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他目睹母亲遇害、被拐卖、饿到喝酱油 19年后父子团聚却有“家”难回

2017-04-21 22:05:07    凤凰卫视

在我年少美好的记忆中,家的旁边有竹林、小河,爸爸妈妈很疼我……

在我年少黑暗的记忆里,我被拐卖、我的妈妈被针扎、被刀刺,在地上无助地挣扎……

这些记忆有时很清晰,有时很模糊。有时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病了……

但大多时候,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找到当年杀害我妈的凶手,让我和弟弟回家……



19年前,他们亲眼目睹人贩子杀害了母亲。


然而……


19年后,他们与父亲重新团聚,却意外分道扬镳。



最近《隐忍19年,他凭借记忆和画笔让警方破案,为最爱的人复仇》一文引起了很多人对故事主人公赵永勇的关注。

有心明眼亮的网友就说,“他虽然找到了失散的弟弟和父亲,但是还是回不去那个家,不信你们去翻翻凤凰卫视的《社会能见度》,2015年就拍了个纪录片

今天小编就带大家一起来回顾两年前这期大家看过都会忍不住落泪的节目。

其实很多人都以为赵永勇找到了弟弟、爸爸和妈妈的骨灰,当年的凶手也被判了刑,应该心安一些了。但是他却说,找到他们几年了,依旧很苦恼、不快乐。

那之后,妈妈又开始出现在他的梦里,”看不到脸,一直哭泣,求我拉她,手是冰凉的…“


长按二维码收看视频


案件回顾


一家四口的合影

1994年7月12日,四川达州市开江县永兴镇,7岁男孩勇勇和5岁的弟弟宽宽,与母亲肖学琴一同失踪、下落不明。

19年后,哥哥勇勇历经千辛万苦,回到家乡,讲述了母亲被人贩子杀害,自己和弟弟被拐卖的经历。

2014年9月,涉案两主犯分别被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


母亲肖学琴父亲赵代富


回不去的“家”


重逢并没有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生活如旧,没有丝毫变化。父子三人很少联系,坐在一起像是陌生人。

重逢也带来了棘手的问题,公安局一直催赵永勇尽快领回母亲的骨灰,在他和弟弟赵永宽看来,安置进赵家祖坟理所应当。可是父亲再婚的妻子强烈反对,而父亲又做不了主。


赵永勇:

她(继母)嫌我们俩兄弟回家运气不好,人家房子都盖起来了,她肯定有想法。但是我们不能再让我妈等20年了,还是尽早入土为安吧。


和妈妈在一起的最后几个小时


兄弟二人儿时合影

如果还活在人世,赵永勇的母亲肖学琴如今应是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的年龄 。但是,她的生命却终结在1994年7月12日。

那天,7岁的勇勇和5岁的宽宽看到妈妈提着篮子准备去镇上买东西,兄弟俩哭闹着一定要跟上去。回村经过一个门市房的时候,忽然有陌生人上前搭讪。


赵永勇:

我就叫我说妈不要进去,不认识就不要进去。然后她偏要进去,进去之后她就跟那个年轻人谈事,然后我跟我弟弟在门口在那里等,后来他们就把那个门市全部关了。

后据罪犯交代,当时他们以捎口信为借口,将肖学琴母子三人骗进了门市房。肖学琴还未站定,一个年轻人就上来将打她翻在地。


赵永勇:

他就开始打我妈,我们就吓哭了,跪在那里求他们几个人,我妈后来都不动了。然后我就看他们打那个药针,扎她的头,扎了很多针,我看我妈头发全都是湿的。然后他们就在那个抽屉里拿刀,插到我妈背后,插了几刀就不动了。我们两个就跪在那里求,摇我妈,她都不动了。

当时7岁的勇勇记得母亲被害的所有细节,屋子里的收音机声音很大,盖住了母亲的求救声,两个孩子吓得大哭,被箍住手臂跪在旁边,眼看着妈妈从挣扎到不动了。

那一天,永兴镇上一共有4个孩子离奇失踪。勇勇和宽宽被关进了一间储存杂物的地下室。赵永勇说,安眠药药效过后,两兄弟哭闹不止,人贩子就用棍子把他们毒打一顿。之后喂两兄弟吃东西,两个孩子又失去了意识。


被贩卖

赵永勇记得,一天夜里,他和弟弟被带出门市房,一起上路的一共有四个孩子,另外两个也是男孩,在火车上四个孩子吃了东西后又陷入沉睡之中。几番辗转之后,另外两个男孩被带走,勇勇和宽宽则被带到了福建农村。

被人贩子带着到处辗转奔波的路上,赵永勇说当时自己格外想念妈妈,性格内向的他跟妈妈感情非常好。在赵永勇的记忆中,妈妈很少打他,只有一次,因为逃学被妈妈打了。宽宽很淘气,整天在外面玩,而他则喜欢跟在妈妈身后,帮妈妈做农活儿。


赵永勇:

我妈教过我插秧,她教我插秧的时候说,插秧嘛就是,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她说的这句,我一直记着。


因为亲眼目睹了母亲被害的经过,兄弟俩非常恐惧,对人贩子的话言听计从。到了福建之后,人贩子带他们住进一个农民家里,很快就有买家买走了5岁的宽宽。

赵永勇:

他也不哭也不闹,人家拿了一块钱给他,一个男人就这样扛在肩膀上走了。


弟弟赵永宽

对于弟弟赵永宽说,5岁以前的记忆几乎一片空白,他的记忆是从母亲被害那一刻开始的。而买走他的是一个妇女,这个女人有三个女儿,买一个男孩的目的是将来让他与其中一个女儿结婚。

赵永宽:

在他家被打的要命,吃也没的吃,反正一个人关在屋里,有一天晚上我从窗户爬出去在外面待了两天,不知道往哪跑,只在附近山上转,有跑海边,有跑山上,好像都被找回去。拿竹条打、拿针扎,关在小黑屋,没得吃,后来也就习惯了。


被找回去没过多久,5岁的宽宽被转卖了,买主姓吴,花了7800元钱买了他,家里只有一对老人和两个孙女。

后来赵永宽才知道,买他的这笔钱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一笔巨额支出,1994年的福建农村,农民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尤其是这户人家,多年靠低保维持生计,爷爷年迈体弱,奶奶常年瘫痪在床。

由于爷爷奶奶身体不好,宽宽被吴家姑姑带回去收养,姑姑一家待他如己出,没有殴打和虐待,但是,他依然忘不了自己曾经有过一个家,还有爸爸、妈妈和哥哥。


赵永宽:

想也没用了,小学时好多次是梦里哭醒的,一起来枕头都是湿的,反正梦里都是喊妈妈,看见别的小孩叫妈妈就哭,现在长大了很少了。

赵永宽后来读到了初中毕业,跟着吴家亲戚到北京,做起了建材生意。


哥哥赵永勇


而哥哥赵永勇被一个叫徐金池的农民买走,徐家还有两个比他小的女儿。


赵永勇:

家里穷到只能喝稀饭,饿了只能吃海盐或者酱油,连肉都没看到过。挨饿是很平常的。长大了我问他,说当时花了5800块买的我。

很快徐家就给赵永勇办了户口,改叫“徐扬”,至今赵永勇的身份证上依然写着“徐扬”,他周围的朋友也都叫他“徐扬”,“赵永勇”只是老家人的叫法。


赵永勇:

村里面都说,这个孩子聪明什么都记得,养父母也比较担心,就怕我有一天长大找回家。

在当地村民看来,他是那种“养不熟”的孩子,什么都记得,早晚有一天会找回去的。

小学五年级,赵永勇就休学回家了,在家里干了一年农活后,跟着村里的老乡到广州学习玉雕。


寻亲

自从被拐卖之后,赵永勇和赵永宽兄弟二人再也没有过过生日。小时候妈妈做的长寿面也只能存在于记忆之中。弟弟逐渐接受了新的生活,但是哥哥赵永勇却念念不忘要找回家人。

2000年,赵永勇跟着老乡来到广州做玉雕学徒。两年后,他就离开师傅,迫不及待地脱离了徐家人的控制。赵永勇自己学着揽生意、雕玉石、卖货,赚到钱就坐火车到处寻找家乡。


从小学开始,赵永勇就凭着绘画天赋,画了很多幅画,反复记录着故乡的山水、街道、房屋,以及母亲被害的场景。

如今这些画都被当做证据,留在当地公安局。

2012年,他在宝贝回家网站上公布了自己和弟弟被拐卖的事,随后就有志愿者跟他联系,愿意帮他寻亲。

每隔一段时间,就带着赵勇永四处寻找,但是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都没有结果。

在四川的半年寻找让赵永勇花光了积蓄并欠下了外债,他只能回到广东,继续赚钱再去找。就在这时志愿者却意外找到了永兴镇,得知这镇上曾经走失了母子三人,走失的孩子一个叫勇勇,一个叫宽宽。一切线索都能吻合,赵永勇再次来到四川,跟着志愿者来到永兴镇。

在穿过集市的时候,赵永勇意外发现了当年的人贩子和那间门市房。


赵永勇:

我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贩子,那个人贩子也一直盯着我。

那一刻,赵永勇肯定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乡。他凭着记忆往村口走去,看到了正在等待他的父亲。

2012年9月11日,被拐卖6636天后,赵永勇回到了老家。

父子俩随后到派出所报案,警方很快逮捕了人贩子,并在门市房的菜地里找到了肖学琴的尸骨。当年被害后,她的遗体被分尸、焚烧,掩埋。


母亲的尸骨被找到

2013年,根据被捕的人贩子提供的线索,弟弟赵永宽也被找到了。赵永勇第一时间赶到了北京与兄弟相认。但是分别多年,他们之间竟一时很难培养出兄弟感情。

兄弟俩再相聚

赵永勇:

感觉跟陌生人一样,刚认识一个朋友,就这样感觉,我当时也不哭也不说,反正就心里比较高兴终于找到了,给了我妈一个交代,把他带回去就可以了,我就这样想。


赵永勇把弟弟带回家,跟父亲团聚那天,村里鞭炮齐鸣,父亲赵代富大宴宾客,跪拜祖先。

但是,热闹之后,却只剩下互相陌生的父子三人。


赵勇永:

因为我那个家不是我的家,是我后妈的家。我第一次回去的时候,还不敢确定,我说这不是我家,然后我姑姑说,这是你爸后来建的,又娶了一个后妈,然后我才相信。去老屋看的时候,老屋也拆掉了,所以就感觉住在别人家里有些不安吧,反正已经找到了,就把它事情弄完了就行了。


对于案件的判决结果,兄弟二人都不满意,尤其是哥哥赵永勇,他认为其中一位主犯被判处无期徒刑是判轻了。兄弟俩现在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对拐卖儿童的关注,对“买方入刑”的坚持。

哥哥赵永勇已经彻底与养父家断绝了联系。而弟弟赵永宽则不同,他对抚养他长大的吴家人有很深的感情,不愿意改变此前的生活。

他们都与父亲赵代富很少联系,后妈认为他们回来之后给家里带来了晦气,拒绝将肖学琴的骨灰安置进赵家祖坟。

一家人就这样,在相认之后分道扬镳。


编辑:倪塑

鳳凰相关阅读 


· 港贼王叶继欢:最终还是一死了“劫”

· 她说:毒瘾一上来,我就什么都控住不住了?

· 朝鲜半岛山雨欲来,中国成收拾残局关键?

· 限购!限贷!限离!限卖!能否阻止房价涨涨涨?

· 把好日子过坏很容易,把坏日子过好是能力

· 履新武汉,这位书记带了三件东西


凤凰卫视 微信号
凤凰卫视 最新文章
凤凰卫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