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发布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微阅读

死亡公路 | 通车不到半年 至少十余人死伤

2017-04-21 22:09:13    前街一号

猛戳 蓝字 关注前街一号!

3月份,河南正阳县219省道两侧绿油油的麦田,以及金黄的油菜花,相间分布,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芳香。但家住219省道西侧闾河乡套楼村的曾献芬却无心欣赏这美景,谈起二女儿黎舒雯,她忍不住落泪,“我心里难受。”2016年11月3日,11岁的黎舒雯在219省道被撞身亡。



今年3月14日,在距离黎舒雯出事地点10多公里外的219省道铜钟镇路段,6岁男孩王安(化名)在上学途中被一辆大货车碾轧身亡,其奶奶双腿被压断,现场惨不忍睹。


河南省正阳县219省道自正阳县到大林镇路段(以下简称正大路),于2016年10月通车,全长37公里,从正阳县往南至罗山县,穿过闾河乡、铜钟镇、大林镇三个乡镇,沿途有四十多个行政村,11余万人口。自通车起至今,该路段交通事故频发,据不完全统计,已发生数十起车祸,导致10多人死伤,在当地有“死亡公路”之称。


11岁少女殒命“死亡公路”

黎舒雯,2005年出生,家住正阳县闾河乡套楼村,位于219省道西侧,她花季般的生命永远停止在了2016年11月3日。而两个月前的9月1日,黎舒雯刚刚成为闾河乡中心学校六年级的学生。


去年11月3日,小雯和往常一样要骑车穿过219省道去上学,走到219省道时,小雯左侧有一辆公交车自北向南停在路边,当小雯骑车穿过马路时,被公交车后急速行驶而来的大货车撞倒。



“她头上都是血”,得知女儿出事的曾献芬急忙赶到现场看到这一幕,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根本认不出来,但和她一同上学的孩子说就是我女儿”。小雯一直说背疼,但还强忍着疼痛安慰曾献芬说“妈别哭了,我没事”。最终,小雯因内部大出血不治身亡。


“别人家的孩子上学都有大人接送”,曾献芬对女儿心怀愧疚,小雯从三年级开始就独自骑车上学。小雯家住219省道西侧,学校在省道东侧,每天上学放学,小雯都要穿过马路。曾献芬曾多次提醒女儿骑车过马路时要注意来往的大货车,小雯说自己会小心的,但不幸还是发生了。


“我不去医院,我们家没钱”,被撞后,小雯还自己坐起来到路边擦血,路人劝说让她去医院医治,被小雯拒绝。“她知道家里困难”,曾献芬流着泪说。


三年前,曾献芬的丈夫因病去世,她独自一人抚养4个孩子。小雯在家排行老二,她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曾献芬说,虽然小雯才11岁,但非常贴心、懂事,会帮着她照顾弟弟妹妹,做做家务。小雯从未向曾献芬要过零花钱,只有去年有一天下大雨,曾献芬给了小雯两块钱,让她中午在学校买点包子,就不要回来了,结果,小雯只花了一块钱,把剩下的一块钱带回来又给了曾献芬。



“怕看了伤心”,女儿死后,曾献芬将其葬在了自家最远的一块地里。时至今日,提起女儿,曾献芬还是忍不住落泪,“我心里难受,放不下她。”


黎舒雯去世一个多月后,2016年12月9日,距黎舒雯家数百米远的杨玉德也命丧219省道。当天早上6点多,65岁的杨玉德骑着电动三轮车,拉着自家种的一些菜回县城的家里。在219省道上行驶的杨玉德看到,一辆吊车停在马路上,杨玉德在绕过吊车时,被迎面极速驶来的大货车撞倒身亡。



杨玉德的儿子杨中原告诉记者,交警认定货车和吊车同等责任,事后,他将肇事司机诉至法院,目前,此案还未宣判。


莫名消失的红绿灯

与黎舒雯、杨玉德一样不幸的还有正阳县铜钟镇6岁男孩王安(化名),王安在铜钟镇中心小学上幼儿园。3月14日,奶奶骑电动车送王安上学,在219正大路上自北向南行驶时,一辆自南往北行驶的大货车突然斜冲过来,将王安碾轧身亡,其奶奶双腿被压断。


“就差几秒钟的时间,再稍晚几秒钟,他们或许就能躲过一劫”,据目击者称,事发时,王安的奶奶即将骑车自北向西拐弯,但一辆拉沙大货车突然冲到马路西侧,冲撞上两人,根本来不及躲闪。



王安是铜钟镇土桥村人,离镇上十多里。3月25日,记者来到王安的老家,没有见到王安的家人,一位和王安家熟识的村民对记者表示,“这孩子特别懂事,4岁时,就嚷嚷着叫他奶奶给他做个围裙,说要给奶奶帮忙,多好的一个孩子啊”,村民感叹。


目前,王安的奶奶在驻马店市中心医院进行医治,据王安的爷爷介绍,老伴腿部粉碎性骨折,至今仍意识昏迷,“王安还有一个半岁的小妹妹,他妈妈精神崩溃,哭昏过去好几次了。”


近日,记者在铜钟镇走访时了解到,王安被轧死后,闾河乡中心学校和铜钟镇中心小学路口分别安装了红绿灯,但不知为何,两天后,红绿灯就被拆除。记者走访时看到,219省道正大路段没有一个红绿灯。


对于为何拆除安装在闾河中学和铜钟镇中心小学路口的两组红绿灯,以及是哪个部门安装和拆除红绿灯的问题,记者采访了正阳县委宣传部,但记者至发稿时仍未获得回复。


大货车疯狂超载、超速行驶

据了解,河南省省道219永定线,北起安阳市安阳县永和乡,南到信阳市罗山县永定乡。该线途经正阳县境约40公里,路基宽12米,路面宽10.5米,双向单车道,设计时速80公里/小时。2016年,正阳县城向南至淮河路段(即正大路段)36.489公里进行升级改造,该公路穿过闾河乡、铜钟镇、大林镇三个乡镇,沿途分布有四十多个行政村,11余万人口。自去年10月19日项目竣工后,正大路段在尚未正式交付使用,配套设施仍在完善建设中的情况下就已通车,车流量陡增。



记者在铜钟镇采访时,多名当地人称,之前此地的219省道路面坑坑洼洼,遇上下雨天气,道路更加难走,219省道正大路段重修,本以为是件好事,但通车后,该路段拉沙大货车越来越多,村民表示,每天有2000多辆货车驶过,“过马路十几分钟都可能过不去,并且大货车几乎都超载、超速行驶,非常危险。”



3月25日,正赶上闾河乡大集,此处的219省道两侧摆放着卖食品、杂货等的摊位,来来往往的村民或步行、或骑车走在省道上,有的村民躲避着南来北往的大货车及小轿车,直接穿行该公路。记者看到,在人流量众多的路段没有人行道,也没有红绿灯、斑马线。


记者在探访时发现,219省道正大路段有多个限速60km/h的标识,以及测速监控设施。记者以60km/h的速度在该公路行驶,后面的大货车急速驶过,并且离记者的车越来越远,在经过路口时,货车司机也丝毫没有减速,大货车快速行驶带起的尘土要持续好久才能散去。此外,路边肆意停放的大货车也会阻挡正常行驶车辆的驾驶视线。一到晚上,大货车司机驾驶速度更快,还大开远光灯,晃得人睁不开眼。



据多名路边村民介绍,该路段自通车起交通事故频发,至今至少10多人因交通事故死伤,村民称该路段为“死亡公路”。截至发稿,正阳县官方未给出具体死伤数字。


3月27日,正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发布“新增测速电子警察设备的公告”,称为进一步维护道路交通秩序,保障群众出行交通安全,正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根据道路实际情况,在S219正阳县城至罗山交界段(全长37.022km)安装测速电子警察抓拍系统,全程限速60km/小时,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向社会公告,2017年4月5日起正式对交通违法行为进行抓拍取证。


当地集中整治省道沿途非法砂场

淮河河面停有数只挖沙船,岸边堆着高高的沙堆,大小货车不断地驶入驶出。正阳县大林镇和信阳市罗山县以淮河为界,公开资料显示,淮河北岸正阳县境已于2016年5月全面禁采河沙,而南岸信阳境内河沙依旧过度开采,造成漯河、许昌、周口等多地北方车辆南向购沙,每天大小运沙回流车辆达2000余辆。



记者驱车过淮河大桥向北进入大林镇境内,看到路边有一处写着“黄标车无绿色环保标志车辆、渣土车辆禁止驶入”的标牌,该标牌北侧数百米处设有一个超限超载检测站,即大林镇漫塘检测站,每辆自南向北行驶的拉沙车辆都驶进了检测站。



记者发现,进入检测站的拉沙车辆很多车牌模糊不清,甚至有的车辆没有车牌,但检测站的工作人员和交警都没有加以管理。检测站内有多个沙堆,和一辆挖掘机,且停有数量装满沙子的货车。



漫塘超限超载检测站北侧有一处限高限宽杆,限高4.5米,限宽2.29米,中型货车和公交汽车的宽度恰好能够通行。经过此处后,拉沙货车可疾驰在219省道正大路段。如果司机驾驶技术不高,或者车辆稍宽,将增加通行时间,导致拥堵,3月25日晚7点20分,因一辆货车卡在限高限宽杆处,造成40余辆由北向南的货车无法通行,拥堵180多米。



219省道大林镇至铜钟镇路段沿途有数十个沙堆,记者跟随自南向北行驶的中型货车发现,在经过限高限宽杆后,部分货车司机会将沙子倒在沿途,然后再由挖掘机重新装载到大型红色货车上,由大型货车向北运输,这些大货车依然超速行驶。



记者以购沙者身份向一位砂场老板咨询时,对方表示,限宽限高杆的设立导致半挂货车无法通行,只能先用中型货车运过去,这样导致每吨沙子增加了10多块钱成本,“一车沙子得100多元费用,价钱便宜了不划算。”此外,该老板称,“现在管得紧,不卖了,过几天再说吧。”



3月29日,记者从正阳县委宣传部提供的一份材料获悉,为严厉打击货运车辆短途驳载、二次装载等违法运输行为,还沿线群众一个安全舒适的出行环境,3月28日,正阳县国土局、公安局、交通执法、大林镇政府等多个部门联合执法,对大林镇境内的非法旱砂场进行了集中整治。据了解,公路沿线非法砂场受利益的驱使,未经有关部门批准,擅自无证经营,既违反了有关法律法规,又造成了许多安全隐患,严重威胁了广大群众的出行安全。为此,正阳县委县政府组织各部门开展集中整治行动,对公路沿线非法砂场采取停止电力供应、摧毁建筑地磅、恢复土地原貌等措施,坚决杜绝非法砂场的死灰复燃。



截至3月29日,辖区内12处旱砂场的地磅及基础设施均已拆除,其中3处旱砂场的固沙已完成清理,另外9处正在加速清理中,即将完成。


记者/冯华妹

摄影/陶冉

编辑/冯华妹

(注:该内容为京华时报记者原创,本公号刊发已由京华时报官微开放白名单,与京华时报无版权合作方未经授权,不得刊发、转载此内容,一经发现,必将维权到底。)

END

◎关注我们

独家内容  背后的故事

真相是我们唯一的追求

微信:qianjieyihao

前街一号 微信号
前街一号 最新文章
前街一号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