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幸好卖唱女不是山东失踪女子,没有人愿意看到残疾人被迫乞讨

2017-04-21 20:08:08    中国之声


近日一起寻亲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半年前,当牟飞和家人看到一段网络热传视频时,悲喜交加。经过再三确认,视频中卖唱的残疾女子无疑是自己15年前失踪的姐姐。喜的是多年找寻终于有了结果,悲的是姐姐失踪前四肢健全,如今为何手脚残疾?这15年里她到底遭遇了什么?


半年来,牟飞和家人一直努力寻找这位卖唱的女子,却因为对方流动性太强而至今未能找到。这更加剧了牟飞和家人的担忧。牟飞的父母每每看到这段视频都会心疼,女儿莫非是被人拐卖后伤害致残?



这件事被曝光后,卖唱女子聂女士主动与贵州警方取得了联系,称从小在贵州长大,天生残疾,并非牟飞的姐姐。警方对双方进行了亲缘鉴定,4月14日贵州警方公布结果,证实聂女士和牟飞一家并无血缘关系。


聂女士


这个消息对牟飞一家来说可能是个坏消息,牟飞的母亲认为来报案的聂女士并不是视频里的乞讨者。“视频里是单眼皮啊,怎么突然变成双眼皮了。”,相信一家人仍将继续寻找。


但大多数关注这则消息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至少人们担心的那些事没有发生。


卖唱残疾人引发的惶恐



残疾人乞讨为何能引发全民恐慌?


此次事件中最令人恐慌的部分莫过于对失踪女子是否被“采生折割”的猜测。


关于“采生折割”是人为制造一些残废或者“怪物”用以乞讨的解释,目前唯一的来源是某百科的释义。在历代典籍和刑律中,该词却是和巫蛊之术相关联。因而该词的具体含义仍有待商榷,但这种对人为制造残疾人的行为却有过真实报道。



还记得至今下落不明的卢剑秋吗?


2014年3月13日,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栏目报道了“东莞丐帮”的调查:在东莞专门以乞讨谋生的约有3000余人,而在东莞城区就有1000余人。在这些职业化乞讨人员的背后,往往是残暴的犯罪集团,他们故意使小孩、老人致残,然后逼他们乞讨。


东莞丐帮调查


报道首先讲述的,是一个叫卢剑秋的打工者2000年在东莞打工时突然失踪,2010年后再次偶然出现在亲人面前时,已经成为一个失去了一只手臂和双脚的乞丐。


亲人转述称,“他说当时醒来时就发现,双脚和右手都没了,在那个漆黑的屋子里被关了将近一年,后来手脚的伤口愈合了,就被带到街上讨钱,有时在中巴车里睡觉,有时被带往另外一处房子,他清楚记得已经十年了。”


“每次有鸡肉吃的时候就是过年的时候,其他时间基本是馒头包子,每天有固定任务,如果讨不到额定的钱,会被管理他们的马仔抽打,并且不给饭吃。”



由于时间仓促,卢剑秋的亲戚未能及时想到该如何解救他,在引起组织乞讨者警觉后,卢剑秋再次被带走,迄今没有下落。



还有不知真假的梁秀琼


网络中流传的另一起类似案件是2001年被人拐买的四川女子梁秀琼。


“2007年12月底被拉萨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发现时,左脚掌自脚踝处全没了,右脚脚筋也被挑断。按梁秀琼的说法,当年她被人拐走后,在山东被人残忍地打断了双脚,随后就被人强迫上街乞讨。”


但这段话虽被一再援引转载,笔者却无法找到具体出处,也无法找到其他有关梁秀琼的报道,梁秀琼案更像一个传说。


“人为制造残疾人”用于乞讨这一话题虽然一再引起争论,却并没有更多的案例佐证,因而也一直被质疑是否真实存在。


但组织残疾人和儿童乞讨却是真实存在的。



被迫乞讨的儿童和残疾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二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残疾人或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乞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2006年颁布的刑法修正案,增添了“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罪名,足以说明该罪行的普遍。


几乎在每一个城市、每一个乞丐聚集的场所,都能发现不同民族、不同性别、不同年龄层的各色职业乞丐。在这些人当中,残疾人和儿童群体占了很大的比重,其中不少残疾人和儿童的背后都有幕后组织者。


1、租儿童


1

2006年,一位76岁的老人扮为乞丐,卧底行乞同吃同行两月,自费万余元,揭开残害胁迫流浪儿童行乞的重重黑幕,撰写了《救救孩子,深圳街头弃婴和病残乞儿生存状况调查手记》,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长篇批示。这篇手记中,老人写到:


“我去探访了一个在深圳丐帮中出名的‘花子首富’。此人长期盘踞人民南路、深南东路几座天桥,手底下控制着三四个病残儿乞讨,病重的常常失踪、下落不明,不久又会有新的病残儿出现。他下毒手把拐骗而来的病残儿拧断胳膊、打断腿,制造惨相,越惨不忍睹越能多要钱,有人说他一年能要个二三十万元。”


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中,为了聚敛钱财,街头流氓寻找孤儿,或弄残四肢,或烧瞎双眼,操控他们进行乞讨。| 图片来源于时光网


2

据新华网报道,河南周口一对夫妻以杂技团名义租来多名幼童,到河南、湖南、广西等地,利用暴力胁迫手段,让幼童沿街“卖艺”乞讨。


他们与一些孩子的家长签订“租赁”协议,通常以三年为期。“协议”规定,小孩每月工资500元,孩子带出去之后如果发生生病、走失等任何意外情形,只负责赔偿1万元,其他责任一概不承担。造成一孩子失踪,一孩子多处受伤。这对夫妻后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和3年,两人各处罚款5000元。

3

租儿童乞讨其实非常普遍,可能发生每座城市,比如2013年新京报报道的地铁乞讨,在北京地铁10号线,一位女子牵着“女儿”乞讨,被有心的市民发现她每日带不同小孩。这些孩子是她租来的。“从穷地方800元到1000元每月租个孩子,等孩子上学时再送回去。”这样做的并非她一人。


这名女子因被疑带多个不同小孩乞讨被警方搜寻 |图片来源于新京报


此外还有各地街头跪求施舍的“一家三口”,大人怀抱着的孩童,也多是租来的。齐齐哈尔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向乞讨者伸出援手,都被拒绝,当问及孩子是否是亲生的时,乞讨者们则不耐烦地从怀中掏出“租娃合同”。


街头乞讨的孩子


2、组织胁迫残疾人


2015年东莞市公安机关破获一起组织残疾人乞讨案件。该乞讨组织的头目以介绍打工为名,先后将7名患有听力、言语残疾的老乡骗至广东,以殴打、言语威胁、扣押身份证等方式控制这7名聋哑人,并组织他们在佛山市、东莞市等地比较繁华的地段行乞,每日乞讨得来的钱财必须全部上交。


聋哑人被恐吓殴打不敢向外界求助,“老板规定每天任务是500元至1000元,没有完成就会被打,罚洗衣服、洗碗、跪地。”被解救后,一位残疾人回忆起被强逼乞讨的那段日子,仍然充满恐惧,“我们都被打过,用拳头打头,用木棒打背,有人逃跑被抓回来后继续打。”


一份流传于网络的“残疾人转让”



收入的不菲让他们停不下来


法律明令禁止,但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的行为屡见报端,原因是乞讨的收入真的很高。


旧时乞讨有“含火、吞剑、耍蛇……”需要耍些把戏才能有收获,但今天的乞讨显然要简单许多,只要身体残疾,再演点苦情戏,就能收入不菲。


上图的乞丐在惨兮兮的乞讨后换上正常装束,将乞丐装丢进车的后备箱


如今乞丐已然职业化, 很多人凭借这个“职业”脱贫致富, 甚至腰缠万贯。有些伤残人员早晨由家人送出来, 晚上接回去, 每天像上班一样。还有许多身体健全的人假装残疾人,或者假装可怜跪在街头乞讨。更别提组织残疾人和孩子乞讨了。那么乞讨到底能挣多少钱,才能吸引这么多人前赴后继呢?


上海静安城管在寺庙前劝离乞丐过程中遇到有乞丐提出:“让我在这里乞讨,每个月交你们管理费3000块钱。”可以看出3000元在他们眼中只是个零头。


在2006年卧底“丐帮”的76岁老人的手记中,他记载了自己与一位乞丐的交谈,当年这位乞丐的年收入至少两万


“他告诉我:‘讨饭好比当年生产队出工下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活学活用就能立竿见影。一样的道理用在讨饭上就得一不要脸二不要命,每天要保五争八(50元到80元),月产二千多,一年下来两万五!扣除吃喝杂费,每年回家净剩两万没问题。’”


2013年,一位假装残疾,在地铁乞讨的乞丐向媒体透露,“每个月能赚七八千甚至更高……我正在琢磨要不要招几个徒弟。”


一名“残疾”乞丐,换上西装后


在安徽西北的阜阳市,距该市70公里处有个举国闻名的宫小村,非常富裕,在民间传说着:“五万不算数,十万刚起步,宫小想露脸,廿万称小富”。 这个富裕的村子却是靠租赁,经营残疾儿童做乞丐发家致富的。


村里老人回忆,该地丐业有百年历史,自打记事起(民国年间)村里就“带乡”了。大约从1993年开始,阜阳市太和县宫集镇宫小村的村民陆续开始在邻村、邻县甚至邻省物色年龄尚小、智力正常的儿童,对这些儿童肢体进行摧残,令其残废后,将他们带到全国各地乞讨。


被媒体曝光后,宫小村已经收敛许多。但是城市街头仍然可以看见许多真真假假的可怜人,请求市民解囊相助。甚至一些来中国穷游的外国人也搞起了乞讨的把戏。


3个俄罗斯青年到中国穷游,一路乞讨外加合影赚钱




编辑:胡睿

资料来源:凤凰卫视、新华网、中国新闻网、新京报、齐齐哈尔日报 、中国广播网、杭州日报、齐鲁晚报

《城市乞丐:问题与对策 》陈香玉、李娜

微信编辑:周文超


中国之声 微信号
中国之声 最新文章
中国之声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