,真丝衬衫,珍珠耳环,审美亦是一流。即便是困苦时,买不起新衣服,旧的衬衫领也要熨得笔直,也是有品的。二是,有分寸、知进退;纵然会犯蠢,亦有种傲气,不纠缠,转身就走。三是,胸中终有格局,自爱、自我,却不是自私——自私就堕入下乘了。

亦舒虽然是言情小说家,而且是满纸的奢侈品牌,炫起富贵来,比郭敬明的《小时代》还要靡烂。但她终究不会坠入黑暗和互撕,就是因为书中,女人或男人都是要脸的,都提着一口气,都知道好赖。而现在的影视剧,基本上已经把这点分辩是非的能力抛掉了。

《我的前半生》里,不管是编剧还是演员本人,对“正室范儿”和“全职妈妈”,都有着极深的误解和丑化。一个夫妻双方都受过良好教育的稍富裕点的中产家庭,这个太太,是不是可能闲成这样子的:光是孩子的教育问题就足以让她上火,还有各种财富规划的琐碎小事;而这些事情,保姆用不上,都得靠主妇操劳。全职主妇,只不过工作就是照顾家庭和孩子而已,并不是寄生虫,也不是智障啊。

子君并不是常见的“全职主妇”,而是“大奶教”。“大奶教”的特点是,她的人生价值不在于照顾好家庭和孩子,而是打小三。不仅自卑,还有深深的厌女症:她厌恶年轻美好的女孩,认为所有的“小姑娘”都是非常庸俗和廉价,都想抢她的老公。身为女人,她看不起所有女人,包括自己,包括能干的闺蜜唐晶;愿意亲近凌玲(实际是“小三”)仅仅因为她看起来不漂亮太平凡。她堵死了女人可能的道路,男人才是她的太阳。

厌女症认为,身为女性就是一种原罪;而厌女症是不容易治好的。这种大房原教旨主义者,并不会因为被男性“抛弃”,就能幡然悔悟。她们梦想的逆袭方式,不过是换一个比原来更有钱的男人依附,扬眉吐气。

《我的前半生》剧照


现实生活当中,有没有类似子君这样的“大奶教”?我想是有的。但一个作品采用什么样的姿态描写她们,境界就是有云泥之别了。《我的前半生》在前半部分的问题是,试图把损人不利己的自私、厌女、智力缺陷的这些本质上的人品问题,美化成可以谅解的“傻白甜”(抱歉,原作里女主有可爱的一面,才是真正的傻白甜),然后再让她逆袭。但这可能吗?

我不相信一个十年都没有用过脑子的人,既没有自省能力和学习能力,也不懂基本为人处事之道,闯进职场,就能开外挂,一路扶摇而上。在现实当中,这种人就算走后门坐上了某个薪水稍高的岗位,也会很快被末位淘汰。何况家里还有一个学龄中的娃。赚钱本来就很难,一个蠢笨又无专长的带娃女人,要不是有主角光环的庇佑,不刮掉几层皮,是不可能的。

有时候,影视剧就是为了给人做梦。它大概是想讲一个以前如何蠢笨的女人,居然能够绝处逢生,幡然醒悟,事业和爱情都双丰收的故事,让人,尤其是女人,感觉人生有望。但我看到的,分明是一个坏人就像小强一样,打也打不死,换了个人设,又复活了,好烦啊。

【作者简介】 

侯虹斌 |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历史小说作者,编剧


【精华推荐】

“霸道总裁”怎么就爱上“我”了?

想靠玩票来维持天后歌手地位,可能吗?

有了24条,还敢说“婚姻不是卖身契”?


 ·END·  


大家 ∣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foxmail.com

大家 微信号
大家 最新文章
大家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