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导航首页我要发布

当前位置:首页 > 微头条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2017-09-14 11:23:00    朱言论史

明朝是中国历史上宦官专权比较严重的一个时期,当然没有东汉和唐末那么严重,宦官权力再大,其实皇权对其还是可控的。明武宗正德时期,大太监刘瑾应该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专权宦官了,京城官场甚至一度有“立皇帝”之说。

刘瑾这个人其实出身很低微,陕西兴平县人,本姓谈,6岁那年,投靠一刘姓太监得以入宫,遂改姓刘。明孝宗时,刘瑾并不得志,虽然是一名正式太监,但却没有什么监局的职务。后来,因祸得福,一次触犯宫里的制度,差点被处死,侥幸免死。后来,在大太监李广的引荐下,居然当了太子朱厚照的贴身太监。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影视剧里的刘瑾

刘瑾吃过一次大亏,所以在太子身边很小心谨慎,也很规矩,处处讨好太子。太子是储君,是未来的皇帝,把太子伺候好了,就是给未来进行价值投资。弘治十八年(1505年)五月十八日明武宗朱厚照即皇帝位,次年改元正德。

作为朱厚照东宫时期的贴身太监,刘瑾也得到提拔,出任钟鼓司掌印太监。明代皇家的宦官组织体系庞大,有着政府化的24衙门。刘瑾主管的钟鼓司主要的工作有两个:其一是掌管每天的出朝钟鼓,也就是管理上朝的报时工作;其二是为皇家的娱乐活动服务,诸如训练乐工,搬演内乐、传奇、过锦、打稻诸杂戏。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明武宗

在24衙门中,钟鼓司似乎无足轻重,但刘瑾毕竟零距离伺候过皇帝,主管钟鼓司这样一个娱乐机构,他就能办出欢乐组的效果,把皇帝服侍的开开心心。武宗朱厚照即位的时候才15岁,玩心重很正常,所以他爹孝宗朱佑樘临终之际安排了大学士刘健、谢迁、李东阳等人顾命,还说:“东宫年幼好逸乐,卿当教之读书,辅导成德。”

孝宗安排的是朝臣文官集团的辅佐,这与刘瑾揽权的野心形成了矛盾。当时,以刘瑾为首的宦官集团有八人,号称八虎,其余七人是张永、谷大用、马永成、丘聚、罗祥、魏彬、高凤。宦官与文官的冲突在正德初年就开始了,剑拔弩张。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李东阳

正德元年(1506年)九月初二日,太监崔杲等奉命到江南去督造龙衣,奏乞长芦盐场往年支剩盐1. 2万引作为经费。中国古代实行食盐专卖制度,这里面的巨额利润是被政府拿走的,所谓“盐引”就是取盐的凭证,是政府部门卖给特许商人去盐场取盐的凭据,是一种有价证券,甚至可以直接当钱用。

太监去江南督办龙袍,这种公务出差应该是有专门经费的,不应该从盐课中支取。但是,武宗比较偏袒宦官,所以批准了太监崔杲的请求。这件事引起了文官们的愤怒,给事中陶谐、徐昂,御史杜旻、邵清、杨仪等,皆先后谏,以为不可许。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影视里的明武宗

言官们的奏陈似乎对武宗没什么影响,当文件走到财政部,也就是大明朝的户部的时候,户部尚书韩文上奏说:“盐课之设,专备边饷,初与织造无关。成化、弘治年间,弊端始开,先帝(孝宗)深知其害,即已停止。近日登极诏书,复申明禁。……今若允杲辈所奏,是诏为虚文,而官为徒遣也。”

韩文的依据是大明朝的固有制度,盐业专卖的收入是不能用于其他项目的,织造当然不能用。不过在武宗祖父成化帝时代,这种问题就有了,后来孝宗禁止了。武宗自己的登极诏书也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规定,的确是不能从盐政收入中挪用经费去办织造的!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盐引

武宗仍然一意孤行,坚持用从盐引中拨付1. 2万用于督造龙袍。内廷与外朝僵持不下,大学士刘健提出一个折中办法:拨付一半盐引,另一半给价银。其实这样一来,朝臣方面的让步已经很大了。然而,武宗当时仍然是犹豫不决。九月十五日日讲完毕,武宗将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等召至文华殿暖阁,就太监崔杲奏起引盐一事,说道:“户部既予半价,何不全予盐引?”

刘健等对道:“价银有限,不若盐引之费为多。”

武宗问:“何故?”

李东阳解释说:“盐引数有夹带,如引一纸便夹带数十引。”

武宗又说道:“若有夹带事觉,朝廷自有法度处之。”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刘健

李东阳答道:“太监若得明旨,即于船上张揭黄旗,书写钦赐皇盐字样,势焰熏灼,州县、骤递官吏应酬少误,即加笞辱,彼等只好隐忍,至于盐商、灶户虽百般凌虐,彼等亦不敢呼冤,因此给予太监盐引,其害不可胜言!”

李东阳的意思是说盐引里面有潜规则,说是某个额度,但往往夹带,只能更多。况且太监行事,背后是皇权支撑,拿着盐引必然祸害地方。

武宗对这班道学模样的朝臣很有意见,怼了一句:“天下事岂皆内官所坏?朝臣坏事者十常六七,先生辈亦自知之。”

看来武宗本人对文官集团的看法不是一天两天了,说天下政事败坏的主要原因是朝臣其实武宗的看法也不无道理。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影视剧里的刘瑾

刘健、李东阳、谢迁这些朝臣也不示弱,竟然以辞职为要挟,上了一道奏本:

自古帝王以从谏为圣,拒谏为失,国家治乱常系于此,乃顺旨之言易人,逆耳之言难受,故治日常少,乱日常多,臣等每以此说进于陛下,诚欲陛下为圣德之君,伏望陛下仍从臣等之议,则天下幸甚,若以为臣等迂愚,将臣等放归田里。

武宗即位不久,三位顾命大臣就来了个集体辞职,武宗也觉得自己在盐引一事上做的决定有些欠妥,于是说道:

昨闻卿等面奏,今复览疏,朕心已悟,盐引不必全给,可给予十分之五,其余给予价银。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刘瑾画像

盐引问题的斗争,朝臣获得了初步胜利。李东阳等人知道武宗最亲信的宦官是刘瑾为首的“八虎”集团,所以就萌生了诛杀八虎的想法。朝臣们联合的对象是与刘瑾有矛盾的司礼监太监王岳,在朝臣和王岳的压力下,武宗差点就下处死八虎的谕旨了。

没想到,风声走露了,刘瑾一党的吏部尚书焦芳向刘瑾告密了。刘瑾等人得到消息,觉得事态严峻,一齐连夜去向武宗哭诉:

害奴等者王岳,岳结阁臣欲制皇上出入,故先去所忌耳,且鹰犬何损万畿,若司礼监得人,左班官安敢如是。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明朝太监的影视形象

刘瑾的话说进了皇帝心里,少年天子对阁臣把持朝政早就心怀不满。于是,事情出现了反转!于是武宗立即传旨,当夜拘捕了王岳、范亨和徐智等太监,并发配到南京当净军,同时命刘瑾入掌司礼监、兼提督团营,丘聚提督东厂,谷大用提督西厂,张永等并管京营事务。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何炅版明武宗

一夜之间事态急剧逆变,众大臣早朝时得闻,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于是刘健、谢迁、李东阳提出辞职。按照惯例,内阁辅臣辞职要上三四次奏书,皇上才能批准,刘瑾等人深知其中的道理,从中作梗,使得刘健等人的乞休奏书才呈上去就批了下来,刘健、谢迁二人致仕而去,李东阳不准,仍留下供职。

刘瑾更恨的是同是宦官的王岳等人,于是派出刺客去他们流放路上刺杀,将王岳和范亨杀死,而徐智则被打断了胳膊,死里逃生。

皇帝上朝的时候,他站在后面,御史见了他得跪下说话

影视剧里的刘瑾

刘瑾权倾朝野,官员们都必须称他为刘太监,而不能直呼其名。有一次,都察院左都御史屠滽在所上审录重囚题本中,写成“刘瑾传奉”。刘瑾看后,破口大骂。

执掌大明朝官场法纪的左都御史屠滽听说后,赶忙带领十三道御史前往请罪。御史们跪倒在刘瑾膝下,任听他的责骂,谁也不敢抬头仰视,更不敢作任何解释。训斥完之后,还让跪在地上,直到刘瑾放话,御史们才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告谢而归。

刘瑾权势熏天,武宗上朝时,刘瑾站在他的右方。群臣拜完君王,都得向东北作一揖。故人均称武宗为“坐皇帝”,刘瑾为“立皇帝”。

物极必反,依附于皇权而膨胀的刘瑾在威胁到皇权的时候必然会面临毁灭的危险!