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我要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东方的学问有其特色,没有必要完全照搬西方的学术发展之路

2017-07-11 20:09:20    中国好习惯

近期,国家印发了《关于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中国社会科学院对此意见也做了解读。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对外学术交流的不断扩大,西方学术理论和话语体系以各种形式传入我国并产生影响。解决话语体系“西强我弱”等问题,迫切需要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不断增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国际影响力。要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充分体现继承性、民族性、原创性、时代性、系统性、专业性。加快发展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的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

追溯历史,科学概念来源于古希腊,其内涵不同于近代西方的自然科学。对于“科学”的概念,西方的学术与中国的学术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这与它们各自的基本人文理念和人文架构有关,西方的人文理念是“自由,教化形式是“科学”,中国以儒家为代表的人性理想是“仁”,教化形式是“礼”。所以研究中国的传统文明文化的学问,完全没有必要去生搬硬套近代西方的自然科学。这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南辕北辙,应该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人自己的学问之路。之所以喜欢用西方的自然科学来解释东方的学问,或者只接受西方对东方文明文化的推论和假设,其实是一种文化不自信的心理状态。殊不知中国的传统文明文化已经传承千年,其理念最接近原始“科学”的概念,探索因果文化。而西方的自然科学,发展至今仅几百年,属于求利征服型科学,走的是数学加实验的实证道路。

科学并不代表真理,而是探索真理的产物之一。在人类彻底揭开宇宙与生命真相之前,一切世界观皆为假设,一切知识皆有可能被修正。探索真理不是仅有西方自然科学的求证之路,如果不能从西方的“科学”概念中走出,中国传统文明文化中的精华就永远不可能登上学术研究的大雅之堂,导致这些学问一提就被扣上“不科学”、“迷信”的帽子。

我们不是否认西方概念的自然科学,自然科学为人类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但是人类不仅仅需要物质文化,成为物质文化的奴隶,人类更需要的是精神文明,需要对自身的解放,需要精神生活的幸福,这就是为什么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今天,人们的精神问题却越来越多。而自身的解放,也不仅仅是向神仙、佛祖或者上帝烧香祈祷这么简单,必须求助于中国传统的文明文化。

近年我国的社会科学工作者,提出了一些具有重要文化价值和传承意义的概念或意见。例如将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格物致知等中国传统哲学思想观念,列入《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就是我国哲学家对中国特色“科学”的一种探索。又例如,由中国社科院发布的《宗教蓝皮书:中国宗教报告》2010版,明确提出当前对道教文化的学术思考亦显得十分必要。作为中国本土唯一的宗教,道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道教法术不是巫术、迷信。

6月10日,中科院院士朱清时在北京中医药大学的演说中谈到,自己用身体观察到了真气和气脉。他说自己已练习《达摩禅经》十余年,从修炼真气中产生极大的快乐。朱清时院士认为真气是意识范畴的东西,探索佛、生命世界需要另外的方法。

对于许多人认为朱清时有关“真气”的报告是“伪科学”时,朱清时回应:“中医经络包括真气,是中国传统文化很重要的部分。知道它们的精华,我们才能有真正的文化自信。中国科学家应该做一些振兴中华传统文化的事情。”朱清时院士以自己的身体为实验室,进行科学实验,其精神可嘉,令人敬佩。

禅修需要长期的修行才能达到一定的境界。朱清时院士从2004年起,接触禅修。正是亲身体验了禅境后,很负责任的向大众介绍禅修。有些反对意见说真气是人脑的幻觉,对于“幻觉论”,只能说明其没有亲身体验过禅境,以至于无法理解修行中的证悟体悟,轻率地指责那是迷信,是不负责任的态度。

2002年,朱清时院士在西藏大学访问交流期间,曾拜访了三个活佛。回到北京后,他对西藏的拙火瑜伽进行了介绍,但是,却被有些人拿去作为“举报朱清时院士宣扬迷信,搞伪科学”的证据。就在我们一些人高举反迷信大旗的同时,国外的科学家却在认真研究这些“迷信”的东西。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对印度和西藏的僧侣做实验,以了解脑部改变身体新陈代谢的能力,研究发现在一般的冥想时,脑部的氧气消耗,新陈代谢速率可减缓64%。


对拙火瑜伽进行考察时,让僧侣在摄氏4度的低温下,裹着湿的被单,他们不止让被单冒蒸汽,还把被单烘干。



经过20多年的研究,班森博士发现任何人做初步的冥想,身体都会发生重大变化。冥想能够治疗压力引起的健康问题,如焦虑、抑郁、高血压和心率不齐等。他通过对超过9700名研究对象,研究的400项不同的冥想技巧结果分析,发现超脱禅定法具有最高有效性。

就在有些人抨击西藏的虹化是假的时候,一支由国际科学家组成的队伍,由知名的西藏学家维多梅尔带队,来到印度和中国的边境上古西藏的地域,考察一具肉身佛。队伍由各国顶尖的专家组成,其中射线照相专家布若东尼洛负责X光部分,人类遗骸专家玛格莉特冠分析肉身佛的骨骼与生化构造。考察的这具肉身佛很小,是在地震后的碎石堆里发现的,他采取冥想坐姿,身体大部分保存完好,还有干瘪的眼球,肉体毛发保存完好,没有发现使用任何化学物质或防腐物质,脖子上围的布料有些被虫蛀掉,专家取出毛发样本做放射性碳14,测定年代大约是500年前。英国专家对X光片子观察认为遗体看起来很健康,年龄在40~45岁之间,他们分析认为肉身佛是在冥想状态下去世的,最后之所以变成木乃伊,是他本人刻意为之,因为某个仪式而离世。唯一能够解释这一想象的,只有修行西藏的最高法门才可以达到这样的虹化状态,西藏的最高法门可以实现生死自在来去自如。

下图是科学家在对修习西藏密宗最高法门而虹化的“肉身佛”进行检测。


在西藏历史上,虹身成就的事例非常多,在《前译光明史》中记载,从修建白玉噶托寺,形成宁玛派中噶托法系后的七百年间,共有十万人获大圆满虹化光明身成就。下图是2011年宁玛巴噶托派年龙上师圆寂,其法子拉桑活佛抱着年龙上师法体虹化的照片,已缩小到一肘大小。


下图为女性大圆满行者,康卓慈玲秋珑空行母的虹身成就肉身缩小的照片,康卓慈玲秋珑空行母于2011年圆寂。


为什么这样一些真实存在的现象,没有相关部门去研究,为什么一提这种现象就被扣上迷信的帽子,使得人们谈修行则色变。诸多修行方法流传下来,仅限于单传秘传,如果不是瑰宝何以流传千年。由于宗教和各种修行法门道门混杂在一起,宗教中有修行,修行中有宗教。修行被扣上了迷信的帽子,使得对人体具有重大意义的生命科学不能登上学术的殿堂。现在的问题,不是为其带上迷信的帽子,而是应该探讨其存在的必要性、重要性。作为国家,应该有条件的引导相关研究机构,进行去伪存真的研究工作,正面确立生命科学的地位,将真正属于生命科学的精华提取出来,弘扬开来,让国民受益,为精神文明再添加助力。

大自然创造的人类,只有大自然知道其运行机制,但是我们的老祖宗在千年前就发现了一个秘密,人类自身按照一定的方法修行,可以重塑体内的气脉运行轨迹。人体就像计算机的软硬件,中西医学只是观察研究其硬件,生命学则主要研究的是其内部的软件。道家有任督二脉学说,印度瑜伽有中脉七轮学说。

常言说:道家有三千六百道法,佛家有八万四千法门,而与医、儒、道、佛、武等各家有渊源关系的气功,门派与方法更多。其实任意一种法门或者道门均可以看作是一套可以在人体运行的软件系统,万法归宗均可以使人体达到遵循某一种气脉理论有序化的目的。初步修炼的人可以获得强身健体之功效,进一步修炼的人可以达到延年益寿之目标,深入修炼的人可以达到开悟解脱之境界,明白天地宇宙之真相。这是一门不同于西方的具有东方传统文化的“科学”。

我们应该弘扬蕴含东方传统文化的、以人的意识层面为主研究的学问。为此,生命学家潘麟先生提出了“生命科学”的概念。所谓生命科学,是一门以探索人的身心结构和属性,以及通过相应的实践而达到全面的解放(即获得终极开悟和彻底地实现其内在自由)的科学,并以此为基础而形成的道德观、价值观、人生观、宗教观、审美观、宇宙观和生命观等生命科学体系以及生命医学、生命潜能学、养生学、生命美学、生命教育学、生命哲学、生命伦理学等相关学科体系与科学群。

生命的修行需要修身,但是更重要的是修心。潘麟先生认为,佛家的终点是儒家的起点。修行人不是避世求空,逃避自己的责任,而是要按照儒家的仁、义、礼、智、信的价值观,扮演好自己在社会中的角色,如果连这都做不好,还不如不修行。学习生命科学的理论,按照生命科学的理论方式修行,必将惠及国人的身体健康,改善国人的精神状态,营造出一个现代化与中国传统文明文化相结合的和谐的社会氛围。

作者:冯萍


中国好习惯 微信号
中国好习惯 最新文章
中国好习惯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