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记一次100万人的大屠杀,每10秒就有1人死亡

2017-04-14 22:16:00    男人装

联合国士兵接走了所有的白人,却把黑人难民留给屠刀。



1994年4月-7月,在中非卢旺达,100天内有80-100万人遭到有组织屠杀,平均8-10秒就有一人死亡——比纳粹的种族灭绝“效率还高。



三个月的时间里,这个国家损失了七分之一的人口——这便是震惊世界的卢旺达大屠杀



这不仅是卢旺达的悲剧,这次,整个人类都坐到了无形的审判席上。


导火索


从1962年卢旺达独立开始,种族倾轧就从未停止,冲突的两方分别是占人口85%的胡图族和占人口14%的图西族



胡图族长期控制政权,默许对图西族的歧视,小规模杀戮时有发生。图西族也没有自缚手脚,他们组织了反政府武装,1990年整个国家陷入内战。



随着国际社会的调停,和平协议在1993年签署,但谁也不服谁。

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


1994年4月6日,胡图族总统“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乘坐的专机在机场附近被导弹击落,机毁人亡,总统此次出行原本是参与和谈。



总统身亡后,内战双方随即重燃战火。这起击落事件也成为卢旺达大屠杀的导火索,成千上万的胡图族人被煽动起来,有组织的“清理图西族蟑螂”。


胡图族和图西族


古时的卢旺达并没有种族之分。这完全是比利时人在殖民期间执行了荒谬的民族划分搞出来的。



殖民者一厢情愿地把全国划分为两个民族,划分的标准是:


A看脸:身高较高、肤色较浅、鼻子较窄的人被认为是图西族,个子不高,肤色较深、鼻子较宽的则为胡图族;


B看财产:有十头牛以上的人是图西族,十头牛以下的是胡图族。


种族鉴别


比利时人的目的很简单,挑出长相接近欧洲人的少部分(图西族)去统治广大平民(胡图族)。他们要求人人携带写有民族的身份证,然后故意把社会资源集中给图西族。这造成了事实上的民族分化和社会矛盾。


原本没有民族意识的卢旺达人渐渐发现,金钱、权力全部集中在少数图西族人手里,这激起了胡图族的不满。在这种对立中,两族人都愈发接受自己的民族身份。


图西族身份证


胡图族身份证


殖民者在二战后离开,政权却交到了胡图族人的手里,长期的压迫使得他们迫切想报复图西族人。


这一切都为种族灭绝埋下了祸根。


有准备的屠杀


种族灭绝是胡图族人蓄谋已久的行动。前一年,他们进口了价值三十多万美元的砍刀,理由是甘蔗和香蕉丰收。



胡图军警也在积极囤积子弹、训练民兵。他们收集了图西族的个人信息,包括家庭住址。


街头巷尾笼罩在传言中,但大部分图西族依旧寄希望于和平谈判。


暴力分子在等待一个机会。



4月6号晚上八点二十,总统专机被炸时,卢旺达人正围着收音机听非洲杯半决赛直播,一个沙哑的男音插播进来,愤怒的高吼:


“蟑螂诱骗我们签和平协议,炸死了胡图族的总统。清算的时刻到了!清算的时刻到了!拿起你们的刀枪,我们去砍倒那些大树!(We must cut the tall trees!大树意指图西族人,因为图西族人个子高)



百日清洗


总统专机是谁打下来的,至今没有结论。但卢旺达燃烧了起来,胡图族倾巢而出,把砍刀和子弹嵌进图西族的脑袋。砍头、凌迟、剥皮,你能想到的手段他们都用上了。



极端分子们首先干掉了主张和平的政府高官,拥戴各路军事领袖上台。


军警们在街头架起路障,排查每一个路过的人,如果发现图西族人,或者窝藏同情图西族的人,统统格杀。



各地的军政机关都接到了“最高指示”:开始动手,婴儿也不要留。



大多数受害者死于邻居之手,因为互相之间知道底细。广播电台不断地公布图西族人的姓名和住址,暴徒们挨家挨户踹门清洗。



路边横七竖八扔着来不及处理的尸体,毫不夸张地说,整个国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太平间。



暴徒们还组织起来,去清空庇护难民的教堂和学校。4月9号,暴徒们当着联合国观察员的面屠杀了一群躲在波兰教会里的孩子;4月12日,民兵用推土机推倒了Nyange教堂,把逃出来的难民用子弹撂倒;而在Ntarama教堂,暴徒们用手榴弹和机枪,把堵在教堂里的5000难民活活烧死......


教堂里的白骨


除了图西族,不愿参与杀戮的以及提供庇护的胡图族人也是暴徒们屠杀对象。据统计死亡的一百万人中,有高达10%的胡图族人。


难民用尸体摆出“停止屠杀”


在屠杀开始的头六周,就有80万人丧命,是纳粹屠杀犹太人“效率”的五倍。屠杀结束后,原本一百多万的图西族人锐减至30万。25万人沦为寡妇,40万人成为孤儿,许多家庭由不到10岁的孩子当家。



艾滋、瘟疫和难民


在历史上,每次暴行都伴随着强奸。在百日屠杀中,几乎每个12岁以上的图西族妇女都没有逃脱,她们被轮奸,被刀枪攻击,甚至沦为性奴。



战后,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首次将强奸视作国家行为,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次有犯人因为把强奸作为种族灭绝手段而被判刑。



更恶劣的是,暴徒们故意让艾滋病患者强奸妇女,超过67%的受害者染上艾滋。战后,卢旺达HIV阳性人口占到11%,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平均数为8%。



此外,邻国也遭了殃。大批的尸体随着河水冲到了下游的乌干达,导致乌干达爆发了大规模的瘟疫。


难民营


直到1994年7月,图西族武装推翻了胡图政府,屠杀才被彻底制止。图西族掌权后,有超过两百万胡图族因为害怕报复而逃到国外,成为难民。


国际社会的不作为


前宗主国比利时:

屠杀开始的第一天,因为保护图西族总理,10名比利时维和士兵遭到虐杀,比利时全面撤军,此前他们是驻军卢旺达最多的国家。


美国:

前一年刚刚发生“黑鹰坠落”,用兵谨慎,决定不干涉。事后克林顿曾表示道歉。


法国:

胡图族政府的坚定盟友,不仅在内战中训练胡图士兵,在屠杀中还冷眼旁观,不提供难民保护,被认为是屠杀的帮凶。


战后卢旺达切断了和法国的关系,改官方语言法语为英语,加入了英联邦,并起诉了战争期间作为帮凶的法国领导人。


联合国:

秘书长加利一直呼吁安理会干涉,但安理会直到6月才决定用兵,为时已晚。



在此之前,只有加拿大籍的“联合国卢旺达援助团”司令达莱尔将军,用仅有的兵力划出了一片安全区,这位将军在屠杀前后曾多次要求安理会出兵维和,但都被主要大国否决。没有命令他不能上街制暴。


达莱尔将军


因为此事,后半生多次抑郁自杀的将军在回忆录中写到:如果有5000名装备精良、授权明确的维和部队,这场屠杀就能够被制止。


如今卢旺达


战后,卢旺达新政府奉行大和解政策,取消了民族的划分,淡化种族差别。为避免冤冤相报,政府只惩办罪大恶极的屠杀组织者,而对参与集体行动的平民尤其是未成年人尽量给予宽大处理。


身份证不再有民族之分


卢旺达原来的国旗是红黄绿三色,2001年新国旗法通过,蓝色代替了红色,因为红色让人想到屠杀,卢旺达不愿再见到鲜血。


经过几年的建设,卢旺达一举成为了非洲发展最快的国家。也是非洲第一个用上4G的国家。


多部文艺作品描述了这场灾难,比如最为著名的《卢旺达饭店》。


今年是卢旺达大屠杀发生后的第23个年头,作为现代史上血腥的一页,它永远警醒着人类社会。

联合国设置了相关纪念日,每年都会举行纪念活动


(完)

资料来源:wikipedia 、listland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分享到朋友圈才是义举...

男人装 微信号
男人装 最新文章
男人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